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06章:第一要素(上)

第006章:第一要素(上)

        “来,都坐!

        这里现在也都没有外人,我们也算是老对手了,心中有看法,归心中有看法。

        现在大明曾经的失地,金州卫已被成功我东海镇收复。

        不知你们对金州卫恢复,心中可有什么想法?”

        想清楚东海镇地方衙署的具体归属后,看着站在原地的孙传庭、陈奇瑜、史可法、阎应元四人。

        赵宗武脸上带着些许笑容,伸手作势,既然是想彻底收服他们,那影响力就必须时刻做到才行。

        见赵宗武这般,孙传庭、陈奇瑜等人相互看了眼对方,神情中略带迟疑,但最终还是都坐了下来。

        虽说他们对赵宗武的怨气少了,但彼此间的隔阂还是存在的。

        任谁被拉去做苦力,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体力上的,这心中肯定是不舒服的。

        但孙传庭、陈奇瑜他们这心中,却渐渐喜欢上这种被抓苦力,因为在劳累中,他们体验到了曾经,从未体验到的感触。

        具体负责金州诉苦大会的卢象升,尽管他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这也使得挑灯夜战成为常态。

        卢象升很辛苦,很疲劳,但他需要努力去做这件事。

        正如刚才在向赵宗武汇报前,卢象升已经连续工作6个时辰,而在这个期间,他仅仅喝了一碗稠米粥。

        卢象升不累吗?

        很累!

        但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做了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卢象升就觉得内心斗志满满!

        这不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同样也是为了证明给赵宗武看!

        读书人不都是废物!!!

        更重要的是,每每见到受苦百姓,那流露出的真挚笑容,所有的辛劳就都烟消云散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途径。

        对这些心高气傲的年轻一辈,赵宗武就是用上述方式方法,在他们未受到官场毒害的前提下,让他们在基层不断摔打,不断夯实,不断进步!

        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他们都在心中清楚,粮食生产是从地里长出来的,水利建设是让百姓建起来的,商业经营是在商人带出来的……

        任何事物都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

        孙传庭动了动身体,道:“大人,对收复归来的金州卫,下官有几分见解。”

        初任永城县令,让孙传庭拥有较为丰富的地方治理经验。

        赵宗武点了点头:“伯雅,有良策皆可讲出,只要是良策,本将皆会采纳!

        建奴在辽东势大,我东海镇如浮萍般并不稳定。

        若想真正夯实基础,就必须采纳一切对东海镇,对金州卫发展有益的良策!”

        孙传庭站起身道:“大人说的极是!

        随着我军对辽战略部署的成功,金州卫失而复得。

        在攻打金州卫期间,虽遇到建奴抵抗,但我军英勇强悍,这也使得建奴在这期间损失惨重!

        而辽东他地建奴却未驰援反攻,这使得我军得以在金州边线,顺利建造牢固的菱堡群防线!

        固守金州卫,成为了一种常态。

        但,大人!

        当前的金州局势虽说对我军有利,但如果说我东海镇,不尽快、尽早的恢复,金州的相关民生建设。

        如今拥有的一切,过不了多久,就都会再度成为建奴的囊中之物!

        甚至于我东海镇上下将都会葬送辽东!”

        说这番话之前,在孙传庭心中就一直很担心,担心赵宗武会因为这一场胜利,而变得骄纵自满。

        认为自己麾下的兵马,那就是非常强悍的存在,即便是再遇到建奴的大军,那将其打的溃不成军,也都是非常随意的事情。

        作为有正直心的大明官员,孙传庭有必要向赵宗武提出警醒!

        即便是被赵宗武,给丢到烂泥潭进行劳动改造,但属于文人的傲骨,还是要完完整整展示的!

        “哈哈……”

        听了孙传庭的提醒,赵宗武忍不住笑了出来,心中也清楚孙传庭是怎么想的,这合着是将他赵宗武当做了容易骄纵的莽将。

        但,他赵宗武是吗?

        赵宗武笑道:“伯雅放心,我赵宗武还没有自大到,像伯雅想象的那般狂妄的地步!

        东海镇所处的环境,本将这内心比任何一人都忧愁。

        凭金州这一隅之地,对抗日益强大的建奴,如果不能将金州的民生建设做好,做强,那根本就不可能抵抗建奴!

        但具体如何做,怎么做,却需要我们认真思考。”

        虽然赵宗武心中有了想法,但适当给予孙传庭他们,一些具备发散性思考的诱导,还是很有必要的。

        毕竟培养你不能讲述自己的理念。

        赵宗武的话,让众人陷入到思考中。

        但过了片刻,陈奇瑜却说道:“大人,既然说是想要让金州拥有好的发展。

        那从一开始就必须要明确一点,金州地方治理的归属!

        虽说东海镇攻占了金州,但金州的治理却需要官员来进行,正如东海镇麾下军队,是由武将统率。

        向朝廷报备相应官府,明确官府之权,只是金州要做的当务之急。”

        跟赵宗武猜想的一样,想要做成自己设想的部署,就必须要将大权,彻彻底底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若真按照陈奇瑜说的那样做,这等于说在他东海镇内部打入一颗钉子,一颗足以令其扼杀东海镇前途的钉子!

        没有自主的意志,想发展出强大的地方,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金州地方治理的归属,不用你们操心!

        本将已筹备了相关机构,这一点东海镇拥有法度,属于天子钦定的法度!

        东海镇地方衙署。

        这是归属于东海镇指挥使府衙辖下的,主要负责的就是东海镇指挥使府衙,辖下拥有的一切地方治理。

        除了这一点建议,玉铉还有什么好的良策?”

        诱导培养他们,不代表着赵宗武愿意在这件事上扯皮,这样就失去了原有本意。

        既然说陈奇瑜提前点出来了,那适当的讲明也是好的。

        没了这些弯弯绕,相信接下来的探讨会充满惊喜。

        毕竟在赵宗武麾下待这么久,若连这点基本意见都没有,那孙传庭、陈奇瑜他们,还真的枉负身上背负的才能。

        陈奇瑜听后先是一愣,因为他没想到赵宗武会这么说,更没想到当今圣上,竟会赋予东海镇这么大的权柄!

        但既然有了这些根脚,陈奇瑜也不想再深究。

        在赵宗武身边跌倒这么多次,让陈奇瑜下意识在心中明白,任何意义上的反抗都是无效措施。

        既然无效,既然要受苦,那为什么不说最有利的?

        陈奇瑜接着道:“金州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恢复农耕建设!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这件事重要!

        随着建斗在金州全境推行诉苦大会,金州百姓必然会感恩戴德,在这种前提下,只要我东海镇能统筹一切。

        为来年的春耕奠定基础!”

        陈奇瑜一阵见血的讲出了,东海镇当前最主要问题所在,别看现在东海镇拥有一定威势,但如果说手中的粮食不足,或者已经出现短缺,那到时出现的问题是严峻的!

        对于这一点,赵宗武心中当然很清楚。

        但这并非是最关键的。

        至少对现在的金州来说,并不是最为关紧的存在!

        春耕的基础是什么?

        是人!

        是自耕农!

        但在当今的金州,恐连最为准确的户籍统计都没有。

        一个地方,如果连自己拥有多少百姓都不清楚。

        那即便是再想有一番作为,没有根基的高楼,能牢靠吗?

        赵宗武面带微笑:“玉铉说的,的确是金州现在较为紧急的情况,但并不是很全面。”

        居然是集体探讨,那肯定就不能让一人在这阐述建议。

        对别人的建议,赵宗武也是很重视的,毕竟这也关乎孙传庭他们,在赵宗武心中的地位。

        赵宗武是比较务实的一个人,所以直截了当更为好,这样对他,对自己都是一个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