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04章:斗

第004章:斗

        求些推荐票,请大家阅后投票,谢谢。

        …

        公堂上出现的事情,让在场之人心中皆有盘算。事情会朝哪个方向发展,不得而知。究竟会怎样进行结案,不得而知。

        人心复杂,心思多变,由此也使得公堂上气氛略显凝重、压抑。

        焦点在不自觉间便汇聚于巡抚王化贞,身上!

        作为一方父母官,虽说老王的主要职责是保卫疆域不失,但辖下出现这等命案,尤其是这种情况下,老王必须将此事查明才行!

        老王神情中带有审视,那带有锐意的双眸看向赵宗武,语气舒缓但沉着道“赵知事,今日本抚差人将你传至公堂,只为一事,这堂下原告名宋金石,其擂鼓鸣冤,只为状告尔之凶煞!

        其大伯一家五口性命皆被尔袭杀,方才据仵作来报,这宋家五口身上的致命伤皆为贯穿伤,且皆为特制钢刀所致,并且在案发地尚存一牌,其上便有赵知事之名,对此你有何话要讲?”

        听完老王所讲,赵宗武心中终于算明白此事的前因后果。

        首先他可以断定,这宋家命案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他真的杀人的话,那绝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这都已杀人灭口了,谁还会傻乎乎的给自己沾惹麻烦?

        遗留证据?

        这对于强迫症的他来说绝不可能!

        既然心中断定这是件陷害案件,在不清楚左右脉络的前提下,他能做的便是先行为自己开脱嫌疑才行。

        虽说这圈套很俗,但如果稍有不慎跌入其中,那对他来说绝对是万劫不复的存在!

        即便不死也会掉层皮!

        他现在可没有时间跟这些人兜圈子,建奴的大刀都已经快砍到脖子处了,如果不尽快破了建奴之势,那等待辽东的结局也是明朗的。

        赵宗武先是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宋金石,随后躬身冲老王讲道“回巡抚大人,对此事卑职心有异议,倘若这事真是卑职做的,那卑职为何会轻易留下证据?”

        想开脱嫌疑最好不要开口否认,先行将自己代入其中,并以嫌疑的角度去寻找其中存在的漏洞,用漏洞来进行反驳现实,这是最好的一种开脱嫌疑的方式。

        听到赵宗武的反问,老王这眉头微皱,心思也顺着他讲的道道想去,被吸引到案件注意很重要。

        但作为主审官,老王必须接着此话茬聊下去“那为何不能遗漏?为何不能是有人发现尔踪迹?”

        这样的询问是在正常不过的思路,可这也正是赵宗武想要的回答。

        是啊!

        难道你赵宗武就这么牛掰?

        已经杀了五人了,这心理承受能力就这么强吗?难道就不能出现些许波动吗?这被义士撞到就不成吗?

        可事情哪儿会存在这么多巧合?

        赵宗武点了点头,嘴角带有一丝笑意,道“卑职虽有自夸成分,但沉着的本性是不允许卑职遗留线索的,再者说倘若真是卑职杀了这宋家五口,那卑职为什么要让这五口满是破绽的尸体存留?

        倘若卑职以走水失火之名将宋家焚烧,那死在烈焰中的五口,虽依旧能查出他们是死于仇杀,但最少这直指卑职的证据便没了!至于说被人撞到踪迹,那更是一种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赵宗武这话说的干脆明了。

        不熟悉他的人会觉得他是一个冷血到极致的存在,熟悉他的人会觉得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存在。

        若这凶杀案当真是他赵宗武做的,那毫无疑问,这充满破绽的凶杀案绝对不符合赵宗武的性格。

        这作为陈述的一方,赵宗武话虽说的不多,但让当事人听到这心中肯定不是滋味。

        论谁亲人被杀害了,这站在眼前的人极有可能就是那凶手,可这凶手却在这里不断叫嚣着自己并非是杀手,相反还用近乎质疑的口吻来质疑这个事情,但凡是有些血性的男人都忍不了这事儿!

        对此宋金石表示忍不了了!

        虽说他已经因为在公堂放肆被打了十棍,并且还因咆哮公堂而被巡抚王化贞警告,但此时他不能忍!

        若这事儿也就此忍耐,那他将会眼睁睁看着这位极大程度就是杀害他大伯一家的凶手逍遥法外!

        宋金石识字不多,但他明白有仇必报的道理!

        “大人!万莫听此凶手狡辩啊!赵宗武!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自己做的事情为什么不敢承认啊!!!”宋金石怒睁着双眸,那充斥着鲜血的双眸极力怒张着,因为愤怒而暴起的青筋很是张狂,那咬牙切齿的怒喊响彻公堂!

        对于宋金石的这种情绪表达,老王表示理解,毕竟这论谁死了亲人心中情绪都不会有好的。

        看着愤怒到极致的宋金石,赵宗武能从其眼神中看出恨不能杀死自己的神色,这也让他明白此事恐没那么简单。

        而就在此时,从堂外响起一阵带有暗讽的怒喝“说的没错!赵宗武,你这事儿敢做不敢当!你还算什么男人……!”

        顺堂外响声看去,赵宗武看见一身着官袍,五官端正,人高马大,尤其是那带有锐意的双眸令人难忘;而在后之人却很熟悉,中军游击孙得功。

        “下官秦绍贞见过巡抚大人!”暗讽过赵宗武后,秦绍贞是绕开堂外众人,缓步走进堂内,躬身行礼道。

        见秦绍贞前来,这反让老王心中有了诧异,按理说这是跟他秦绍贞并没有太大关系吧,这没事儿他来干什么?

        虽说这案情很明了,但这并不代表着老王会同意让秦绍贞无缘无故在此刷存在感,当时便带有叱责的讲道“秦都司,你无事来此叱责同僚意欲为何?”想在本抚这里刷存在感,这还真是个错误的选择!

        那秦绍贞听后当即躬身道“回巡抚大人,下官并没这等禽兽不如的同僚,今日下官是来为我辽东健儿彰显正义的!”

        此时的秦绍贞就像是被正义光环附体的天使,那话说的那叫一大义凛然,就好似他赵宗武真的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这一切对赵宗武来说却表示能够理解,毕竟这私贩势力已经开始冒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