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14章:京城掠官

第014章:京城掠官

        现在的大明,就像是外强中干的病患,虽说如今依旧表现强劲,但私下存在的隐患却也很多。

        只是未到爆的阶段罢了。

        东林党、阉党,这二虎相争的大势,已经形成。

        朱由校虽说年幼,可皇权至上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放出魏忠贤来争,就是朱由校确保皇权的一个侧重点。

        再加上以叶向高、邹元标为的东林党,对待政务有着诸多禁锢,这使得朱由校内心对此很不满。

        各地灾荒浮现,赈灾不畅,赋税征收不利,辽西之地的失陷……

        一系列问题的出现,让朱由校自内心的怀疑,怀疑东林党这个主流的能力。

        “搜集的情报,皆已到你们手中,此去,要确保不留下任何痕迹,这是大人对你们的第一轮考验。

        希望不要把事情做出岔子。”

        叶将整理好的情报信息,按事先分配,放到具体负责小组手中。

        沈炼、卢剑星、6文昭、凌云铠、殷澄五人,分别担任这五支队伍的领头,而他们对应的人选是:陈奇瑜、孙传庭、卢象升、史可法、阎应元。

        陈奇瑜,字玉铉,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初任洛阳知县。天启二年升任礼科给事中。

        孙传庭,字伯雅,万历四十七年进士。初授永城知县。天启元年迁吏部验封主事,再升至稽勋郎中。

        卢象升,字建斗,入京,会战天启二年召开的会试。

        史可法,字宪之,师从左光斗。

        阎应元,字丽亨,直隶通州人。

        熟知明史的,那对上述五人没有不了解的,作为搅动明末风云的存在,陈奇瑜他们,可谓是冲阵一朝的闪光点。

        只是这人才再多,没有用到正途上来,那一切都不过是虚的。

        除陈奇瑜、孙传庭二人,现如今已是朝中官员,诸如卢象升、史可法、阎应元,今不过是读书人罢了,最多顶着个秀才的光环。

        既然这已经和东林党撕破了脸,刨除史可法是东林党门生,余者皆为无党派人士,那玩个精确虏获,这对赵宗武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像什么虏获后,陈奇瑜、孙传庭他们表现暴烈怎么办?这些都等到他们,皆被成功虏获再说吧。

        既然有办法虏获,那赵宗武就有办法,让他们为自己效命!

        “是!”

        接过情报,沈炼、卢剑星等皆拱手领命。

        尽管在沈炼他们心中,存在着很多的疑惑,他们心中不明白,自家大人为什么要去,虏获这些人。

        这其中还有朝廷命官。

        如果被人现的话,那可是会被追究罪责的。

        但任务既然下达,那不管心中存有多少疑惑,可该做的事情,他们都必须无条件去服从执行。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此次虏获,每组最多不过三人。

        “大人,任务都下达了,沈炼他们此刻皆已出动。”布置完任务后,叶便向赵宗武进行了汇报。

        “嗯,知道了。”处在忙碌状态的赵宗武,听到叶的回答,并未抬头,很随意的便回答道。

        此刻的赵宗武,正在规划南下事宜。

        先前朱由校在乾清宫许诺的告身,由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亲自前来颁布,现在的赵宗武,已正经八百归属于天子亲军序列!

        这拿了别人给的好处,那赵宗武就必须,将承诺的事情做好。

        虏获孙传庭、陈奇瑜等一应能臣,是事先就敲定的决策,并且有沈炼他们出马,赵宗武对此一点都不担心。

        如果连京中的芝麻官,沈炼他们都不能虏获,那他们根本就不配做锦衣卫。

        尽管抓的这些,在日后都是很牛掰的大佬,但现阶段他们还只是,官场上默默无名的小人物。

        “对了!”正忙碌的赵宗武,在停顿了片刻后,皱眉抬起头来,对叶嘱咐道:“被虏获回来的人,你一定要妥善处理。

        切记不能让他们有一丝的伤害,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都尽可能的去满足他们。

        看护一定要做好,这些人要是在你手中丢一个,那我绝不会轻饶了你!”

        随着规划进度的开展,赵宗武这心中越是明白,这身边没有几位可用的人才,那日后想在辽东之地展开,不断展的脚步,那绝对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大人放心,安放之地已确保绝对安全,即便是离开京城,也能做到悄无声息的,跟随离去。”叶神情中带着轻松,但语气却十分坚定的说道。

        当初为了筛选这样一处地方,可谓是让叶绞尽脑汁,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最终敲定这样一处地方。

        “那就好。”对于叶的回答,赵宗武心中很满意。

        这身边有几位得力帮手,大大减轻了赵宗武的负担。

        若没有叶他们的帮助,任何事都要赵宗武,自己去亲力亲为。

        那即便赵宗武,拥有再多的先知先觉,可真正想要去实现目标,那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南下事宜,如今准备的怎么样了?”

        “在京城埋下的暗线,皆安全进行了伪装,除我一人知晓外,再无他人知道。

        负责传递的渠道,皆已甄选完毕,虽说无法确保,京城任何细微事情的掌控,但京城的风向皆能保障。

        同时有关南下的路线,也基本确定,现在只等扫尾工作完成,那队伍便能随时出。”

        赵宗武点点头道:“叶,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做的很不错。

        当前的局势,对我们来说很不利,虽然说在京城得到了,我们事先想要的东西。

        但是这压在,我们肩膀上的重担,也比之以前重了很多很多,需要考虑的后果也多了很多。

        这样一来,我们就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一定不能出现任何的纰漏,一旦出现纰漏,那代表的往往就是死亡!”

        叶重重的点头道:“大人放心,其中要点我明白,一定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跟赵宗武这么长时间,也让叶养成了凡事,都要先做后说的习惯,唯有这样才能戒骄戒躁,真正去做好每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