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46章:白马非马

第046章:白马非马

        随李永贞前来内廷期间,赵宗武在心中就想清楚了。

        如果到了朱由校面前,自己若是拐弯抹角的说相关,那或许从一开始就会有人,用谣传来堵京城所传的辽西巨变是假的。

        既然是这样,那倒不如直截了当的先献上杜度的首级!

        先入为主的观念,让绝大多数人从一开始就在心中接受,这要比自己在这费尽心思的去解释,要好的多得多。

        所以本应放在最后的进献杜度首级,就这样被赵宗武挪到了最前面。

        你别说,赵宗武这洪亮的声音,在殿外响起的那一刻,便牢牢吸引住了,殿内绝大多数人的注意。

        “建奴镶白旗奴酋,杜度首级!”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杜度恐是努尔哈赤的孙子,更是其在八旗内的左膀右臂吧!

        原本,因为殿内众臣争吵的情形,使得朱由校愤怒到了极致,但在听到殿外响起的声音后,朱由校愣了!

        本身召赵宗武前来,那是为了让他在群臣面前,详细供述辽西发生的情况,但这其中并没有说,有建奴镶白旗奴酋的首级要进献啊!

        带着这种疑惑,朱由校看向了一旁的魏忠贤,借此想得到一些情况。

        同样来说对赵宗武的这举动,魏忠贤心中也十分惊诧,以至于在朱由校转身看来的时候,他脸上表现出来的是错愕,这也让朱由校原本戒备的心,随即放下了不少。

        “召赵宗武觐见。”朱由校压着内心的疑惑,对在旁的魏忠贤轻声道,缓过神来的魏忠贤,当即是昂着头,压着嗓子重复道:“召赵宗武觐见。”

        本在外静候的赵宗武,在听到魏忠贤的声音后,当即是双手捧着木盒,身穿轻甲的他是步伐坚定的走了进来。

        注意力自始至终皆在朱由校这里,赵宗武没关注殿内其他情况如何,行至殿中时,赵宗武是单膝跪地,双手捧着盒子,声音浑厚道:“锦州参将,驻辽东锦衣卫暗旗百户,赵宗武,特来向陛下进献建奴镶白旗奴酋,杜度首级!”

        按大明礼制来说,赵宗武的举动存有逾越,向皇帝进献,是绝不能进献首级的!

        皇帝身为一国之君,上天之子,即便是你进献的首级,在建奴中的地位很高,若因此惊扰了圣驾,该当何罪?

        但此刻,因为在场群臣皆怀有心思,朱由校又心恼辽西巨变的事宜,这也就使得原本并不符规矩的举动,能够堂而皇之的立在乾清宫。

        “赵宗武,朕来问你!”朱由校微眯着双眼,看着赵宗武,语气带有探询的问道:“你说你是锦州参将,你能否向我朝中肱骨来讲一讲,现在的辽西到底怎么样了!”

        抛开那血淋淋的首级不说,虽然朱由校心中很想确定,赵宗武手中那首级,是不是建奴核心子弟。

        但作为一国之君,这等存疑的东西,又怎能这样轻易去看。

        既然赵宗武是锦州参将,驻辽东锦衣卫暗旗百户,那他必然是对辽西的情况了如指掌!

        一切跟预想的一样!

        当听到朱由校所问后,赵宗武心中是不由暗道,原本按照他预想的,朱由校就不会亲自去勘验这杜度的首级。

        作为皇帝,尤其是少年天子,其实朱由校最关心的,那肯定是辽西的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尤其是在传召自己的期间,以赵宗武对大明官员的了解,那要是不嘴炮起来,绝对是不可能的!

        显然,一切都在赵宗武的掌握之中。

        将手中木盒放于身前,赵宗武站起身来,随后冲朱由校躬身,眉头也在这时变得紧皱了起来,当着叶向高、刘一燝等一应官员的面,义愤填膺的说道:“陛下!

        辽西此时恐早已沦陷,末将在此要指控辽东巡抚王化贞,在任巡抚期间,刚愎自用,独断专横;

        在建奴已展露出要对辽西发动侵略时,其更是一意孤行的坚持自我原则,甚至在这期间还发生了辽西境内有大批私贩势力!

        这……”

        对赵宗武来说,既然步入到了这个肮脏的朝堂之上,那么就不要再去想所谓的干净,尽管在广宁,赵宗武是接受了王化贞的启用,才得以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一步。

        但对赵宗武来说,自己今天走的每一步路,那都是自己通过自己手中的雁翎刀,不断拼出来的。

        回想起自己在辽西的一幕幕,但凡是王化贞听自己的话,那辽西也绝不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既然最终的结局还是出现了,那来到京城,赵宗武要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身创造条件。

        想要执掌权柄,真正在辽东这个已经沦陷的地块说的算,那当所谓的腹黑者又算得了什么呢?

        谁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岁并不大的青年武将,居然敢当着皇上的面,说这等妖言惑众之言。

        这有关辽西的军情根本就没传上来,你就在这胡言说什么辽西已然被建奴攻陷,甚至广宁以北诸堡皆被草原部族占据!

        当真是太过狂妄了!

        想到这里,叶向高当即就站出,手指赵宗武而义愤填膺道:“大胆赵宗武!你竟敢在陛下面前妖言惑众,你可知,你今日之言足以让你株连九族了!”

        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如果天启皇帝偏信偏听,这等妖言惑众之言,那对他们东林党来说绝对是不利的。

        尽管同为志友,对于王化贞的脾气秉性,叶向高这心中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可了解归了解,在当前这种情况下,这样的事情是万万不能认下的!

        接着叶向高的话茬,一直在旁的邹元标此刻更是愤慨道:“大胆匹夫,圣驾之下竟敢污蔑朝廷重臣,真以为我大明刑罚松懈乎!”

        作为都察院的左都御史,年事已高的邹元标,最不愿看到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诋毁和他志同道合的志友,更不能构陷他们的东林党,尤其是说这些话的,还是他最看不起的武将出身!

        这简直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什么时候,文官要被武将踩在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