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42章:天启开朝议

第042章:天启开朝议

        时间是最好的沉淀。



        无论经历怎样曲折、精彩的过程,在时间的发酵下,他都将会成为,更为有滋有味的存在。



        和魏忠贤敲定了具体细节,赵宗武便离开了魏府。



        而从赵宗武双脚,踏出魏府的那一刻算起,一场席卷东林党的风暴,就此拉开了帷幕。



        魏忠贤作为京城新晋权力者,他想做的就是巩固现有,任何剥夺他权力的,那都会是他的敌人。



        如果没有赵宗武的出现,魏忠贤或许会和东林党继续维持住,这种十分微妙的关系。



        可人身边一旦存在诱惑,那这一诱因就会不断催化,藏在内心深处的野心和贪婪,并且这野心和贪婪,会让你在潜意识中完成自我催眠。



        很显然。



        魏忠贤心中虽说对赵宗武存在着怀疑,但赵宗武勾勒的蓝图,成功地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野心和贪婪。



        已掌握东厂的魏忠贤,想在京城推动一些事宜,那会是一件难事吗?



        由赵宗武一手栽种的树苗,因为有了魏忠贤这一催化剂,使得其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茁壮成长,并且已有遮掩整座京城的趋势。



        距赵宗武离开魏府,又过去三日。



        紫禁城乾清宫。



        “呼!”



        接连沉浸在紧张工作的状态下,朱由校的心神是疲惫异常,看着眼前的杰作,朱由校脸上却写满了满足。



        “不错,不”口中囔囔说着,朱由校眼神中闪烁着精芒,但很快却被数道细微声响打断。



        “小喜子,你知道吗?你家乡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吗?辽东巡抚王化贞,刚愎自用,建奴来犯,竟使辽西之地尽丢”



        身为大明皇帝,朱由校虽说对木匠活很有青睐,但这位年轻的皇帝,并非是一点都不关心朝局。



        相反,因为东林党在朝势大,且东林党存在着诸多缺点,这让朱由校不得不隐藏自己的想法。



        有这样的行为,完全是因为朱由校幼时,曾在皇爷爷跟前听过训导。



        大明是一座纷争不绝的坊市,在这座坊市内,存在着诸多各怀心思的群体。皇帝虽说是这座坊市的主宰,但在很多时候,即便是主宰做事也不能一意孤行。



        若只懂杀伐,那坊市终有一日会凋零,那坊市的主宰将成为空架子,那坊市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



        坊市内出现纷争不可怕,要记得,世间一切,皆能通过制衡来进行调节。



        主宰制衡才是圣道。



        尽管朱由校自幼,并未受到过过多的疼爱,但自幼聪慧的他,对一些事情还是能做到心中有数。



        自家爷爷、父亲,在短短一月间接连驾崩,尽管朱由校没有感受到过多的爱,可这样的悲剧,也绝非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这样的悲剧,也让朱由校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早熟。



        “魏大伴!”语气中带有几分冷意,见魏忠贤并未伺候在左右,朱由校微眯着双眸,冷然说道。



        帝王,没有一位简单的。



        “奴婢在”远处,魏忠贤端来一碗羹汤,一路小跑,虽已年过半百,但魏忠贤身体依旧矫健。



        紧皱的眉头舒缓了,在这说话间,魏忠贤端着羹汤就来到了身前,略带气喘的说道:“皇上,巴巴给您熬得羹汤,您”



        “魏大伴,最近京城可有什么风声?”没让魏忠贤说完,朱由校双手背于身后,缓步走到魏忠贤的身侧。



        “京中近日并无异常,只是”魏忠贤端着羹汤,语气轻快的说着,可说到一半,神情间却有了几分踌躇。



        在朱由校看来,就像是不知该说不该说的存在。



        “只是什么?”双眸微眯了数次,本背于身后的双手,此刻也紧握了起来,在朱由校心中也起了不好的感觉。



        “铛”听到这,魏忠贤是将手中羹汤放在地上,接着便匍匐跪地,语气中更带有前所未有的坚定:“皇上!并非是老奴在这有意诱导什么,实则是东林党,在辽西犯下了滔天重罪啊!”



        一言,让朱由校心中怒火腾起。



        因为客氏的存在,再加上这些年魏忠贤一直都勤勤恳恳,这也让朱由校,对于这位年长的太监,心中的信任还是很重的。



        虽说魏忠贤大字不识几个,但对他却从未行过欺骗之言,这也是朱由校为什么在登基之后,逐步加重魏忠贤的权柄。



        司礼监秉笔太监,暂掌东厂事宜,仅仅这两项,就足够让魏忠贤在内廷站稳脚跟,再加上有奉圣夫人客氏的存在,虽说王体乾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可不投效魏忠贤,他真的有活路吗?



        也因为这样,使得魏忠贤拥有了内廷权柄。



        没文化并不代表没有心机。



        “给朕把所有风声皆讲出来!”强压着心头怒火,朱由校是愤怒的说着。



        成了。



        匍匐跪地的魏忠贤,在听到朱由校这句话后,嘴角闪过一丝狞笑,但旋即就消失不见,接着便极带情感的进行诉说。



        身居在内廷深宫,在很多时候,皇帝的一切消息来源,皆来自于身边太监。



        尽管掌握着对外的消息渠道,可很多时候,因为自幼陪伴的缘故,使得皇帝对身边的太监,有着很深的信任感。



        朱由校对魏忠贤就是这样。



        只是朱由校不清楚的是,如果身边的贴身太监,是一位拥有野心的,那即便心中是再信任,也要有意识的进行筛选。



        帝王心术并不是一门简单的学问。



        在揣测人心上,魏忠贤要更胜一筹。



        也因为魏忠贤心中,对这些是十分的了解,这也让魏忠贤心中很清楚,若真想搞东林党的坏事,那就不能直截了当的,对朱由校去提这些传播开的风声。



        少年人的心思,到底是比较相信自己听到或看到的。



        越是去直截了当的说,越是会物极必反,你只有让朱由校自己来问,并且在此之前知道些许苗头,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好做了。



        事实证明魏忠贤很懂朱由校的心思。



        当朱由校知道了京城传播开的风声,带着震怒,在乾清宫要玩一出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