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39章:东林非忠林

第039章:东林非忠林

        在魏忠贤的授意下,王体乾从位上站起,缓步走到赵宗武身前,将其举起的木盒结果,随后便打开了木盒。

        刺鼻、腥臭、难闻的气味混杂着,被白灰硝制的首级,模样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尽管王体乾没有见过杜度,但镶白旗兵符,那多半是骗不了人的。

        建奴分属八旗,那从根上来说,是为了便于掌控。

        可想要确保旗主权势,同时也为了加强汗权,给八旗旗主分授兵符,这并非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虽说杜度是努尔哈赤,为了掌控镶白旗而扶上位的,但属于杜度的权柄,那也是从来都没有落下过。

        斩杀杜度,这兵符自然而然,就落到了赵宗武手中。

        将附在木盒上的镶白旗兵符取下,将木盒转递给田尔耕,王体乾则快步走至魏忠贤身旁,双手将镶白旗兵符,递给了魏忠贤。

        “魏公,是镶白旗兵符无异。”十余年待在司礼监行事,这也让王体乾知道,许多人不曾知道的秘闻。

        看着手中的镶白旗兵符,魏忠贤是反复转着,余光看了眼田尔耕,其当即就会意,将手中的木盒捧上。

        “大珰。”

        田尔耕是毕恭毕敬的说着,而魏忠贤见状,是握着镶白旗兵符,余光看去,只一眼,便转过身,嘴上却道:“近日在京城传扬着,东林党在辽西的一些谣传,这事跟你是否有关?”

        说是谣传,实则却为魏忠贤,为后续话题接的引子。

        “魏公!那并不是谣传!”听完魏忠贤所问,赵宗武猛然向前走了数步,眉头紧皱,语气坚定且有力道:“京城出现的这些,皆为我所为!

        卑职原为驻辽东锦衣卫暗旗一员,自天启元年开始,卑职一直都在秘密调查辽西私贩势力。

        为查明真相,确保大明利益,在这期间卑职等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为了能够吸引魏忠贤的注意,原本对私贩势力,更多的不过是揣测,但为了能达到效果,赵宗武便从一开始,将祸水引到了东林党身上。

        私贩势力的成员,辽东巡抚王化贞丢掉辽西的相关事宜,辽东经略熊廷弼未及时出兵,辽河防线的相关事宜。

        赵宗武用自己的语言,层层递进,以真相为兜底,三分夸张,成功在魏忠贤面前,勾勒出了一副画面。

        之所以赵宗武敢这么干,这一切都因为现在广宁已经丢了,辽西核心之地也已经丢了,除了辽西走廊堪堪稳定,想必现在熊廷弼、王化贞,皆已逃回山海关!

        “咱家原先就听人说过,那辽东巡抚王化贞,出身东林党,事事皆喜独断专行!”听着赵宗武说的,魏忠贤神情中流露出几分悦意,语气也带着轻快:“自他率部进驻广宁期间,虽遣派都司毛文龙扰乱建奴攻略。

        并且那毛文龙也取得了一些成就,但这也因此,加剧了王化贞的骄纵。

        自朝廷遣派熊廷弼,再度担任辽东经略一来,那事事皆以作对为乐,甚至还不顾大明在辽西的布局!”

        “回魏公。”见魏忠贤将话引到了王化贞身上,赵宗武眼睛转了转,很快便想到了应对之言:“辽东巡抚王化贞,自掌控广宁,执掌辽西权柄一来。

        虽说在稳定辽西局势上,出了一些力气,但他并不能知人善用,做事全凭个人喜好!

        在很多时候,虽说旁人的提议、见解皆很独到,但有时碍于所谓的面子,顾及所谓的成绩,往往都是采取强势打压、不理睬的方式。

        早在侦破私贩势力期间,卑职就不止一次的向其提议。

        但因为利益的交割,使得他身边存在着,许多投效建奴的汉奸,但对此他并没有重视,甚至还避重就轻!”

        对于王化贞,赵宗武在心中说实在并没有太多喜欢,因为在很多时候,明明是有利的事情,有利的建议,可他王化贞就是喜欢一意孤行!

        诸如后世所言,说什么王化贞与魏忠贤交好,背叛东林党,其实这些事情真要是仔细思考的话,那完全是经不起推敲的事情!

        虽然说熊廷弼是辽东经略,但在那个时期,真正掌握辽西权柄的,就是这位掌控欲极强,思绪固执的王化贞。

        再者言,这史书往往就是由后世者书写是。

        自南明要嗝屁时,谁投降投的最快?

        无他!

        正是东林党!

        但东林党喜好顾及名声,所以他们就喜欢用笔杆子,用自己臆想的情节,去替代真实的情况。

        在他们的认知中,出身东林党的官员,那就不能背负这种失败,他们必须站在道德制高点!

        听着赵宗武说的,在场众人神情皆有着改变,并且交谈的时间不断变长,尤其是魏忠贤的神情,那变得更是带着激动。

        掌握内廷权柄后,他比谁都清楚,若真有机会,能一击解决掉政敌,那这样的机会是绝不能放弃的!

        哪怕说这其中存在着风险,可若是做成了这件事,那所带来的回报,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存在!

        再者,伺候在自家皇帝身边,他心中也很清楚,自家皇帝心中其实对,东林党一脉的官员并不喜欢,甚至还有着很深的厌恶感!

        见魏忠贤并没有说话,在旁的王体乾说道:“赵宗武,你心中应该清楚,谎报军情,诋毁朝中大臣,在我朝那是怎样的罪责吧?”

        赵宗武道:“清楚。”

        这王体乾之所以这么说,那想的其实也很简单,无非是心中有着担心,但面对这大好机会,那却也不能平白放过。

        其实现在细细想来,这一切的火候还不够,如果说这一消息,能够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进而达到路人皆知的地步,那趁此机会再捅到皇帝面前,来一场和东林党朝堂对峙!

        利用朱由校本身就对东林党的厌恶,只要能够逐步引诱他们下沟,那会有很大几率将东林党干掉!

        虽然说想解决掉东林党不是很容易,但借助此次机会,灭掉东林党现有气焰,那还是可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