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34章:斯文与败类

第034章:斯文与败类

        京城·许宅。

        “你就是赵宗武?”魏良卿的眼神中带有审视,语气平缓的说道:“我听田郎说,你要找我二叔?”

        赵宗武原本对魏良卿的印象,还算是不错的,毕竟初来京城不过年余,可单单是这份定力,还算是在及格线上。

        你让一个没有读过书,没有经历过富贵的人,骤然提升到权贵云集的地方,虽说来的时间也不算短,可这份定力,那并非是一朝一夕就能拥有的。

        可听了魏良卿的话,赵宗武收回了方才的好印象,‘田郎’,就这一个称呼,就表明了一切。

        恐魏良卿同田尔耕间,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这也难怪说魏忠贤会说,田尔耕是他的大儿。

        关系在这摆着,那肯定是不一样。

        既然不是有才华的人,那同魏良卿交锋就好做很多,毕竟这种人在享受了生活后,最不愿失去的,恐就是这样的生活!

        “田大人说的对,我确实要找魏公!”既然是个传声筒,基本的思考能力必然欠缺,先前田尔耕必有交代,既然这样,那小爷便以快打慢吧!

        “不知你找我二叔何事?”

        看了眼在旁的田尔耕,魏良卿气定神闲的问道。

        在这正堂上,除魏良卿、赵宗武外,尚有田尔耕、许显纯陪同,毕竟他们对于赵宗武的话,心中也是非常的好奇。

        再加上这短短两日光景,京城出现的种种变故,这更加让他们心中好奇,在与此同时,在内廷的魏忠贤也在思索。

        作为新兴的权力集成者,魏忠贤对于内廷以外的突发事宜,那在心中也是十分的重视。

        京城之内无小事。

        “魏公子,我找魏公,那绝非是一时兴起,这其中肯定是,牵扯到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既然要做到以快打慢,那赵宗武绝不会给魏良卿喘息的机会。

        “这两日京城出现的童谣,情况,恐不用我多说,魏公子也是很清楚吧,在辽西因为王化贞的存在,使得我大明在辽西的优势不断丧失。

        王化贞出身何地?这一点,但凡是涉猎官场之人,那心中都十分清楚。

        自先帝登基以来,东林党一脉算是起死回生,这更使得他们是大权在握,可身为大明臣子,这些标榜大明救星的东林相公们,当真是救了大明吗?

        为得到最高权柄,为打击报复曾经的政敌,他们甚至不顾辽沈巨变,也要借此来弹劾其他官员。

        从泰昌元年算起到如今,东林党是如何一步步攥取国家重器?是如何让其他官员黯然下台?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也算是文官内部自我更新。

        魏公自内廷掌权后,所做不过是和气相处,因此和以叶向高、左光斗为首的东林党频频示好,可到头来换回的是什么?

        是源源不断的弹劾,是源源不断的诽谤,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让皇帝更近他们一些!”

        看着魏良卿,赵宗武将自己内心的想法一一讲出,从京城发生的变化为由,主要陈述东林党的情况。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言明,在以后的日子里,以魏忠贤为首的势力,那必然会是东林党下一个进攻的目标。

        不管魏忠贤他们,是否存在侵略性,出于自身条件所想,这争斗是避免不了的情况。

        当然这样的话,赵宗武并不是说给魏良卿听的,他主要是说给田尔耕听的,毕竟他才是魏良卿的首脑。

        只要是田尔耕听明白了,这也就代表着魏良卿听明白了,至于许显纯听不听明白,那就看他自己了,但是能被罗列到魏忠贤麾下的五彪,那能力还是有的。

        另一端,魏良卿听着赵宗武的话,心中却在暗骂,这家伙根本就不按规矩来办,这说的根本就不是田尔耕嘱咐的,你这让他怎么去回复?

        好在,赵宗武窥破了这些。

        见田尔耕、许显纯听进去了,赵宗武嘴角微扬,接着便转换视角继续道:“田大人、许大人,你们都在魏公麾下行事很久了。

        方才我说的这些,恐不用我细细去讲,你们这心中比谁都明白,既然现在已经是这样的局势了,那同东林党交好绝对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恰恰在我手中拥有着,能让气势正旺的东林党转变势头,不断挤压他们空间的把柄!”

        说到底见到魏良卿,并不是赵宗武的最终目的,他的最终目的是见到魏忠贤!

        也只有见到魏忠贤,他才能将辽西的真实情况讲给朱由校,通过朱由校这位高高在上的皇帝,进而实现自己的一些目的。

        当然在这其中,必然是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可是这风险再大,该做的付出还是要做的,毕竟这个收获可是难以想象的大!

        “哼!你在这啰里啰嗦一大堆,总是说把控着东林党的把柄,那你倒是说清楚,你手中的把柄到底是什么?”

        听着赵宗武的话,田尔耕怎能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可越是这样,他心中却越是恼怒,毕竟赵宗武表现得太滑了!

        “田大人说的没错!”这论谁也不想把功劳,平白无故的让于他人,在旁的许显纯听后当即应道:“你赵宗武口口声声说有把柄,可具体是什么把柄,你却又在这里支支吾吾,你到底是何居心?”

        见田尔耕、许显纯先后表态,又见魏良卿面无表情,赵宗武不由大笑了起来!

        “你们可当真是有意思!”笑着的同时,赵宗武豪迈道:“既然你们都看出来我并不想多讲,我他娘的手中掌握的,又是能让魏公转运的重要把柄!

        既然是重要把柄,那能够轻易就说给你们吗?你们有能力去做魏公的主吗?现在叶向高他们正在找理由弹劾魏公,恐不用我多说,你们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既然当了魏公的忠犬,那为什么不事事想着自家主人的好?”

        魏忠贤的五彪那又如何!

        对赵宗武来说,在天启一朝,能让他看入眼的只有那寥寥几个,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蹦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