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28章:魏阉爪牙许显纯

第028章:魏阉爪牙许显纯

        京城·许府。

        “烦请通禀,驻辽东锦衣卫暗旗百户,赵宗武有要事要见许千户。”嘴上说着,这手中却悄悄递给那门房五两银子,门房见状,脸上闪过几分惊异,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面带笑意道:“大人稍候。”

        “嗯。”赵宗武脸上带着微笑,轻点头,略带表示。

        吱……

        并不算新的大门,略显老旧的宅邸,可能谁也不会相信,这位新投魏忠贤麾下,为更好的活着的许显纯,在两年后将会权倾一方!

        熟悉明末历史的,那就没有不熟悉阉党这一群体的,作为天启一朝,唯一和东林党作对的群体,阉党在历史上背负的骂名恐不少。

        虽然现如今的魏忠贤,成为了司礼监秉笔太监,已掌控了内廷,暂代了东厂事宜,这身边也开始聚拢了些追随者。

        可相比较两年后,此时的魏忠贤还显得算是低调。

        想得到直达上听的机会,那么就必须接触到魏忠贤,毕竟这朱由校身边的红人,就是这位大字不识几个的魏公公。

        因为客氏的缘故,再加上魏忠贤本身就懂得说由,这也就使得年轻的朱由校,对魏忠贤表现的很依赖。

        这种依赖更像是,朱由校窥探内廷以外的窗口,毕竟谁面对有趣的事由,那皆是如此。

        可如何接触魏忠贤呢?并且能让魏忠贤相信自己的话呢?

        用强肯定是不行的。

        为此,赵宗武这脑海中浮现出三个人:魏良卿,田尔耕,许显纯,想接触到魏忠贤,那首先必须要接触到魏良卿。

        因为魏忠贤是太监,虽说是结过婚才入的宫,可除了有一个女儿外,老魏就算是光杆一个了,自家老婆被卖了还赌债了……

        这人要是没出息,当个太监也就当个太监吧,你这一支绝嗣,那又算得了什么?

        小人物需要这些吗?

        可做了内廷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老魏,此刻就不一样了,那没了亲子,侄子也算老魏家的血脉啊!

        以后养老送终,那也算有人了啊!

        所以这魏忠贤也就对,这位大哥家出来的侄子,就显得格外上心。

        自万历算起这时候的大明,除一位李成梁因镇守辽东有功,一生岁月皆留在了辽东,这才因此封了侯。

        而这个只会种地的魏良卿,因为亲叔魏忠贤的权势,更是在天启六年,‘论功’封了肃宁伯;

        而同年十月,因朝廷兴修三殿告成,不满现状的魏忠贤,更是依靠自身权势,又将魏忠贤爵位晋升为宁国公,食禄更是同魏国公例!

        所以啊。

        想得到魏忠贤的相信,那魏良卿就成了关键。

        如何结识到魏良卿?

        那就牵扯到和之交好的田尔耕,据史书传闻,这田尔耕最初为结交到魏忠贤,那是和魏良卿的关系很不一般。

        为人狡黠阴毒,与魏良卿交深,依附魏忠贤。

        短短十余字,就衬托出了田尔耕和魏良卿那不一般的关系,所以想认识魏良卿,就必须认识到田尔耕。

        在这错综复杂且千丝万缕的关系网中,茫茫人海,尤其是你一句说见就能见的?

        如何能确保这些关系用到,在想了很久后,赵宗武才最终决定,从许显纯下手。

        毕竟这时的魏忠贤,那权势、地位还远不如数年后,这也就使得现在投靠他麾下的人并不多,而许显纯、田尔耕此时已经投效。

        既然投效了,那必然是认识,虽说后世将他们同归于魏忠贤麾下的五彪,但表面和气的背后,难道就不存在竞争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既然存在竞争关系,那私底下来往必然多,为何?为的就是能够探明对方,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因为你只有把清楚对方的脉,你才能依计行事,你才能稳妥布局,这目的还不就是为了,能够在魏忠贤面前多露露脸。

        从而能够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权柄嘛!

        这世间不存在所谓的简单,尤其是像玩转权柄一道的,那就更是需要谨小慎微,因为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百户大人,我家老爷有请!”

        就在赵宗武他还在心中,想着这些弯弯绕的时候,本向内通禀的门房,是面带着笑容,打断了他的想法。

        “好。”听到门房的声音,赵宗武是面带微笑的回道。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此番前来拜访许显纯,他就带了叶超、赵宗虎二人,至于其他皆交待了事情让他们去做。

        “也真是够朴素的。”

        随门房小厮进了宅门,越过门户屏风,虽说这院中还算整洁,但比之许显纯现有身份,这居住环境当真是够简陋的。

        当然,这也可能是许显纯故意想做出来的。

        许显纯是驸马都尉许从诚之孙,定兴人,出身皇亲国戚的他,也算是略晓文墨,更是武进士出身,但只因家道中落,这也使得他先前的仕途并不明了,在官场落魄至今,若非这般他许显纯也不会投靠魏忠贤的。

        另一端,坐于正堂的许显纯,这心中却多有疑惑。

        “驻辽东锦衣卫暗旗百户,虽说存在着这一机构,但按规矩,这暗旗百户,无故是不能擅离辽东,这赵宗武到底是何许人也?”

        因为先前在锦衣卫辖下的经历司当过差,所以这隐秘很深的锦衣卫暗旗,许显纯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但了解并不代表着,许显纯就见过锦衣卫暗旗,在京城这么多年,也在锦衣卫当差这么多年,至今他许显纯还没有见过,这驻扎于北直隶境内的锦衣卫暗旗。

        或许没落,或许隐蔽,但他从未嗅到过锦衣卫暗旗的味道。

        所以,这突然有一位自称是,驻辽东锦衣卫暗旗的百户登门上访,你说他许显纯心中能不惊奇吗?

        这双方是各带着心思,很快就在这间不大的正堂中见了面,看着年轻的赵宗武,看着已过中年的许显纯,这彼此心中皆存有惊奇。

        王化贞、祖大寿、周遇吉、左良玉、黄得功……

        当原本存在于历史书上的人,赵宗武亲身接触过后,曾经有的踌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无尽的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