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18章:搏杀;明了

第018章:搏杀;明了

        “聚……!”

        奔腾间,韩虎提重刀居中,左右皆为聚集的刺客,在病态心理的作用下,让他此时只想斩杀了赵宗武。

        昔日叔侄情谊,早已烟消云散。

        “叶超,殷澄!”若是旁人,赵宗武或不认得,但韩虎,他怎能不知。自家弟弟就是被他劫走的!!!

        “御……”

        多年配合,一字便可领会。

        叶超、殷澄二人听赵宗武所喊后,当即各分领四人,此皆为虎啸军老卒,斜刀疾驰,呈箭状急攻。

        赵宗武身边仅剩赵宗虎等赵氏子,外围尚聚有祖家家丁,祖泽润、祖可法亦警惕的立于赵宗武侧。

        “砰砰……”刀光骤现,响声不绝。

        叶超眼神中充斥着战意,双叶弯刀怒攻韩虎,那短捷、有力的招式,让韩虎初接时,略显慌乱。

        “开!”

        一连串抵御,让韩虎身上多几处伤势,这激起了韩虎的怒意。

        强健身躯是提刀砍来,可叶超却不与之纠缠过多,往往是一击命中即换,这让韩虎心中愤怒至极,却无可奈何!

        另一端,殷澄死死缠着韩宝。

        虽说韩虎一行刺杀唐突,但怎奈虎啸军悍卒实力强横,这些行刺杀之辈的,又怎会是这从沙场上争命得活悍卒的对手?

        若韩虎的嫡系,未在大黑山多数阵亡,恐局势还对他们有利,只是这意识相差下,使得韩虎一方不占任何优势!

        探清局势后,赵宗武动了:“祖泽润!领十人随我冲阵!”

        这搏杀打的是不可开交,可难掩韩虎一方指挥绵软,既这般,那当以雷霆之势碾杀而来,万不能给他们丝毫喘息时间。

        手中雁翎刀闪动,就伴随着血雾浮现,数息间,在赵宗武的带领下,近十位刺客被斩杀!

        韩虎没想到,在赵宗武身边拥有这等悍卒,在他的潜意识下,赵宗武手下不过是残兵败将,就这一个前提,就足够他阴沟里翻船!

        在一场场搏杀中活下来,这本身就是件难事。

        “韩虎!拿命来!”

        杀至韩虎身前,局势已彻底转向赵宗武一方,提着雁翎刀的他,此刻身上散发着惊天战意,赤红的双眸彰显怒火,整个人就好似深渊凶兽!

        看到这,让韩虎心中多了几分惊异。

        怎么会!

        为什么会这样!

        他赵宗武怎会有这等改变!

        这不过短短数月,怎,他赵宗武就变那么多!!!

        种种惊异皆在心中徘徊。

        在赵宗武的示意下,叶超退出搏杀,前去剿灭刺客队伍,而在此同时,赵宗武则提刀怒劈而去!

        “铛……”

        那雁翎刀重劈之下,骤现火花,巨力沿刀柄传至虎口,震得韩虎是眉头紧皱,甚至隐隐已有几分血迹渗出。

        去!

        含怒暴喝,韩虎不愿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遂双手紧握刀柄,脚撑地,而力自腰间传!

        怒睁的双眸,彰显韩虎的气势,但实力这东西,相差很大是无法弥补的,毕竟经验老道,那并非实力的全部。

        不努力,终究会被抛甩在后面。

        韩虎愤怒之击,很容易就让赵宗武寻到了破绽,那刀锋斜划,轻松避开刀锋攻来之势,这个人呈斜度前行,那充满力道的一击,轻松没入韩虎的腰间!

        “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韩虎根本没想到,伤口瞬时蹦出鲜血,那剧烈疼痛冲击着他的灵魂,额头处、脖颈间的青筋暴起着!

        对敌人手软,那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那刀锋划至韩虎左腿处,透过殷红红的鲜血,那骨碴甚至已见到。

        没了支撑,让韩虎在同一时间是,按刀、单膝跪地。

        怒睁的双眸,难掩其深处的恐惧!

        这突如其来的改变,让整个局势彻底发生改变,也乱了韩虎麾下刺客的心神,以至于在数回合绞杀下,终难敌攻势,覆灭于此!

        韩宝至死,都未想过一次逃命,每一次进攻方向,皆是奔韩虎而去,因为他的主人已处绝对危险下。

        “哈哈!哈哈……”

        脸上、嘴上满是血污,韩虎神情中多着癫狂,重刀早已没了去向,因右腿受伤让他瘫坐在地。

        提着雁翎刀,赵宗武缓步走到他眼前,语气中带着阴沉,道:“韩虎,我弟弟在哪里!”

        “哈哈!”癫狂的韩虎已没了理性,面目狰狞的道:“你弟弟?你弟弟此刻恐在冯家受尽折磨!

        哈哈!既然我的一切被你毁了,那我韩虎就要毁了你赵家!

        哈哈……”

        笑着,笑着,在韩虎脸上流着眼泪!

        冯家?

        看着韩虎这般,赵宗武心中却在疑惑,这冯家是何许人,竟能让韩虎这等骄傲之辈屈服?

        本身韩虎已投效了建奴!

        不对!

        这韩虎恐是作为,建奴勾连大明境内汉奸的纽扣,能让韩虎这般,那这冯家绝对不简单!

        一瞬间,赵宗武想到了辽西私贩势力!

        这恐怕就是他一直想的,盘踞在北直隶境内的势力。就在赵宗武心中想的同时,大笑癫狂的韩虎,猛的是用脑袋撞地,同时喊道:“赵宗武!你活不久……!!”

        话未说完,重撞之下,让韩虎脑袋迸裂,几近突出的眼珠,让人看后是心颤不止。

        你个狗日的!

        赵宗武没想到韩虎会这样,心中暗骂的同时,却发现在其怀中漏出一角书信,这很快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被鲜血浸染,但书信已经能看到,其右侧有一串蝇头小楷:冯铨拜上。

        贰臣冯铨!

        看到这四个字,赵宗武瞬间明白了,明白韩虎口中的冯府是谁了。

        这他娘的就是涿州冯府。

        拆开书信,赵宗武快速扫视,可看罢心中愤怒却无法控制!

        他怎也没想到,这饱读圣贤书的书生,为什么背地里却这般污秽,为了一己私利甚至为了投资,就对家国而不顾及丝毫!

        如果说赵宗武心中最厌恶的是汉奸,那对这些想尽办法,也要将家园拱手让于他人的走狗,他恨不能将其给千刀万剐!

        如果冯府只是牵扯到自己弟弟,那他可能还会手下留情,可既然你冯家已经这般,那就不要怪我赵宗武心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