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49章:决战辽河!

第049章:决战辽河!

        没有后世的污染,让辽河上空的星辰显得格外明亮。

        在朔风中依旧坚挺的火把,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用它们微弱的火光,来照耀营寨周遭!

        白天惨烈的战斗结束了,但那经历也让人不敢有一丝大意,因为谁都不确定凶悍的建奴,何时会发动新一轮进攻!

        可能是现在,可能是深夜,可能是他们熟睡的时候,也有可能就会在黎明拂晓时!

        为避免新的威胁出现,在战斗结束之时,祁秉忠便同刘渠商议好,二人率部分守辽河左右防线。

        包括辽河大营在内的以北交由祁秉忠统辖,至于辽河大营以南交由刘渠统辖!

        这也让祁秉忠担负了巨大压力。

        可身为军人,若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那还谈什么忠君报国?

        走在这大营寨墙之上,赵宗武明显能感受到压力,也能感受到左右将士内心的情绪。

        “萃菴,有没有后悔跟在我麾下做事?”虽说仗打完了,但赵宗武内心的亢奋并没有结束,于是便同周遇吉在此巡视防线。

        尽管赵宗武的官并不大,但接连在战斗中取得的骄人战绩,这也让很多人心中都格外钦佩他!

        军中向来尊崇的是实力,而非裙带关系。

        尽管此时的辽东明军是以裙带关系勾连,但你架不住一个强势之辈的出现,更无法阻挡他的前进!

        在虎啸营中,如今除周遇吉部为原有职能,其他诸部的职能,皆在战争中得到了细化调整。

        这也使得此次扩充,其他诸部忙着进一步改善己身,而周遇吉部早就改善完毕了。

        “大人说笑了。”周遇吉神情中带有感触,语气带有钦佩的道:“若非跟了大人,遇吉根本就做不到这般酣畅淋漓的杀奴!这是遇吉从军数年中,最畅快的一日!”

        可能在最初征调入了赵宗武麾下,周遇吉他们心中皆有些不爽,毕竟都是相同年纪,凭什么你能领导我们?

        年轻人的傲骨不允许他们,立时就在心中无条件,去服从赵宗武的命令!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深层次的相处,周遇吉他们发现,自家主将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存在。

        “哈哈!”赵宗武忍不住笑着,接着便扭头看向周遇吉道:“有萃菴这句话,我也算没有白努力。

        当然,恐你心中也多少明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军将会遇到怎样的困难,萃菴,你怕吗?”

        “不怕!”周遇吉眼神中闪烁着战意,眉目间有着坚定,语气更是坚决道:“只要能杀建奴,我周遇吉就绝不怕死!

        这该死的建奴在我辽东驰骋,使我大明百姓颠沛流离,死伤无算,若我大明健儿一个个都怕死,那大明百姓还何以安居?”

        年轻人不乏冲劲儿。

        尤其是遇到家国仇恨这等大事,恐心中但凡有热血的,那多跟周遇吉是一样的反应。

        其实说来,在辽东,乃至大明,并不缺少热血善战的武将!

        只是因为身边存在着,众多贪生怕死的宵小之辈,动不动便投敌发财的汉奸,也连累着他们在战场中不断溃败!

        来到这个时代,最初赵宗武心中对大明并没有过深的情感,更多的是为了所谓的执念,那前世塑造的三观让他这样做着。

        同私贩势力的对弈,虽说让他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但来自灵魂的欢愉却并没那么深厚。

        相反,原本在心中多少有些排斥的驰援辽河,真正让他在辽河防线上经历了一场场血战后,在赵宗武心中却有了更多的感触!

        他,应当奋勇杀奴!

        “萃菴说的很好。”对于周遇吉的观念,赵宗武表示很赞同,接着便抬头仰望星空,说道:“那我们就将威胁阻拦在辽河之外!”

        如果建奴没有攻进辽河防线,如果广宁并未丢失,如果聚拢在辽西的明军没有再次溃败,那明军仅存的那一丝骨头便能存在!

        赵宗武知道想要完成这一切很难,但他愿意去做!

        看着左右,眺望远处,在赵宗武的心中拥有着很多感触,赵宗武觉得自己还能做得更多。

        暴风雨前的宁静,将会让我们迎来更大的风暴!

        对现在的辽河明军来说,真正的挑战才不过刚刚开启,而这将会是建奴蕴含无尽愤怒后的猛攻!

        …

        …

        黎明将起,太阳从远处露出了一角。

        露珠布满在这充斥着血腥的地面,这冬季的凉意,刺激着精神高度紧张的将士。

        “呜呜……”

        大地间充斥着号角声,匆忙果腹的将士,依托着号角而动,寂静一夜的建奴大营此时早已变得躁动起来。

        按既定计划,各旗由各主将率领,分往各自前去的地方集结。

        努尔哈赤端坐于战马之上,在两黄旗巴牙喇的簇拥下,神情严肃的前往他该去的地方。

        卫齐、音达户齐、巴本、朗格等一应两黄旗悍将,按既定程序,指挥着两黄旗督战,而在其前则聚集着万余众包衣奴才!

        此战。

        努尔哈赤算是舍去了老本,就算这一次将全部包衣奴才都损耗掉了,只要能撕开口子,让八旗勇士攻上辽河防线,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

        战场之上,向来没有所谓的同情与否。

        生在这残酷的世道中,你想要取得应有的一切,那么你就要比别人心更硬才行!

        战争的号角不仅是吹给建奴的,同样也是吹给驻守辽河明军的。

        在这漫漫防线上,不仅是赵宗武、祁秉忠他们遇到了问题,就连刘渠、李如梧、黑云鹤、李赟等一应高级将领,同样也遇到了问题!

        建奴疯了!

        相信在所有明将见到这一幕后,这心中都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真正的决战到来了!”

        赵宗武眉头紧皱的看着眼前的布局,纵使心中不愿相信,但他依旧在心中暗暗说道。

        尽管这人数远没有昨日来的强烈,但远处传来的号角声,让赵宗武知道这一战恐就是建奴玩的大决战!

        全线总攻,你努尔哈赤可真是敢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