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37章:风云再起

第037章:风云再起

        帐中立时火药味激增。

        对峙的双方,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对方,持枪、握刀,形势一触即发。

        赵宗武、刘渠分立其间,李如梧、张国志等一应皆立于其外,冷眼旁观。然,祁秉忠却神情阴郁!

        都他娘的什么时候了,这一个个为了一己私利,在这里勾心斗角,别看祁秉忠和刘渠同属总兵官,但他看不上刘渠这个莽夫!

        自始至终,祁秉忠心中就很清楚刘渠为什么会跳。

        并非是什么大义凛然,刘渠他不过是想得到兵权罢了。

        在率部前来辽河大营驰援前,巡抚王化贞便喊他来谈心,这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能让右屯所派之军掌握局势!

        兵少者便要有兵少者的觉悟,若什么事都强出头,那还要排序、规矩干什么?

        对赵宗武刚才提到的那些问题,祁秉忠心中表示赞同,因为是总兵官,所以他看到的东西要比别人多一些。

        虽说辽河防线驻守有大军,但很多时候他们皆是不能动的,如今时局就像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倘若不应对得当,那建奴大军便能很轻松的突破防线,攻入辽西,那时的辽西就再无险可守!

        一旦广宁陷落,等待明军的将会是致命性打击!

        看着帐中的所有人,祁秉忠的心情很复杂,心累啊,摊上这么一群家伙,他表示扶不起!

        祁秉忠不打算直接相劝,越劝,这积攒的矛盾越大,于是祁秉忠缓缓站起身来,走到行军图前,带有思索的问道:“赵大人,我这有一点疑惑,若建奴大军对我辽河防线分头强突,我军当如何行事?”

        战时,当以稳为主!

        祁秉忠声音不大,但帐中所有人皆能听到,以至于目光皆聚于其身,刘渠、李如梧他们皆面带诧异。

        看了眼在前的祁秉忠,赵宗武神情平和的说道:“这一点好办,只要我军能拨出几部机动队伍,以辽河防线节点为主,负责所属区域。

        每处皆由传令兵进行调动,灵活出战,灵活退阵,根据建奴的攻势进行最有效的防御和反击!”

        透过赵宗武所讲,祁秉忠看着眼前的行军图,脑海中浮现着辽河防线的整体归属,同样也推演着赵宗武所讲之策。

        还别说。

        原本处处皆有漏洞的防线,经由赵宗武这么一说,变得充满韧性与后劲,这对己方来说十分有利!

        前边还是火药味十足,后面却陷入另一种境遇,尽管场面依旧紧张,但有了话题,祁秉忠还会任由他们而为吗?

        看了眼剑拔弩张的将士,祁秉忠紧皱着眉头喝道:“都给老子滚出去!没看见本将正与刘总兵、赵大人他们商议军务!你们想造反不成!”

        一言,祁秉忠便改变了势头。

        也不管刘渠是怎么想的,上前一把将其抓住,而后拉至行军图前说着:“刘总兵,按照我的想法,这辽河防线的重担你我一分为二。

        你率部固守防线以南,我率部固守防线以北,旨在将建奴死死拦截在辽河以外,不给他们突袭辽西的机会!”

        你刘渠不是想要权吗?

        那好!

        我不给你争执这些。

        这兵权老子分你一半,只要你能守住辽河防线,这都是小事!

        既然你和赵宗武合不来,那就不要怪老子捷足先登咯。

        好好的人才,你非要搞怪!那你也真是厉害了。

        对众人表面的话说完后,祁秉忠又轻言对刘渠说道:“刘总兵,现在并非是置气的时候,你和赵宗武有什么恩怨,等这场仗打完了再说。

        如果你非要这时候搞事情,在这等特殊期间出现问题恐谁都承担不了,看他赵宗武不爽,咱先不见便好!”

        刘渠虽说性子急,可该懂得道理还是懂得。

        祁秉忠说的这些他一点就透,和一小辈置气,丢人的是他,看笑话的是别人。但这没有台阶他怎么下?

        到了刘渠这种程度,这面子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祁秉忠怎能不明白刘渠的心思。

        这嘴上刚想说着什么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了阵阵战鼓声,接着嘈杂声也跟着响起,这让帐中众人皆心中为之一振!

        建奴这是要继续进攻了!

        所有人都第一反应都是这,而这时由远至近响起怒吼声!

        “敌袭!敌袭!建奴发动进攻了……”

        听到这,祁秉忠、刘渠、李如梧他们皆涌出帐中,赵宗武则不紧不慢的出来了。

        看着在前涌出的将领,赵宗武心中暗骂道:“狗日的,现在知道急了,刚才老子给你们支招,你们一个个那熊样不听,现在他娘的知道急了!”

        好好的机会被耽误了!

        如果在刚才能部署好,那肯定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但现在说什么什么都晚了。

        李赟神情中有着急切,走至赵宗武身旁道:“赵大人,现在局势不定,我军当如何行事?”

        李赟没想到建奴,会不休息便再次发动进攻。要知道上一场战斗,让辽河防线的明军险象环生。

        赵宗武道:“现在并不好说,先看看战场局势怎么样吧,谁也不知道建奴当下是什么意图。

        虽说战鼓声是从大营处传来的,但谁又能确保辽河防线他处,会不会有建奴想着突袭!”

        虽说王化贞在辽河流域,派遣了大军进行驻守,但相比较于堪堪固守防线的兵力,此番建奴这支超大规模的机动队伍,就是辽河防线最大的敌人。

        想着据守防线,唯独这机动驰援军队却并不多。

        如果在刚才能将祁秉忠他们,此番驰援而来的六万余众大军确分职责,实行联动机动,那结果必然不会是这样!

        想到这,赵宗武面色也渐渐严肃了起来。

        不在理会李赟,迈着矫健的步伐便朝寨墙而去,现在不管会发生什么,先把局势了解清楚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