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03章:公堂对峙

第003章:公堂对峙

        求些推荐票,请大家阅后投票,谢谢。

        …

        “威……武……!”

        公堂之上,左右衙役持水火棍击地,肃穆扑面。

        赵宗武从没想到他有一天会上公堂,这并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但现实原本休憩的他却被衙役所喊,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公堂上。

        这是怎么回事?

        随衙役入堂前,看着堂下放置的五具担架,十余位披麻戴孝的老弱妇孺情绪悲愤,尤其是对他还带有显目敌意。

        赵宗武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情,但本能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

        “大人,嫌犯赵宗武带到!”本话不多的衙役,在入公堂后却大声唱喝道。

        玩呢?!

        你个狗日的胆子够大啊!

        原本在赵宗武心中还有些疑惑,但听到此言后,他明白了,这估计是来自辽东私贩势力的一次反扑。

        按理说老王让赵宗武出堂那不过是例行询问,但这话让那衙役说了后,味道明显变得就不一样了。

        什么叫嫌犯赵宗武?

        虽说他赵宗武的官位不高,但毕竟也是大明官员,这老王还没拍板下定论,你一小小衙役有何资格?

        “你个天杀的!还我大伯一家性命!”本神情中带有怯懦,但听到赵宗武的名字后,那神情中难以抑制的愤怒展现无遗,接着竟暴起而挥拳打去!

        此时的宋金石和原先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极具力量的拳头袭来,直冲赵宗武面颊而去,见到这一幕,赵宗武是身躯向左微斜,右手本能抓住,接着便顺力以一记过肩摔将其重率在石板上!

        咚……!

        在公堂内略带回音,所有人见到这一幕心中无不震惊!

        这也太胆大妄为了吧!

        “大胆!宋金石竟敢公堂孟浪,来人啊!给本抚拖出去重打十棍!”虽说老王这心中对赵宗武多有怀疑,但作为一地巡抚,这该有的官威必须保持。

        宋金石身为一介草民,竟敢当众袭击官员,这要是传出去置官府脸面何在?置他辽东巡抚何在?!

        “是!”

        谁都没想到会有这一幕,停顿数秒后,左右衙役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接着重顿手中水火棍而出,叉着被摔在地上的宋金石便拖出公堂!

        “冤枉啊大人!小的冤枉啊……”

        被拖下去的宋金石扯着嗓子大喊,这举动反让老王是眉头紧皱,从他为官至今,尚未遇到过这种刁民,且不提他是否存有冤情,但单提这一点就足够让老王心中怒意难忍了。

        别人作何反应赵宗武并不关注,作为当事人,只见他慢条斯理的站于原地,此时那个莽撞报名的衙役已退出,但在离开前,不难看出其眼神中流露出的慌张。

        很明显这衙役被赵宗武方才那一式给吓住了!

        “现在情况不明,我暂且还是先静观其变为好。”

        说来赵宗武他并不清楚是一个怎样的事情,但基本能断定这是一起报复事件,但不管怎样还是平静对待最好。

        “呜……;小的冤……”

        在这期间,宋金石被衙役叉下重打了十棍,因为巡抚的震怒使得他们不敢留情,再者这宋金石也是个生瓜,私下的一些猫腻并不懂,所以也就没必要冒险放水。

        混杂着汗水、鼻涕的脸庞,因衙役行刑未收劲,宋金石被打的劈开肉绽,甚至盆骨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破裂。

        此时在宋金石脸上虽有愤怒,但疼痛却遮盖了多半,而这一幕也让堂外老弱妇孺皆哭嚎了起来!

        如此一幕让老王见后心中是烦躁不已,对待愚民愚妇就不能有过多宽松,不然他们就不知威严何在!

        “肃静……!”

        醒木砸下,老王那喝喊响彻堂内外,登时那哭嚎收起,不顾其他人作何反应,老王接着便询问起来。

        老王神情严肃的盯着堂下赵宗武,语气带有训斥道:“赵知事,本抚且问你,在七日前的这个期间你都在做些什么?”

        开案前宋金石曾交待,其大伯一家是死在数日前,但具体时间却不得而知,老王要做的不过是正常流程。

        余光看了眼左右,又品味一番老王所问之言,赵宗武这心中多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和着这是要把小爷当作杀人犯啊!这玩的好!”

        平复了一下心情,赵宗武缓步走至堂中,脑袋微撇看了眼瘫跪在地的宋金石,随后便躬身讲道:“回大人话,七日前卑职一直在城中调查所属案件,在这期间多活动于城门处,直至寻得线索,接下来行踪皆同府署同僚行事。”

        既然有些人想搞事情,那他就肯定好好陪着玩一下,虽说不知道其中渊源是什么,但该讲明的道道还是要讲明的,这样事情才会有意思。

        “不可能!巡抚大人他在撒谎!”赵宗武这话前脚刚说,后脚宋金石便异常亢奋的喊道。

        对宋金石来说,倘若事情真的像赵宗武说的那般,那他大伯一家的死便是白死,这样论谁都接受不了!

        但他显然是忘记了,这公堂之上并不比乡野之乡,这里讲究的是威严,即便是心中再有冤屈,这不该做的举动那是一点都不能做!

        “肃静!”接连被打断让老王心中怒意不断激升,那喝喊声不断加重,接着便怒带其意的盯向宋金石道:“大胆刁民!若再敢打断本抚审案,即刻将尔打入牢狱!”

        “大……”一言让宋金石登时没了言语,堂外老弱妇孺皆流露出惧意。

        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民不与官斗,使得这平头百姓面对官府中人那就是惧怕连连,除非是被逼的没命的活,这才会出现剧烈反抗!

        “这宋金石一家看起来并不像伪装之辈,难道说这死的一家当真是其亲戚?还是说……”

        这无论何时都有过买凶顶罪之事,无论是诬陷还是告罪,那这一套都会做的十足,可真拿亲戚出手的却少之又少。

        赵宗武不清楚宋金石背后藏有什么势力,但是他就清楚一点,此事绝对和这触及利益的私贩势力离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