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46章:平地起风雷

第046章:平地起风雷

        求些推荐票,请大家阅后投票,谢谢。

        …

        这钱主簿莫不是有问题吧?!

        本来赵宗武并未想到这府衙之中的内鬼会是谁,毕竟这些年藏那么深,错非一些马脚根本查不出什么。

        可事情到了今日这一步,决定未来走势的存在,赵宗武现在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细微的过程。

        赵宗武在未入局前,他想跑到哪里都不会有人管,但现如今已入局,想在走出已属不可能事件。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此言便很好的诠释了每一位挣扎在奋斗路上的人。

        看到这赵宗武便计从心上来。

        既然这钱主簿这么紧张,那小爷诈一诈他也不是不行。

        这巡抚府存在多少有问题的,小爷现阶段肯定是摸查不清楚,但投石问路能寻得一角,那也是不错的。

        时间是越来越急迫了,距离广宁出现战争也是愈发逼近,现如今留给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既然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倒不如拼一把的好!

        这心中有了想法赵宗武说做就做,本来欲快两步揭开此地,余光中见到钱主簿神情中多了几分焦急!

        就在赵宗武手触碰到那草丛时,钱主簿的脸庞变得极不正常,手指不断颤抖,这让人不难看出钱主簿的紧张心情。

        而就在赵宗武要揭开时,身体却猛然间转去,接着便去翻动在旁的碎石,这一幕让钱主簿紧张情绪瞬间放松下来,

        “钱主簿,这机关我开的对吗?”

        几乎就是在钱主簿紧张情绪松动下来时,赵宗武询问的声音却突然间响起。

        下意识间,钱主簿笑着说道:“对,我就是从……”话未说完,钱主簿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几乎是接着钱主簿的话音,赵宗武动作飞快的揭开身旁草丛,很快就看出了这其中的不同处,手指伸向那处凹点石,食指未用多大的劲儿便点了进去。

        “轰……!咔嚓嚓……”

        原本的数处假山群顺着这一点开始动着,只见地面出现轻微颤动,在第三进宅院的众人见后,心中无不大震!

        见到眼前的假山群不断移动,赵宗武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真没想到这居然是真的,能造出这等机关的,绝对是个高手!

        原本遍布宅院内的数处假山群,开始以某种特定轨迹行进,最后这散开的假山群竟横列归一!

        与此同时。

        这数处假山群中间的草坪开始裂开,一道黝黑的道口展现。

        “咚!”

        就在密道口被找到的那一刻,本强撑的钱主簿再也坚持不住,双腿发软的跌坐在地,因为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都闪开!”

        因为密道口被赵宗武给找到了,这让原本对其带有怒意的王化贞快步向前,呵斥围绕左右的人群,只见王化贞端着架子便走到了密道口。

        谁能想象得到这广宁城中居然真的存在一条密道,倘若让有心人利用,那对广宁来讲绝对是一件坏事!

        王化贞双眸带有深思的看着那密道口,嘴上却带有探询的问道:“赵知事,你先前提及的私贩车马便是从此道逃出的?”

        赵宗武道:“回巡抚大人,此道便是这叛逆分子先前所挖,具体为什么能成功挖设这条规模不小的暗道,恐钱主簿心中比谁都清楚。”

        说实话。

        赵宗武并不清楚钱主簿同许鲶存在什么关系,也不清楚钱主簿在这支私贩势力中占比什么地位,但通过钱主簿的反应不难看出,其在这过程中绝对是捞到了不菲财富,自己不过是寻得一处暗道,这钱主簿便吓成这样。

        要说钱主簿他没任何关系,那绝对是唬人的。

        听到赵宗武所问,这也让在场众人无不看向失神的钱主簿,这同往日精练、干达的形象完全是判若两人。

        而汇聚这般多目光,也让钱主簿恢复了几分神志。

        “巡抚大人,事情不是这样的!”

        只见钱主簿跪在地上,不顾已脏的衣衫,用狗刨前行的方式,脸上眼泪、鼻涕早已混作一团,快速刨到了王化贞身前,本欲继续向前却被王忠所阻。

        这模样令谁见后都觉得唏嘘不已。

        “巡抚大人,您一定要听小的解释啊……”

        “巡抚大人!”

        这钱主簿不断磕头解释,额头因用力过猛而鲜血横流,一时失策造就今日局面,让钱主簿心中早已后悔连连。

        明明先前并没有人发现自己在这其中牵扯什么,可偏偏自己这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想,想着别人会察觉到什么,又想到巡抚大人那一脸阴郁的脸庞,这要是被发现了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一切说什么都晚了……

        王化贞冷着脸,目光不善的看着钱主簿,语气更是冷漠道:“哼!现在跟本抚说这些已经晚了,倘若本抚要是饶恕了你,那本抚怎么向辽东黎民交待!来人呢……!把这个不忠不义的贼獠抓下去!!!”

        当前这种形势还不是审探的时候。

        看着眼前这乱糟糟的一幕,赵宗武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感触,现在他心中多少有些明白,明白为什么大明会在短短数年时间便丢掉了辽东。

        当利益牵扯到每个人心间,那么所谓的家国大义,完全就是一句笑话!

        甚至于在钱主簿跪地解释时,赵宗武还故作淡然的对在场众人进行了观察,尽管这其中有些人表现的很淡定,可眼神中闪烁的慌张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别看赵宗武在巡抚府署待得时间不长,可这巡抚府署中的人员配置他心里很清楚,因此这参政高邦佐,吏房司吏目赵南,工房司吏目李贵等大小二十余位官、吏、胥、隶的神情变化他皆看在眼中!

        这其中肯定有一部分人并不知情私贩之事,他们只是利用权责之变,帮助钱主簿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甚至于连钱主簿都可能并不知道太多。

        可这对赵宗武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要这个口子撕开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简单了。毕竟这真相都是一点点推断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