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32章:笑面虎

第032章:笑面虎

        院间。

        对李贵的行礼赵宗武并未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任何实干者,都不会第一时间冒头出现,因为他们心中多不屑这般做。

        对他们来说与其在这浪费时间,那倒不如解决一件顽症要好的多,也因这般,使得许多实干者皆徘徊在一线,因为不善交际表达,使得上司并不能知晓你是否有才能。

        少数实干者的晋升,并不能代表绝大多数的晋升。

        正所谓你的生活别人无法替代是一个道理的。

        未做反应是为了观察李贵会有何反应,可能李贵自己都不清楚,赵宗武在察觉出其眼神中有一丝不耐时,便同其进行了热情的交流。

        只见赵宗武是面带笑容,缓两步走进李贵身旁,微拍其肩,语气带有亲近道:“真是说笑了,什么官不官的,都是同僚,哪儿有这么多规矩。呵呵……”

        李贵听后先是一愣,随后神情中下意识流露出一丝轻蔑,接着又面带笑容的对赵宗武道:“知事大人真是说笑了,小的李贵为户房司吏目,凡大人有任何所需,李贵绝对是义不容辞!只要是在小的能力范围内的绝对帮知事大人完备妥当。”

        赵宗武一脸真诚的看着李贵,语气中的亲近又多了几分:“呵呵,有李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来也不怕李兄笑话,我这之前并未在府门内做过事,这来之前心中多有惶恐,有李兄帮衬我那真是太好了。”

        ‘真是个雏鸟,哼,老子这不就多说了几句好话,就探底了,这种货色居然也能当上知事,真不知道是拜了巡抚大人的哪一条线了!’

        和李贵先前预想的差不多,这赵宗武果真和他想的差不多,以至于这心中的蔑视又多了几分!

        但心中这般想,对赵宗武说话时却又是另一种态度:“知事大人真是太过抬爱小的了,既然大人对府中事宜不清楚,那小的就带您去见一见刑房吧。”

        尽管李贵自认为掩饰的不错,但察言观色赵宗武还是能看出的,自以为聪明的人是最傻的。

        可世上却最多的就是这种。

        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别人是傻蛋,可实则最傻的却是他自己!

        ‘有意思,既然有人帮我熟悉探路,那刚好也省了我多事了,李贵?你这家伙真把小爷当傻子玩了?’

        赵宗武自诩不是多聪明的人,但却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什么事儿能做,什么事儿做不了,并且对人心把控有着较为清晰的认知。

        在这期间,由李贵接过引领,带着赵宗武前去认门,而赵集、叶超、范天雄三人则随后跟进。

        府门之内皆规矩。

        “知事大人,您可能不知道,这刑房现在在司吏目张承的带领下,这也使得刑房一向都是井然有序……”

        在前往刑房期间,李贵‘详细’的将刑房的人罗列了一遍,这其中掺杂了多少想让赵宗武理解的东西,那只有李贵自己心中最清楚了。

        倘若真换个不通世事的人,一心只读圣贤书,那对于此类人际交往必定会出现先入为主的观念!

        ‘你这狗货也真是够可以的,真当小爷是傻子吗?’

        ‘玩吧,玩吧!反正小爷也需要一个踏脚石来用。’

        这李贵在这尽情演讲着,赵宗武心中的不耐却多到了极致,因为赵宗武最烦的就是别人把自己当傻瓜来看!

        在这说话间赵宗武一行便来到了刑房所在,而李贵就好似来到自己房属一般,快两步就进来了。

        “张兄,知事大人来了,快放下手头那事儿迎接。”

        李贵说话间就到了刑房中,故作环视的寻找张承,见屋中并没有张承,那大嗓门也就好心提醒了起来。

        在房中忙碌的张承听到李贵的喊话,心中先是一愣,随后囔囔道:“这知事大人为何来刑房?”

        虽说王化贞在任命赵宗武时,是让其当知事一职,可具体负责事项就是单管‘辽西私盐案’一事,那势必会让其暂去刑房做事。

        可知道这事儿的除王化贞、赵宗武外,也就只有承发房胥员了,因此别人不知赵宗武权柄这很正常。

        可李贵却不一样。

        他能这般迅速的得到消息,并且又根据此消息查探到后续,这唯一能解释的通的就是,这其中有李贵的人。

        一户房司吏目却管多余之事,其心到底是为何?

        虽说赵宗武不清楚这李贵到底是谁的人,但有一点自己很清楚,那就是这李贵远没有表面那么好。

        你觉得他好,但人心隔肚皮,谁又能知道真正的好与坏?!

        赵宗武心中想着,这在内的张承、王维栋便从中走去,眼神中带有些许不善,但很快便已隐去。

        “刑房,张承。见过知事大人。”

        “刑房,王维栋。见过知事大人。”

        这张承、王维栋的表情赵宗武是看在眼中,按自己心中所想,这二人应该是不知自己会来刑房,但眼前这个李贵是肯定知道的。

        可坏就坏在。

        李贵虽然知道,但从一开始并未告知张承他们,甚至还有可能在自己来之前,这李贵就在刑房之中。

        若这般推论也就说清了一切。

        对府衙内情况尚处不了解状态,这多余的情感还是保留些比较好,现在自己也很想知道接下来李贵想怎么做。

        虽说调查‘辽西私盐案’已迫在眉睫,但想真正落实,那必须要有拿得出手的震慑力,眼前这李贵便是最好的存在!

        倘若是在他省,赵宗武绝不会用这种方法。但眼下是在广宁,这再有数月广宁就会被攻陷,玩以武破力,这是当下最好的办法了!

        “嗯,本官知道你二人,先前李兄已经向我介绍你二人,不愧是稳定刑房的中心人物啊!”

        赵宗武这话说的是铿锵有力,对不知情的人来说好似是赞许,可对知情人来说这更像是责问。

        尤其是说出这话后,李贵嘴角处有一丝玩味之笑,而张承、王维栋则是多有些许疑虑。但很快张承眼神中却多了几分警惕,看向李贵的眼神也不太对了。

        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