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29章:谈心

第029章:谈心

        雅间里韩虎、赵宗武分坐左右,桌前摆放着精致菜肴,在韩虎手旁放有一壶美酒,二人手中皆握有酒盅。

        韩虎那鹰眼带有亮光,举杯看向赵宗武讲道:“这段时间一直在忙,今天得空来与你喝两杯。咱叔侄已很久没在一块喝酒了。”

        ‘怎不是这理呢,你韩百户这么忙,我前身又那般铆足劲儿做暗旗。’

        ‘初来广宁时喝了一次,这几年也未曾在一块吃过饭、喝过酒。’

        但心中想归想,可表面赵宗武却微躬身、持酒礼,而后敬道:“韩叔说笑了。宗武敬您一杯。”

        面冷心热是对赵宗武的总结,不管是前身,还是今时,这有些话总是不知该如何从嘴中表达出来。虽然赵宗武还想说更多一些,可前身留下的感观就是少言寡语,倘若改变过多那反而会适得其反。

        也因这般使得赵宗武最初才能适应环境。

        ‘嘶;啧啧……’

        仰脖喝了手中美酒,那辛辣劲在口腔中蔓延,回味则有些许粮食味,在后世想喝到这样的美酒可并不多见。

        一时雅间内陷入平静,但过后,韩虎打断了这短暂静和;“宗武……,我听说你今日去巡抚府了?”

        ‘咯噔……!’

        原本将手中酒盅轻放于酒案,心中依旧在想如何同韩虎交谈,以至于听到韩虎说的话后心中猛地一震。

        ‘这消息未免太过灵敏了吧!’

        ‘我这刚和叶超他们说没多久,但韩虎这时便已知道,那这事儿是在我从巡抚府中出来他便知晓的!’

        ‘巡抚府中有暗旗?’

        一时,心中浮现出众多想法。

        赵宗武现在是谁都不信,唯有经过自己的考验才会选择信任,现在心中有所疑,可该提的事儿还是要提的。

        这世间任何结果都是需要过程推动的,即便是赵宗武也无法做到,无需过程培育,便可得完美结果。

        既然心中依旧抱有怀疑,那倒不如通过自己的行动来试探,如此才能知道真正的结果是怎样的。

        因此;

        赵宗武表面做了挣扎之意,旋即又好似摊牌的说道:“韩叔,我心里苦啊!”说完这句是一把夺过韩虎手中酒壶,直接对着壶嘴喝了起来。

        辛辣在这一刻充斥口腔,而源源不断的感觉让自己的泪腺不断守着刺激,滚烫的美酒顺着脆嫩食道涌入胃部,一次次滚烫烧心的感觉刺激着自己!

        “啊……!”

        似挣扎,似解脱,似舒缓……

        带着种种情绪,赵宗武低声吼着,这也让那烧心感稍稍减缓了许多,但被刺激的泪腺却让眼睛变得红通通的。

        韩虎见状一时无言,他不是不知道赵宗武心中的苦。

        “四十几条人命啊!”

        “四十几名兄弟就在这短短不到半年时间,说没就没了,我赵宗武作为领头就这样眼睁睁看着!”

        “韩叔,我心里不愿放弃!”

        “我一定要把这幕后黑手给揪出来,不给死去的弟兄报仇,我赵宗武此生不得安生啊……”

        说到最后,那红通通的虎目死死盯向韩虎,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并未遮掩!

        听了赵宗武所讲,韩虎伸手轻拍其右肩宽慰道:“唉,当初我就不该让你们去暗查‘辽西私盐案’,谁能想到这件事儿水竟这么深,这背后牵扯的人过于沉重!”随后其也是自斟自饮喝了起来。

        赵宗武未提自己为何进了巡抚府,韩虎亦未继续深究,但二人想表达的意思,对方心中皆已知会。

        韩虎把玩着手中的酒盅,语气平和道:“宗武,既然这一次你投了巡抚大人的门路,那就不要再掺和‘辽西私盐案’这事儿了,为你的弟弟、妹妹考虑考虑,也为你赵家未来考虑考虑。”

        原本在驻辽东锦衣卫暗旗中讲过:一切决定必须无条件听从上司的,若下属无故做决定,当以叛旗论处!

        不管是不是深究,赵宗武的行为已超过了驻辽东锦衣卫暗旗的底限。

        可这对赵宗武来说真就那么重要吗?

        广宁再有不过三、四月便要失陷,若不趁此机会谋求些机遇,那真等到他前去更高层次的地方谋求,那便是千难万难的存在了!

        此时不拼,更待何时?!

        努力‘平和’自己的情绪,赵宗武语气淡然的讲道:“韩叔,这一次宗武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禁忌,但这一次宗武恐不能听韩叔的,此次宗武在巡抚府下领的是‘代知事’一职,成则大仇得报,败则小命玩完;

        再者,宗武之所以能说服巡抚大人给予侄儿‘代知事’一职,那是因为宗武向巡抚大人做了保障,确保在一月间揪出‘辽西私盐案’的尾巴!若不能完成承诺,那等待宗武的也是不好的结果。”

        韩虎在听了赵宗武所讲,当即怒睁鹰眼,冲其喝道:“什么!!!”

        这神情带有无穷惊诧!

        原以为赵宗武进入巡抚府中是得了巡抚大人的赏识,可让韩虎怎也没想到的是,赵宗武是这么进去的。

        “糊涂啊!宗武,你真是太糊涂了!”

        “你不是不知道,‘辽西私盐案’我们费尽周折查了这么久,用了多少人,多少时间,多少精力,难道这是你一个入巡抚府做所谓的‘代知事’就能解决的吗?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啊!”

        “倘若你出现任何意外,你让我韩虎怎么向你死去的爹娘交待啊!”

        越说,韩虎情绪是愈发激动。

        赵宗武万没想到韩虎竟有如此情绪表现,这也让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整个人就好似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坐在椅子上。

        ‘看来我之前对韩虎的怀疑是多余的啊,我这被害妄想症是不是有些太严重了?’

        这被人关心的感觉让赵宗武在心中暗骂自己是混蛋,人家韩虎对自己这么关心,就好像老子照顾儿子那般,你却在这儿怀疑人家?!

        你还是人吗?

        这被人关心的滋味还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