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23章:谋划

第023章:谋划

        惊心动魄的搏杀在这一刻宣告结束,但对赵宗武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休息!

        因为不清楚这附近是否还存在遮面人,倘若再冒出几名遮面人,那等待赵宗武的绝对是死亡!

        ‘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不能让别人知道这许宅有人来过!尤其是我的身份不能暴露!’

        既然潜在着重重危险,那当下要做的就是离开,先将自己摘出风暴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被我杀得这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原本想尽快离开此地,但在走之前赵宗武心中却想到这一点,即便是离开前,那也必须懂得一些情况。

        当今摆放在眼前的烟云众多,任何一个线索都有可能是破局的开始,现在自己不能放过一次机会!

        一番搜索过罢,从跋图身上搜出的东西却让赵宗武心中颇为震惊!

        看着手中的那方印章,上写‘旗卫·许鲶’,而印章之侧则写着‘令’。

        这是即杨家见到残页之名,正安堡、许宅听闻其名后,再次让赵宗武见到‘许鲶’之名!!!

        ‘这是什么情况!!!’

        ‘许鲶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挂掉了,就连他的亲弟弟都已将其供奉起来!’

        ‘即便这许锡在混蛋,那也做不出自家大哥活着,他却给自家大哥摆灵位的事情出来啊!’

        ‘可现在再一次出现‘许鲶’之名,这他娘的又是为何?!’

        ‘这其中绝对有猫腻!’

        见到此章,让赵宗武心中震惊之余,心中也再次肯定事情远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现在不是留下的时候!必须赶紧离开此地!”

        可心中即便再震惊,这赵宗武也不由小声提醒自己,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这其中遮藏的秘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心乱了。

        自己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捋一捋思绪才行!

        …

        …

        居然茶馆。

        ‘还好这些伤势都未伤及要害,不然小爷还真就交待了!’

        赵宗武简单对自己身上的伤口进行包扎,因为疼痛使得汗水不断流淌,但好在这些伤势都不算太过严重。

        此时赵宗武的内心十分混乱,因为这两天经历的东西似乎远超他的想象,庞杂的线索漫无思绪!

        ‘许鲶!’

        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是许鲶!

        原本按照赵宗武的想法,这许鲶就是一个中层沟通人物,但现在看来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辽西私盐案。’

        ‘许鲶。’

        ‘正安堡。’

        ‘广宁。’

        看似并无太深关联的存在,实则背后却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勾画这一切联系的,赵宗武能窥探到的就是这许鲶!

        但是这许鲶到底是生是死无人知晓!

        一切的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造成当下进展不畅的原因就是我的身份,如果我拥有官府身份,那么即便是这其中藏了再多猫腻,那我也能通过借势来达到我想要的目的!’

        虽说赵宗武拥有‘锦衣卫暗旗’的身份,但很多时候这并不能公之于众,而自己表面的身份是韩家车马行伙计,这对外就是平民百姓的范畴。

        在大明,平民百姓什么也做不了!

        见官你敢不归?

        那不好意思,我这板子你必须要了解一下!

        经这两天的变动,让赵宗武想要顺藤摸瓜的心变得更加强烈,可对他来说时间并不多了!

        因为距广宁陷落就那寥寥数月!

        想在这么短的时间解决棘手的问题,唯一能做的就是借势,既如此最好的选择莫过于在广宁的一把手。

        王化贞!

        这件事情赵宗武想了许久,倘若自己想解决暗鬼除掉可能出现的隐患,同时能让自己在大明拥有足够自保的能力。

        在见到王化贞前可能心中还有些踌躇,毕竟该怎么做这心思并没那么详细,可见到王化贞后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若能借王化贞之手上位,解决暗鬼为一,增加底蕴为二,跳出辽东为三!

        这些时日赵宗武在心中不是没想过凭一己之力挽救辽东溃势,可辽东现下的根子已溃烂掉了,纵使自己的本事再大,可身边禁锢实在太多。

        与其在这浪费掉宝贵的发展时间,那倒不如另寻一处和之毗邻,且能供自己安心谋求发展的地方,这样不必时刻经受侵袭威胁,同时也能不断夯实自我根基,只需三五载,这才是真正解决辽东困局的良方。

        以空间换时间,对当下的大明来说是一则绝佳良方!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了,既如此,那小爷就先谋求一份应得的身份!’

        想到这的赵宗武在心中不由暗暗感叹,可感叹之余,赵宗武觉得自己不能再浪费一丝的时间,因为每浪费一分钟自己就觉得这是一份煎熬!

        拿出那一则‘残页’,把玩着手中的‘令章’。

        赵宗武在思考。

        思考王化贞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同时思索着王化贞到底在‘辽西私盐案’中会处于一个怎样的角色。

        虽说对王化贞了解并不多,但通过自己对王化贞的认识、了解,赵宗武觉得王化贞是一位掌控欲强、内心骄傲、具备一定治政能力、军事稍有欠缺的一位地方实权派官员。

        这样的人倘若放在和平年代,那势必会引得地方百姓爱戴。

        但在辽东这一陷入混乱的时局中,虽说其对地方治政能力要求高,但更重要的却是看军事能力如何。

        可,当下大明的风气却为重文轻武。

        理清这其中的厉害要点后,赵宗武心中不由暗道:‘这一次小爷就赌一把,小爷赌王化贞并未参与到‘辽西私盐案’当中!’

        只要王化贞并未参与其中,那接下来的事情势必就会引到‘辽西私盐案’的相关当中,毕竟王化贞也是那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主。

        ‘王化贞,希望你不要让小爷失望。’

        既然决定暂投王化贞麾下,那赵宗武肯定是需要有拿得出手的证明自己能力才行,不然人家王化贞凭什么重用你?

        就因为你叫赵宗武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