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御明在线阅读 - 第018章:身死

第018章:身死

        尽管心中带着重重疑问,但赵宗武还是将该处理的东西皆处理干净后才回城,在暗鬼没被揪出来前,自己的行踪是不能轻易透露出去的。

        现在局势并不安定。

        那暗鬼万一在某处摆他们一道,那生死就掌握在别人手中了!

        这样做就是为的以防万一。

        带着警惕。

        赵宗武回到住地已过午时,推开房门却见范天雄、叶超、赵集三人是齐聚院中,其眉头就未松开过,估计是在为赵宗武不见踪迹而担忧吧。

        “武哥!你回来了!”

        原本房门处响起的异动让范天雄三人皆警惕而视,但见来人是赵宗武,这警惕的心也随即落了下来。叶超更是第一时间冲其喊道。

        赵宗武见状先是一愣,随后语气平淡道:“一个个站在这干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吃饭!”

        赵宗武没有解释他去了那里,范天雄他们也没多问。这一切就好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

        当然。

        这其中那别有有心之人恐心情就不是这样的了。

        从前去盘山驿开始,范天雄他们就明显感觉到赵宗武的改变,但对此他们在心中也表示理解。

        论谁经受这等变故,恐心中也不会没有任何波澜!

        范天雄他们也很想帮助赵宗武,可赵宗武却根本不用他们,不同心思也让他们有了不同想法。

        心中有佛,看人即佛;心中有屎,看人即屎。

        吃罢午饭,赵宗武毫无意外的又一次消失了,以至于范天雄他们只能老实待在住地等候,毕竟未得韩虎命令前,他们是不能擅自出去的。

        …

        …

        广宁·城西·许宅(许锡宅院)。

        别看许锡这些年在广宁当得就是一小小的刑科属吏,在官员眼中却是不算什么,但在百姓眼中却是最具忌惮的,说句不好听的,这父母官何时常与百姓接触?和百姓接触最多的莫过于那些衙门小吏。

        刀笔吏、刀笔吏;其笔做刀能杀人!

        能当衙门小吏的,那没有一个不是奸诈之辈!

        错非他们没有功名傍身,这让他们根基不牢,不然单论察言观色、勾心斗角,那些书生出身的官员还真不是这些起于微末的小吏。

        因许锡身份,使得其这些年在广宁一直混得都很好,这道上人见到许锡都要恭敬喊上一声‘二爷’!

        这也使得其在广宁依靠威仗也得到了一份不小的家业,当然这一切也都随着许锡的身世化为虚无,小妾同管家卷携家财跑了,没有子嗣的许锡就这样断根了,而只留下了一座空荡荡的宅院。

        相信过不了多久,这无主之地就会转换新颜。

        借助这机会,赵宗武便又翻进了许锡的家中,既然从正安堡得不到想要的线索,那便来这里看看。

        原本并不到多大希望的赵宗武,万没想到许锡竟在其书房挖了一座密室,若非自己小心警惕,那这密室还真未能发现!

        密室不大,约莫也就8平上下,其内摆放仅为一柜,而柜上却放有一块灵牌!!!

        【先兄·许鲶之灵位】

        看到那灵牌,赵宗武却惊怵了!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此时赵宗武的内心震惊,因为眼前这一切太过震撼。

        这一方面费尽心血的进行暗查,这折损了四十余位兄弟才好不容易揪出一丝尾巴,‘许鲶’之名让赵宗武刻在心中!

        也因为此事让赵宗武最终确定自己身边存有暗鬼。

        再者前去正安堡调查期间,这许鲶之威几乎遍布全堡,说其是正安堡的土皇帝那绝对一点也不为过。更甚者这许家生意深根堡内,那‘私盐’生意说其是明目张胆的贩卖这一点也不为过!

        好嘛。

        我这费尽心思搞这么阵仗,为的就是能尽快揪出你许鲶到底是何许人也!

        并通过基础判断摸出后续情况是怎样的。

        但现在你他娘的摆放个灵位,而且还是自己的亲弟弟给摆放的,这怎能不让赵宗武心中感到诧异呢!

        在大明这灵位可不是随便就能竖立的。

        赵宗武的心乱了。

        为得到有用的情报,赵宗武很快就稳定心神,开始在这小小密室中翻找,而在这期间被许锡安放的书信、账本、钱票被翻出。

        书信大概有9封,书封落款皆为:兄、许鲶。

        账本是记载私贩盐铁详细记录。

        钱票有18张,每张数额为1万两白银,此票是山西商人开设钱票庄银子存储凭证。

        随手将钱票凭证揣入怀中,账册随意摆放,随后便拆看这9封书信,通过观看书信赵宗武渐渐察觉事情远没自己先前想的那么简单!

        赵宗武能想到的是,这许鲶落魄时应该是投奔了某位势力下作了奴仆,见其有经商才能便让其做代言人,随后一步步开始扩大生意,并通过扩张的生意加深对私贩的力度!

        可单单是看了这9封书信,赵宗武发现这许鲶背后不仅牵扯到有山西商人的影子,甚至还牵扯到京城官员、辽东官员的影子,背后势力之大令人咋舌!

        ‘这许鲶是死于万历47年3月,那时正值萨尔浒之战爆发,可他许鲶又偏偏死在那个时间节点,这其中必然有着一定的关联。’

        ‘能在许鲶死这么久,依旧让正安堡及其所属势力安稳发展,那这幕后力量绝非一般所能对抗的!’

        ‘这许锡明知道自己大哥死因,可对外却不说一丝,这代表着他或多或少了解一些情况,但是碍于这背后力量太过强大,他只能装糊涂……’

        摆放在眼前的线索就这么多。

        赵宗武能够想到的就是这些基础想法,现在他需求的线索就这样无形中给断掉了!同时这心中对于‘暗鬼’,对于‘辽西私盐案’又有了新的认知。

        这事情远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

        倘若他能够顺势拔除这个阴暗存在,那他绝对会一战成名,届时混得官位也绝非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在大明唯有做官你才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