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畅游诸天影视世界在线阅读 - 三百六十五章突破(求订阅!)

三百六十五章突破(求订阅!)

        待得众人酒足饭饱之后,九叔见天色已晚,便提出告辞。

        虽说九叔还想多和莲妹相处一下,不过一看见任大龙这个货,就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

        这时,米其莲站起身来开口道:“英哥,如今天色已晚,夜路不好走,要不你们在这儿歇息一晚,明天在走如何?”

        “呃...老婆,豆豉英可是得到高人,还怕走夜路?我让卫兵开车送他们回去,李大师,您就在我这儿安心歇息一晚上吧。”任大龙反正就是不想看见九叔在自己家里。

        听见任大龙这么一说,原本想走的九叔顿时就改口:“既然莲妹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在这儿歇息一晚,明日在走。”

        “喂喂喂,豆豉英,你不是说要离开吗?”任大龙闻言,顿时有些气急败坏了。

        然而,九叔完全不理会任大龙,只是一脸深情的看着米其莲。

        一旁的文才和秋生对于要在大帅府住一晚倒是很开心,毕竟这么好的地方,还有念英这个大美女。

        李逸则是摸着下巴,使用精神力细细的感受米其莲肚子内的情况。

        “隐藏的居然这么深,没有发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李逸没有在米其莲那发现一丁点的不对劲,肚子里的宝宝也很健康,完完全全没有一丝一毫的鬼气或者阴气。

        “要不要现在动手?算了,还是晚上和师父商量一下吧。”李逸也没有把握在不伤害米其莲的前提下将鬼婴击杀。

        在加上米其莲是师父的老情人,如果不告知九叔,自然是说不过去的。

        “夫人,该吃药了。”这时,一旁的仆人小丽走上前来在米其莲耳边低语。

        “大龙,你安排一下房间吧,药已经熬好了。”米其莲和小丽点点头,而后朝着任大龙说道。

        “好的,老婆,你去吧,我会安排好的。”

        随后,任大龙便将众人都安排好了,李逸的房间最好,最大,还有一个阳台。

        安排好了之后,任大龙便在一个副官的提醒下,去往了书房,他身为大帅,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

        ……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啊。”九叔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

        “是我,师父。”

        “小逸啊,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九叔打开房门将李逸迎了进去。

        “师父,是有关莲夫人的。”李逸转身将门关上,而后走到了九叔的身旁。

        “莲妹?莲妹怎么了?”一说道老情人,九叔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变得异常的严肃。

        “先前吃饭的时候,莲夫人身旁的那个仆人不对劲,似乎是被什么控制住了,同时体内还有一丝丝的鬼气,虽然很淡,不过我还是发觉了。”

        李逸没直接说米其莲肚子里的孩子是个鬼婴,退而其次先从小丽开始入手。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噌的一下,九叔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因为太快,圆木椅子都直接倒了。

        “我当时也不敢确定,后面我使用了隐身符,想要去查探一番,然后,我就在莲夫人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恶婴。”李逸说道。

        “恶婴?你确定是恶婴?”这一下,九叔面色微变。

        因为有人认为婴儿没有灵魂,长久以来,不断有人因坠胎流产所造成罪孽,使很多幼小的灵魂因为肉身被破坏而失去投胎做人的机会。

        这些被人漠视的小精灵被称之为灵婴,而灵婴如果多次投胎还不能成人,就会对人类积聚怨气,渐渐变得凶恶而成魔,被称之为恶婴。

        恶婴会吸食母体的生命力,只要恶婴出世,母体必死无疑,当它顺利出世,将怨恨天下间所有的人类。

        到那时,如果没有人能阻止它,必将杀虐无数,血流成河。

        “师父,虽然我以前从没见过,可在茅山秘术中有过介绍,而且那鬼婴灵雕内蕴含的怨气不会作假。”李逸说道。

        “你在这等着,我去看看。”九叔说完,直接打开门出去了。

        他这般大的年纪,都未曾娶妻生子,不是因为道士不能娶妻生子,而是他心中一直挂念着莲妹。

        如今听见莲妹有难,自然是心急如焚。

        见九叔去查探情况,李逸也没有跟着,而是坐在了椅子上等待九叔回来。

        约莫数分钟后,九叔面色阴沉的回来了。

        “小逸,你说的不错,果然有个恶婴,而且,照顾莲妹的那个女人已经成为了鬼仆。”

        “鬼仆?”说实话,对于鬼仆,李逸还是有些不了解的。

        “没错,就是鬼仆,想必就是恶婴控制了她,让她成为了鬼仆,这才将它带回了大帅府,从而寄生在莲妹身上。”九叔说道。

        “恶婴出世,母体必定消亡,所以,这个恶婴,一定要在它出世之前,消灭掉。”九叔狠声说道。

        “那师父,我们现在就动手吗?”李逸轻声说道。

        “不,我还需要准备一些东西,最好是能将恶婴引出来。”九叔制止了李逸。

        旋即,九叔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信纸与毛笔,开始书写了起来。

        一会儿之后,九叔拿着一封书信交给李逸,道:“小逸,你替我跑一趟你师姑那,带上文才和秋生,他们两个认识路。”

        “不,不行,你带上文才就行。等鹧姑把东西带过来,明天晚上便动手,我就在这里保护莲妹。”

        李逸闻言,点点头道:“放心吧,师父。”

        接过书信,李逸直接离开了,而后径直来到文才的房间外。

        “呼~~~~~~~zzzz”站在门外,就已经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呼噜声。

        此时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文才可是拉肚子拉的虚脱了,文才都已经熟睡了快一个时辰了。

        推门,走进房间,来到床边,李逸伸手将文才提了起来。

        “呼~~~~~~~zzzz”被提着的文才没有一丝一毫要醒来的迹象,果真是和头猪一样,这都醒不过来。

        李逸朝着文才的后脑勺一拍,一股灵力传递进去,下一秒,睡得和头死猪一样的文才瞬间清醒。

        “文才,鹧姑的家在哪?”李逸直接开口问道。

        “啊...是李逸啊,你提着我干什么,放我下来。”文才开始挣扎。

        “嘭!”李逸松开,文才直接摔在了床上。

        “哎哟,好痛,你大半夜的把我叫醒干什么啊?”文才一脸怨气的说道。

        要知道,扰人清梦,是最让人厌烦的。

        就算是给了他金条的李逸,他也不给面子。

        “师父让你带我去鹧姑那。”李逸说道。

        “大半夜的去个屁,我要睡觉。”文才哪管那么多,被子一蒙头,啥都不管了。

        李逸看着这个如同废物一般的师兄,面部微微的抽搐了一下,道:“给我指路就行,不用你去。”

        “那边,在那边。”文才伸出手指胡乱的朝着窗户那边乱指一通。

        “败给你了,一根金条,带我去鹧姑那。”李逸也懒得和文才废话了,直接拿出了一根金条。

        “哎,师父摊上这么两个徒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李逸心中为九叔而感到可惜。

        “金条?”文才瞬间起身,一把抓过金条,而后放进了嘴里,确认了真假,立即说道:“好,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钱财,对于文才来说还是有着巨大的杀伤力的,特别是,李逸两年前给他的金条,有次被他不小心说漏嘴了,而被九叔以存钱的名义收缴了。

        李逸白了这家伙一眼,抓着文才,而后施展御剑术,嗖的一声飞出,最后消失在夜空当中。

        ……

        按理来说,照着平常的速度,从大帅府骑单车到鹧姑那儿需要两个时辰左右,如果是夜晚,时间能在翻上一番。

        在山上弯弯绕绕的,是比较耗费时间,而李逸的御剑术不仅速度快,而且走的是直线。

        文才指路之后,不出十分钟,李逸就直接到达了目的地。

        “何方妖孽,敢在我的地盘放肆。”一落入院中,就见一个穿着睡衣的,脸上敷满了黄瓜片的女子飞身扑来,手中的利箭就往李逸的脖颈劈去。

        “师姑慢着,我是李逸,九叔的三弟子。”李逸脖子微微后仰,避过剑光,而后轻轻拍出一掌。

        强劲的掌力瞬间将这股拍的后退了数步,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受到伤害。

        “哪里来的妖魔鬼怪,居然敢冒充我的师侄,而且还抓着文才。”

        鹧姑怒喝一声,咬破手指,用她的灵血在利剑上一抹,顿时剑上金光一闪,被附上了破邪的属性。

        鹧姑对于九叔的消息很是上心。知道自己的心上人还有一个三徒弟,然而,她也知道这个三徒弟远在英国,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师姑...他真的是我的师弟,师父的三徒弟。”这时,被李逸提在手中的文才弱弱的说道。

        “呃...文才,你说的是真的?还是说你被这妖魔威胁着的?你放心,师姑在这里,必定保你无恙,看我消灭这个妖魔。”不知为何,鹧姑就是认定了李逸是妖魔装的。

        “师姑...这个你总该见过吧,这是师父赠予给我的法器。”李逸无奈,从空间背包里拿出了九叔赠予的金钱剑。

        “咦?是师兄的金钱剑,啊...真是不好意思,看来你真的是师兄的弟子了。”鹧姑一眼就认出了金钱剑,收回利剑,摸着后脑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金钱剑也算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法器,金钱剑的制作方法,整个茅山,也就那么两人会,一是掌门大师兄石坚。

        另一人,那便是九叔了,她也是知道九叔的金钱剑赠予了三弟子,所以,鹧姑这回是相信了李逸。

        “师姑,这封信是师父让我连夜交予你的。”李逸将文才放下,而后将信交给了鹧姑。

        “师兄给我的信?难道是告白信?”一瞬间,鹧姑就脑洞大开,面若桃花起来。

        现在是夜晚,虽说有着朦胧的月光照耀,可也看不清书信上的字,鹧姑也不想去房里点蜡烛观看。

        为了看九叔的告白信,鹧姑一刻都不想等,所以,她拿起还在流血的手指在眼睛上一抹,直接开启了灵目。

        这一下,信里的内容看的是一清二楚。

        “好啊你,林正英,你终于是要来求老娘了。”鹧姑看完之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坏笑。

        她脑子里瞬间就想出了一百种让九叔失身与她的方法。

        忽的,鹧姑面色一正,而后朝着李逸说道:“今夜天色已晚,而且,信中说恶婴需明晚才会出世,你们先在我这儿休息一晚上吧,我也做一下准备。”

        “好。”李逸在发现鹧姑嘴角边上那抹坏笑的时候,就知道了鹧姑的想法。

        其实吧,要是鹧姑收拾东西准备的快一点,今天晚上就能直接搞定恶婴了,不过李逸也没有催促。

        毕竟,九叔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个婆娘了。

        “嘿嘿,看来我要多个师娘了。”李逸嘿嘿一笑,而后走进了鹧姑为他准备的房间。

        上了床,刚想睡觉,忽的,体内的灵力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原本自动运转的灵力,这一刻陡然加快了数倍。

        “嗯?看来是要突破了。”李逸面色一喜,掏出数张灵符飞射而出贴在了门窗之上。

        随后李逸拿出一块极品灵石,盘膝而坐,闭目,开始吸收灵石内的纯净灵气,修炼起来。

        ……

        “叽叽~~喳喳!”窗外,传来一些鸟儿的叫声。

        此时,夜色已经褪去,淡淡的雾水也正在被阳光的温度消散。

        “嘿嘿,嘿嘿,林正英,你今儿个就从了我吧。”

        “哈哈,我可是窥视—暗恋你多年了,嘿嘿...嘿嘿...”某个房间内,鹧姑做着她那美好的春梦。

        “嘿嘿...金条...婆娘哈哈,...师父不要,不要啊,这是我的金条...呜呜呜...”文才也是做着美梦,不过下一秒又变成了噩梦。

        一缕阳光从屋顶上的缝隙处,照射进来,印在了李逸的脸上。

        “呼!”李逸吐出了一口绵长的气息,而后睁开了双目。

        早在两个时辰前,李逸就已经突破到了筑基后期,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巩固了修为,并且让他到达了筑基后期巅峰。

        只差一步,便可结成金丹,一口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