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畅游诸天影视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骚乱!(求订阅!)

第三百二十一章骚乱!(求订阅!)

        【叮!成功收集武功秘籍,‘少林龙爪手’,请1号员工再接再厉。】

        【叮!成功收集武功秘籍,‘六式古筝法’,请1号员工再接再厉。】

        李逸拿到了天残地缺的两种武功秘籍,便放任这俩家伙离开了。

        “对了,二当家,那个一胖一瘦的人你也找一下,找到了带来见我。”忽然,李逸想到了什么,朝着边上正在努力搬运尸体的师爷说道。

        本来还有十来个手下的,先前被李逸给吓跑了,加上外面数十号人被李逸点了穴,只能师爷自己处理现场了。

        “啊,大当家,那个一胖一瘦的...好像死了,被琛哥打的剩下一口气,然后被扔到后巷去了。”师爷额头顿时冒出了冷汗。

        “嗯?”李逸闻言,面色一变。

        “我带您去,他们应该...应该还没死。”师爷咽了咽口水有些慌张。

        “带路,还有,不要叫我大当家。”李逸冷声道。

        “那...老...不知应该怎么称呼?”师爷老字刚刚出口,就瞧见李逸的目光扫了过来,当即息了老大这个称呼。

        “我叫李逸。”

        “好的,逸哥。”师爷见李逸没被的反应,顿时觉得自己叫对了。

        李逸一语不发的跟在了师爷身后。

        李逸怎么也没想到,阿星和肥仔聪居然这么快就被抓住了,他还以为这俩货应该早就不知道躲那个旮沓里了。

        虽然师爷是那么说,可李逸不会相信阿星就那么死去,不说是主角光环,就他那体质,火云邪神那么重的拳头都没杀死他,琛哥能杀死他?

        至于肥仔聪的话,他就不一定了,毕竟没有主角光环,也没有特殊体质,仅仅只是一个小跟班,普通人罢了。

        很快,两人来到了阴暗潮湿的后巷。

        “老大,找到了,就在那里。”师爷指着远处的角落里说道。

        果然是肥仔聪和阿星,李逸一眼就认了出来。

        如今,两人全身都是伤痕累累,浑身都是鲜红一片。

        “你回去吧。”李逸朝着师爷吩咐一句,而后越过他走向两人。

        “是,逸哥。”师爷也不敢多言,回了一声便回去继续处理尸体了。

        李逸走近,看着这两人,顿时心里松了口气。

        虽然看着很严重,不对,这伤势真的很严重,然而,他们两个都还有一口气在。

        阿星这家伙,不用管,明天一早,绝对可以痊愈了,而肥仔聪,如果没人救他的话,今晚都熬不过。

        就算有好心人送他到了医院,怕是也因为伤势的原因,而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救...救我...我们...”阿星此时还有一些意识,缓缓抬起头,想要看清楚来的人是谁。

        “想活命吗?”李逸居高临下的看着阿星,并没有立即救治。

        “想...救我,救..肥..肥仔聪。”阿星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李逸见此,笑了笑,那出两张止血符拍在了两人的身上,随后又拿出治愈符贴在了他们的脑门上。

        这两道符,可以让阿星的伤势恢复的更快,而肥仔聪就不行了,一个普通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势,根本就不是一两道符能救下的。

        所以,李逸又拿出了五张治愈符贴在了肥仔聪身上。

        别的他不多,就是灵符多到爆炸。

        ……

        伴随着换岗哨声的响起,夜幕渐渐地降临。

        魔都,东瀛占领区。

        当夜幕降临之时,东瀛军人的野心和欲~望也是随之膨胀,而随军而来的艺伎馆,则成了他们最肆无忌惮的,也是最放低警惕的所在。

        这里面,犬马声色,纸醉金迷,成了他们最好的消遣场所,任何的欲~望也都是能够在里面得到满足。

        艺伎馆,亮的如同是白昼一般,聒噪的东瀛歌声不时地传出,三味线和尺八乐器,所演奏出的音乐,也飘荡的很远。

        “哟西,真的是太痛快了。”

        一个醉醺醺的东瀛大佐,手搂着两个身着和服的白脸艺伎,晃晃悠悠地走出了艺伎馆,两只手上下其手,嘴里说着的,也都是下流的话语。

        而被他搂着的艺伎,虽然心中不满,但是却也只有努力地挤出笑脸相配。

        这些艺伎都是东瀛人,是东瀛军远征之时,从国内挑选出来的。

        东瀛大佐的脸上也是流露出yin邪之意,借着酒劲,那就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了,毫无戒备之心。

        因为在他看来,在这里,十步一岗的防哨,是最为安全的,在这里没有任何的顾忌,是他们的天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消瘦的身影,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甚至是遮蔽了路边的路灯投洒下来的光芒。

        “八嘎…你滴什么滴干活,竟然敢挡我的路,你不想活了,滚开。”大佐吹胡子瞪眼,大声地咆哮起来。

        也就今天他心情不错,不然在他的地盘,被一个家伙挡住了路,不一枪崩了都算他好心了。

        那道身影岿然不动,没有任何要挪开的意思。

        “你滴,死啦死啦滴。”大佐一把推开了两边的艺伎,拔出了腰间的战刀,高高地举过了头顶,一个标准的劈砍动作,就要落下。

        “哧。”

        可是,当这一招还没有真正的劈下之后,随着黑暗中人影的手指,笔直地伸出,由上而下的凌空一划。

        那个大佐的身体,忽然是僵在了原地,瞪大的双眼,凝滞着,充满了震怖和死气。

        他的身上,陡然出现了一条血线裂缝,从头顶天灵盖的位置,开始向下延伸,到鼻子,眼睛,胸骨,最后到腰胯。

        咔嚓。

        他的身子,就如同是被剁开的西瓜般,骤然分裂,脑浆飞溅,白森森的筋骨断裂了开来。

        血腥黏糊的器官碎末也是暴露在了外头,狂涌而出的鲜血,直接是溅到了那两个艺伎的脸上。

        在她们惨白的脸上,抹上了殷红的血色,不止是脸上,其他的地方,也都是溅到了血液。

        一股浓重的腥气传开,死亡的气息,无声无息地降临心头,笼罩了开来。

        “啊!”

        恐惧的惊叫声中,两名艺伎踉跄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掉落地上的木屐,手脚并用,亡魂皆冒地向艺伎馆里跑去。

        “救…”当其中一人,刚喊出了一个字的时候,两道无形的真气,却已经是刺破了夜空,倏然地没入了她们的体内,两个艺伎应声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听到了骚动了之后,艺伎馆里的东瀛军人,还有周围的守军,也都是跑了出来。

        可是这些人或者是喝过酒,又或者是完全的没有戒备。

        夜晚,十分的诡异,瞧不真切,扑面而来一股巨大的压迫之感,让人快要喘不过气来。

        明明有人蛰伏在这里,可是无论哨塔上的探照灯,如何的移动扫动,却都看不到,最多只能看到,在空气之中留下的一抹灰色的残影。

        他们只感到心中无比的惊慌,一个个扣动着扳机,向着夜空之中胡乱地开枪,气急败坏。

        枪声犹如是雨点一般,密集而又急促。

        但是,黑暗中的那道身影,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却是如同一道鬼魅般,飘忽游移着。

        手中一柄锋利的,闪烁着寒芒的匕首,每每的扬起,都是会收割走一颗人头,鲜血飞溅,煞气腾腾。

        不,那不是匕首,而是这人的指甲。

        而那急促的枪声,则是成为了凄迷的哀乐,由最初的密密麻麻,变得频率骤降,稀稀拉拉,而到了最后,一声枪响都没有,空气之中,安静的诡异。

        艺伎馆内外,五十多个东瀛人,或者是仓促中逃跑的艺伎,全部都是人首分离,倒在了血泊之中。

        入眼之处,人头滚滚,血雾弥漫,煞气腾腾,犹如是森罗地狱般。

        黑暗中的人影,在确定这些东瀛人,都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之后,又随手往艺伎之中,抛出了几颗炸弹,顷刻间,火光迸现。

        巨大的冲击力波及了开来,直接是震碎了玻璃窗和门框,乌黑色的浓烟,滚滚而开,这座被东瀛军人视为最放心的销金窟,直接是炸的分崩离析。

        “畜生...都该死!”

        黑色的人影,在月色下,显露出了身形,要是李逸在这里,绝对可以认出,就是非正常研究所内的那个囚犯。

        这一天的夜晚,很不平静。

        不仅是东瀛占领区这边,法租界,公共租界等等势力范围内,都发生了骚乱。

        这一夜,死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鬼佬和东瀛人,只有少数的几位是华人。

        这一切,都是这个人所为。

        ……

        一处破旧的平房,院子里杂草丛生,大门上的铁锁都已经锈死,显然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住在这里了。

        陈靖拿着一卷纱布,在微弱的油灯灯光下,正在给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换药。

        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他刚刚才从法租界那边炸了几栋楼,然后顺手弄来了点药回来。

        他已经忍耐很久了,今天的行动,是他复仇的第一步。

        一个绝世高手,被某些家伙用卑鄙手段抓住,然后用铁钩穿透他的锁骨,关在了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的囚牢内。

        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顾名思义,就是研究异于常人的人类,而他们这些武者就是实验目标。

        他被关在里面,做实验,抽血,割肉,等等折磨了足足五年。

        一身的实力,跌落的七七八八,这两天的功夫,恢复了五成,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来复仇了。

        “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先躲一段时间,等伤势痊愈,功力恢复后在出来。”陈靖早已经想好了计划。

        “咚咚咚!”忽然,屋外的房门被敲响。

        “有人在里面吗?”一个声音响起。

        “嗯?”陈靖顿时脸色大变。

        ……

        次日。

        在一间屋子当中,经过一晚上的恢复,阿星已经痊愈。

        “嘭嘭!”

        阿星正在施展一套基础的锻体拳法。

        他对着空气,快速的出拳。

        看起来好像那么一回事的样子,但是,在李逸看来,这完全是毫无章法,乱打一通,最关键的是,这套拳法要配合心法,才能够显现出它的威力来。

        李逸负手而立,在旁边看着,眉头皱起,心道:“茅山的基础锻体拳法也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修炼出真气,亦或者灵气?”

        李逸用手往下压了压,示意阿星暂时停下来。

        “师傅,怎么样,我打的还不错吧?”阿星捏了捏他自认为砂锅一样大的拳头,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

        李逸有些失望地摇摇头,以一个高的眼光,开始数落了起来:“你所施展出来的拳法柔软无力,毫无章法,失败;你没有将心法融合到拳法之中,照猫画虎,到最后还是四不像,失败;你的体内并没有真气的流动,没有内力的支撑,所使用出来的招式,也是徒有其形,实则棉絮,所以说到底,还是失败……”

        李逸直接是不留情面的,一连串的说出来,阿星的十余处缺点和不足之处。

        到了最后,阿星听得一愣一愣的,直接是傻眼了。

        仅仅是看了自己所打的一套拳法,李逸竟然就是精准的说出他的这么多缺点,虽然他心中也有些不服气,但是细细一想的话,所说的好像都是有点在理,不给他反驳的机会。

        阿星顿时有些郁闷了,本来还以为自己打的多么厉害,但是到最后,却是被一通数落,这让他的自信心有些受到了打击。

        “不过,我看你刚才的招式路数,除了我传授给你的那一套锻体拳法之外,好像还在无形之中,掺杂了其他的招式?”眼中闪过不着痕迹的异色,李逸忽然是开口问道。

        “我就是按照你教授的在练习的啊?”阿星低下头,摸了摸后脑勺,在思考了一会之后,忽然抬起头来道:“如果真要说有其他的招式话,在我小的时候,我还真的是学过一门掌法,它的名字叫做“如来神掌”。”

        接着,阿星也开始讲述了他过往的练武经历:“在我八岁的时候,有一次在村口,一名老乞丐忽然叫住了我,他说我是一个百年一遇的武学奇才,有灵光从我的天灵盖喷薄而出……”

        阿星说完之后,忍不住摇了摇头,苦涩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