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畅游诸天影视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天残地缺(求订阅!)

第三百二十章天残地缺(求订阅!)

        铁线拳是洪拳的代表拳术,以运动肢干,畅通血脉为主,具有壮魄健体,反弱为强的功能。

        其大纲不外分外膀手与内膀手二式,外膀手属外功即手、眼、身、腰、马;

        内膀手属内功即心、神、意、气、力。它以刚、柔、逼、直、分、定、串、提、留、运、制、订十二支桥手为经纬。

        阴阳并用,以气透劲,又以二字钳羊马势保固腰肾,练此拳法要求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放而不放,留而不留,疾而不乱,徐而不弛。

        铁线拳之取义,乃为刚柔两用,盖铁为刚、线为柔,因此刚柔并济,亦刚亦柔,故名“铁线拳”,再配合内家手法,吐纳劲,刚柔合一。

        李逸琢磨了一下后,收回铁线拳,而后又将其余的几部武功秘籍拿了出来,一一观看起来。

        “啧啧啧,油炸鬼也是个人才,居然能想到用用他那精湛的棍法运用到擀面上,难怪那么好吃。”李逸看着五郎八卦棍的秘籍这般想道。

        这五郎八卦棍法相传由宋代杨家将之一的杨五郎始创,因此而得名。

        杨五郎随父征契丹,后到五台山为僧,以枪化棍,棍法由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演变为六十四点棍法,符合内外八卦八八六十四之数,故名“五郎八卦”。

        后来,黄飞鸿从其父黄麒英那里学来,后来他融入南派武学功法精华,并由高徒林世荣发扬光大。

        这套棍法长短兼施,双单并用,法门多而密,以圈、点、枪、割、抽、挑、拨、弹、掣、标、扫、压、敲、击十四字为诀。变化多端。

        因为长年练习这棍法的缘故,也是使得这油炸鬼,对于棍法的劲道和力度,都是非常敏感的,如臂指使,几乎是达到了合二为一的地步。

        所以,将这精湛的棍法,运用到手擀杖上的时候,一挤一压中都蕴含着不容小觑的技巧。

        所擀出来的无论是面皮或者是面条,那都是非常的劲道,而且富有弹性的。

        所以,炸出来的油条,也是金黄酥脆,体大饱满,不仅如此,还能够从表面上,看到那亮晶晶的颗粒物,能把简单的油条,做到了色香味俱全的地步。

        绝对是会让人吃了一口,就是难以忘怀了。在猪笼城寨,早餐店的生意,油炸鬼说第一,那么,绝对是没有人敢说第二的。

        又看了看十二路谭腿,李逸吧咋了一下嘴,直接略过了,这十二路谭腿完全和别的武功秘籍不在一个档次,他都懒得看。

        所以,苦力强也是这几个人当,武功最差的一位,因为十二路谭腿是纯粹的外功,没有内力的,练不出真气来。

        城寨内的高手排名,依次为,李玉环>包租婆>包租公>油炸鬼>裁缝>苦力强。

        在天残地缺前来下杀手的时候,苦力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被削了脑袋。

        而裁缝,好歹也撑了一段时间,油炸鬼则是打的有来有往,要不是最后棍子不给力,碎掉了,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而包租公和包租婆更不用说,根本就是碾压这天残地缺。

        太极拳就不必说了,大家都知道。

        狮吼功,是天下至刚至强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清啸之下,犹如迅雷疾泻声闻数里,令敌肝胆俱裂,心惊胆战,震慑人心的不可思议之威力。

        此功为人体丹田内气外发,发声吐气之功法。

        功成之后遇敌交手,发功呼啸,则犹如迅雷疾泻传出数里之外,令敌肝胆俱裂,心惊胆战,毛骨悚然,往往一声长啸即使对手不战而败。

        李逸琢磨着这几部武功墨迹,最后,李逸也只决定学习狮吼功和独孤九剑,也就这两样对他还有些作用。

        当然,李逸最想的还是要习得阿星的如来神掌,那威力,爆炸。蛤蟆功虽然也挺强的,不过太丑了,不可能去学。

        其次,李逸最想的就是要学习一门轻功。

        虽然他的速度很快,可如果他能习得一门轻功的话,速度绝对要暴增。

        “先吃饭吧,吃完饭还得去办事。”李逸心念一动,将这些秘籍收进背包。

        数秒后,大门被推开,服务员来上菜了。

        就在李逸正在填肚子的时候,斧头帮总部来了两位客人。

        “嘭~嘭~嘭!”

        琛哥深深吐出了一口气,而后将领带扯下来,擦了擦手上的血迹。

        “琛哥,人已经到了。”师爷拿过一块毛巾递给了琛哥。

        “走,去见见这两位专业人士。”琛哥丢掉领带,拿过湿毛巾继续擦着手。

        “琛哥,请,你们几个,把这两个家伙处理一下。”师爷指着几个手下吩咐道。

        “是!”顿时,两个帮派成员走上前来,拉着这一胖一瘦两个家伙朝着外面走去。

        ……

        会客室中。

        “请用茶。”师爷坐在琛哥身旁,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谢谢!”天残道谢一声,而后手摸向桌面,找寻了一会儿,也没有摸到茶杯。

        这时,天残边上的地缺见状,伸手将茶杯往他手那推了下,这才让天残摸到了茶杯。

        “这次,有劳两位这么专业人士到这儿来……”琛哥话还没说完,地缺开口打断道:“这个我们全都明白。”

        “不过,你们似乎找错人了,要对付的人,是拿枪的,我们出手,不合适。”

        “如果只是拿枪的话,我早就派小弟拿着武器上门了。”琛哥拿起一根雪茄点燃。

        “没错,我们本来是准备带齐人马,带上家伙去灭了他们,可我们的手下发现了,里面居然是高手如云。”

        “什么十二路谭腿啦,什么铁线拳,什么什么八卦棍的,然后马上就回来禀报了。”师爷解释道。

        “哦?十二路谭腿,五郎八卦棍,洪家铁线拳,居然全都在那里,这是比较棘手。”地缺说道。

        一旁的天残开口道:“之前他们都是一流高手,只因厌倦了武林争斗而退出江湖,这份工作,对我们来说非常具有挑战性。”

        “诺,这个就叫专业。”琛哥很是满意这俩货的派头。

        “点燃了,杀手排行榜第一位嘛。物超所值,贵点也值得。”师爷赞同道。

        “错,第一位是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他太醉心于武功,以至于练功走火入魔,听说一脚住进精神病院医院了。”

        “那排行榜第一位始终还是两位啊。”师爷说道。

        “严格来说,我们只不过是卖唱的。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天残淡然的说道。

        “麻烦二位了,事后必有重谢!”琛哥脸上露出了笑容。

        “啪啪啪啪!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好诗,好诗啊!”李逸鼓着掌,从大门外一步一步的向着里面走来。

        众人齐齐向着李逸望去,地缺,道:“一个普通人,不足为虑,他身后没有高手。”

        琛哥看了看他的身后,果然,发现只有李逸一人,顿时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哼,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杀了他。”

        “是,琛哥。”边上的那十几位斧头帮成员,得到琛哥的命令,掏出身上的手枪对准了李逸。

        “唰唰唰!”几道银光闪过,所有人手上的武器瞬间消失不见,而后砸落在他们的后方的柱子之上。

        “好强的暗器功夫,不知尊下是?”地缺面色稍显凝重了一丝。

        他明明没有发现李逸身上有任何高手的气息,然而,他这一手,却是让地缺心惊胆战。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是你们的敌人。而对待敌人,我向来不会心慈手软。”李逸的手指转着p-1,淡笑的说道。

        “该死的,人呢?人都死哪去了,拿上所有家伙,都给我上,干掉这家伙。”琛哥朝着门外大吼道。

        “不用喊了,我能走进来,外面的人自然都已经被我解决了,琛哥,是吧,你可以上路了。”李逸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枪口对准了琛哥。

        “砰!”李逸直接开枪了。

        虽然斧头帮对李逸来说有大用,可这个琛哥却对他没用,杀了琛哥,在展现自己的无敌的实力,轻而易举就能成为斧头帮的老大。

        原剧中,火云邪神就是这样,有着强大的实力作为支撑,一巴掌把琛哥的脖子转了360度,死的不能再死了,然后他就成为了斧头帮的老大。

        一颗子弹旋转着从枪口飞出,以子弹的轨迹来看,必定能将琛哥一枪爆头。

        就在子弹距离琛哥脑袋只有一拳的距离时,“噌!”一道音波刃击中了这颗子弹。

        子弹的轨迹被打偏了,在琛哥的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而后打在了身后的柱子上。

        一旁的天残地缺不知何时,已经将古筝架起,显然刚刚那道音波刃就是他们所发。

        虽然p-1的威力比之现在的枪械要强大了许多,不过,他们还是能将子弹拦截住。

        琛哥只感觉脸上一痛,而后伸出手摸了摸流血的脸颊,顿时,脸色变得苍白无比,额头冷汗直流。

        差一点,差一点他就交代在这儿了。

        “三倍,三倍酬劳,还请两位杀死这个人。”琛哥朝着天残地缺喊了句,而后便躲了起来。

        两人闻言,点点头,而后看向李逸,道:“阁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还请你听一曲我们二人为您演奏的肝肠断!”

        说着,两人的手按在了琴弦之上,就要演奏。

        “嗖!”

        李逸身形快如闪电,一眨眼的功夫,二人刚刚才拨动琴弦,李逸已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李逸伸出右手,按在了琴弦之上,淡然道:“抱歉,我不想听。”

        “好快。”天残地缺瞬间脸色大变。

        李逸的速度,让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高手,这一定是一位绝世高手。

        两人回过神来,二话不说,抬起右腿,就朝着李逸的踢去。

        “还敢动手?”李逸冷笑一声,压在古筝上的右手猛然发力。

        轰!

        古筝撞在了两人踢来的双腿上,而后趋势不减的直接砸进了地面,两人的腿,可想而知,那是废了。

        “啊,我的腿,我的腿。”天残地缺顿时惨烈的哀嚎起来。

        虽然有护体真气,可当力量大到一定的程度时,完全没有作用,天残地缺就是个例子。

        “想死还是想活。”李逸居高临下的看着惨嚎的二人。

        “啊~~~活,想活,我们想活下去!啊呀,我的腿~~~!”

        “那就将你们的武功秘籍默写一份出来,否则,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李逸可不想失去他们的秘籍。

        “写,马上就写,只要前辈放过我们二人。”

        死亡的威胁下,天残地缺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虽然腿废了,可只要活下来,以他们这些年当杀手赚的钱,完全够他们舒舒服服的过完下半辈子了。

        李逸扔过纸张和笔在二人面前,而后转头看向了已经快要跑到门口的琛哥和师爷。

        “砰!”李逸抬手就是一枪。

        琛哥的脑袋炸了,白的红的溅了师爷一身。

        “我偷袭,我偷袭,不要开枪。”师爷都顾不上擦拭脸上的红白之物,连忙举起双手喊道。

        “你,过来。”李逸指着师爷招了招手。

        “来了,来了,前辈,有什么吩咐,一定完成——哎哟!”师爷知道自己的命保住了,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不过因为发颤的双腿一时间使不上力气,一头栽在了地上。

        师爷的求生欲很强,痛呼一声后,捂着流血的额头立马爬了起来,跑到了李逸的身旁。

        “现在你就是斧头帮的二当家,交给你一个任务,全力寻找这个画上的乞丐,找到之后,不要有任何举动,过来通知我就行。”

        “还有,尽可能的在魔都找寻武道高手。”李逸拿过一张乞丐的手绘图递给了师爷。

        “保证完成任务。”

        “下去吧,外面的人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行动了,到时候清理一下这里,还有,给我收拾一间房间,我晚上睡在这里。”

        师爷闻言,回想起先前站在门口看见的情形,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而后大声的再次保证。

        他看见了门外站着五十来号人,全部一动不动,如同被点穴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