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畅游诸天影视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章《功夫》(求订阅)

第三百一十章《功夫》(求订阅)

        不过,说实话。

        这样的任务对于李逸来说还是很轻松的。

        以他现在的实力,在这个世界胡作非为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或许,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在高空中领悟如来神掌的阿星可以。

        以他现在的超强记忆,以前看过的电影《功夫》里的每一个片段都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这下好了,都不需要在去看一遍了,看着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李逸直接回到了餐厅。

        他还没吃饱,在填一下肚子先。

        ……

        民国二十八年,也就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或者说是1940年。

        魔都,

        这是一个社会动荡,黑帮横行的年代,其中又以‘斧头帮’最令人闻风丧胆。

        当李逸恢复视线之时,发现了自己置身于一处民国时期的巡捕房中。

        他正坐在一张办公桌前,后面坐着一位白色衬衫,打着棕色领带的吊带男。

        李逸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那写有‘陈探长’三个大字的黄色铭牌。

        桌子正中央还有着一封信,上面写着‘辞职’两个大字。

        “你的辞职我批准了,李逸,你好自为之吧。”

        “你晚点在走,待会有大事发生。”瘫坐在椅子上的陈探长面容显得有些呆滞。

        “呃...我是警察巡捕?然后我辞职了?”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一小段的记忆。

        没错,他的身份就是一个刚刚辞职的警察。

        扫了眼办公室外面的环境,在看了看这个陈探长,李逸瞬间响起了这是哪里。

        同时,他也发现了巡捕房中的警察、探长,包括来报案的民众,全都是神情呆滞,空气中弥漫着严肃的气氛。

        整个巡捕房内只能听见铁皮电风扇吱嘎吱嘎的转着的声音。

        “嘭!”

        一个巡捕的身影,被重重的抛掷而出,撞到大厅正堂的墙壁之上。

        将一块“罪恶克星”的招牌给砸成了两半,碎裂的木屑簌簌而落,同时还伴有那名警察巡捕从二楼重重坠地的闷哼声。

        “还有谁?~~!”一个身穿黑色布衫,怀揣金表的中年男子朝着众人咆哮道。

        原本呆滞的众人,一个激灵,全都低下头装作正在工作的样子。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因为在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就被你们抓到这里来了,还有王法么,还有法律么?~~!”

        “你们局长都给我们鳄鱼帮面子,你们局长都得给我面子,要不然他就坐不了这个位置,你们tmd不认识我?!”

        黑衣大佬拿着自己的帽子冲着一旁倒地的另一个巡捕,厉声怒斥道。

        李逸抬头,从门缝中看见了上方那个略显眼熟的中年男子。

        这个男子像极了现实世界中的一位著名的导演,不用说,这家伙就是《功夫》开局就被嗝屁的鳄鱼帮帮主。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您的太太。”倒地的巡捕艰难地支撑起身子,道歉地说道。

        “喝~~~呸!”鳄鱼帮大佬心中余怒未消,又冲着他狠狠地吐了口水。

        粘稠,一大坨,还伴随着恶臭,巡捕下意识的偏头想要躲避。

        “你还敢躲?——嘭!”大佬一脚将滚烫的水壶踢翻在了对方的身上。

        “哼,走!”

        如此威风了一把,泄愤了之后,他这才揽着妩媚女伴的纤细腰肢,带着一群手下,招摇过市地离开了巡捕房。

        一个黑帮大佬,在巡捕房却是显得是无比飞扬跋扈,而那些巡捕和警探则是纷纷闪到一边,避之不及,眼中流露出忌惮之色。

        “大事,原来是这件大事,按照剧情,那么斧头帮应该要到达了吧。”李逸淡然一笑。

        当鳄鱼帮大佬刚走出巡捕房的时候,几名巡捕互相交流了一个眼神,然后迅速将巡捕房的门窗都给关了起来。

        并且他们还反复检查,关严实了没有,一副如临大敌的神态,看起来神秘极了。

        “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巡捕房的陈探长遣散了围观的众人。

        自己则是转身走进了办公室,将门关的严严实实。

        随后,将桌子底下的一大堆钱放在了桌子上,清点起钞票来。

        “虽然你已经离职了,不过,这点钱拿着吧,就当你的遣散费了。”陈探长拿出一叠钱推到了李逸的面前。

        “探长真是大方,多谢了。”李逸也不矫情,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正是缺钱的时候。

        扫了眼,李逸就知道推来的钱大致是一万块的样子。

        一万块钱,在这个年代,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走到大厅之中,李逸则是神色不动地走到了窗边。

        透过玻璃窗俯瞰而下,只见鳄鱼帮的人刚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巡捕房,但是很快他们又顿住了脚步。

        因为他们发现街道上的气氛明显不对。

        霓虹路灯下看不到一辆经过这里的汽车,而且,就在这对面的电影院,星期天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这一切着实是太过反常了!

        压抑的气氛,仿佛让四周的空气都凝重起来,阴郁的要掐出水来。

        鳄鱼帮老大神色变得紧张起来,惊措地向四周张望,这诡异的气氛,让他的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来。

        “赶紧回去。”

        可是,当他想要回到身后的巡捕房,却发现刚才还敞开的大门,此时已经是被关上了。

        就连那一扇扇窗户,都是关的死死的!已经是从里面彻底的堵死了,进不去。

        与此同时,两边的街道上,陡然出现了很多头带黑色礼帽,身穿西服的人。

        不过与他们这正式的装扮所不符的是,他们每人手中都握有一把把锋利的斧头。

        在昏暗的路灯下,折射出了慑人的寒芒,这些人的表情也同样充满了凶悍的戾气,一看便知道是杀人不眨眼之辈。

        此时的鄂东,暗流涌动,波谲诡异,风云变幻,其中帮派之间的厮杀争夺更是时有发生。

        为了争夺地盘和利益,谁都想着将对手和敌人除之而后快。

        看到这阵势,鳄鱼帮的人心中暗呼不好。

        “叫人。”鳄鱼帮老大毫不迟疑的下达了命令。

        一名手下高举着信号弹,拉下引线,一团烟火冲天而起,闪耀的火光,迸射了开来,照亮了半边的天际。

        “不用发了,乡巴佬。在你打警察的时候,你的小弟,已经全都被我给搞定了。”

        王琛一身黑色西装,白色礼帽,戴着领结,身后跟着一群手下黑压压的包围了过来。

        他冷漠的眼神中带着轻蔑之色,凶戾而乖张,那盯着鳄鱼帮老大的漠然神色,就如同看着一头即将死去的动物。

        到了这个时候,鳄鱼帮老大才明白过来,从头到尾,这就是一个局,一个斧头帮和巡捕房联合起来扳倒他的局!

        “斧头帮,我跟你们拼了!”鳄鱼帮老大声嘶力竭的怒吼道,一副悍不畏死的神色。

        他的四个手下,迅速掏出了手枪,不过还未来得及扣动扳机,就直接被对面的斧头帮成员用机枪给扫射而死。

        而他们的老大,则是直接调转方向丢下了他们,直接窜身飞奔,欲要趁乱逃离这个地方,连那个妖娆抚媚的女人都丢下了。

        似乎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一手,斧头帮的二当家,一个鱼跃,肥胖的体态,却不显笨拙。

        只见他一个灵巧的飞身,直接是掷出了一把斧头。

        在精准的力道之下,那贴着地面高速旋转的斧头,直接是将鳄鱼bang老大的一条小腿给卸了下来。

        后者也应声地趴到在了马路牙子上,抱着断掉的腿,痛苦哀嚎不已。

        王琛拿过一把斧头跳着有趣的舞蹈向着地上断腿的丧家之犬而去。

        “你记得吗?我还请你吃过饭呢。”

        纵然是鳄鱼帮老大再怎么求饶,最终还是被抡起斧头的王琛,给彻底的砍死了。

        王琛的脸上也满是对方溅射而出的鲜血,在昏暗的光线之下,面无表情的他显得狰狞而又残酷。

        见到这残忍的一幕,一旁的旗袍女子已经是被吓得六神无主,眼泪将脸上的妆容都给冲花了。

        娇弱的躯体也是止不住地颤抖着,在地面之上,已经是留下了一滩浅黄色的水渍。

        “大哥,你放过我吧。”旗袍女子嘴唇都打颤的求饶道。

        “别傻了,大嫂,我不杀女人的,你走吧。”王琛望着女子,平静的说道。

        “谢谢大哥。”

        旗袍女人缓缓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王琛朝着一边的小弟招了招手,下一秒,一把喷子出现在他的手上。

        “咔咔——砰!”旗袍女子直接被这一枪给轰飞了数米之远的距离,鲜血洒落地面,横死当场,连白色的小內內都露了出来。

        “jing察,出来洗地了。”二当家对着巡捕房喊道。

        在杀死了这些人之后,王琛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在手下的簇拥下,招摇过市地离开了这里。

        “此时的魔都,果然是黑暗和混乱的时期,这恶势力当道,简直就是太嚣张了,就连这巡捕房,也不得不附庸而上。”

        这街道上所发生的事情,李逸看得可谓是一清二楚。

        可以说从电影上所看到的,与亲眼所见,完全是不同的两种景象。

        各方势力的角逐,帮派之间的纷争,已经是到了一种白热化的状态,愈演愈烈,这让他更加深了一分了解。

        不过,对于这鳄鱼帮的遭遇,李逸却并没有感到同情和怜悯。

        因为,这鳄鱼帮也是一个坏事做尽,鱼肉乡里的组织,它的覆灭,也是应有的报应。

        只有切身的体会,李逸才能够感受到这个时期的时局,是多么的混乱。

        此时,因为受到战争的影响,国门大开,各方的势力如同潮水般的涌入。而这里,作为十里洋场的魔都,就更是首当其冲了。

        在这大街之上,充塞着各个国家的人影,这里有神色傲慢的英、法、美白人。

        狐假虎威的红头阿三,前来避难的犹大人,虎视眈眈的岛国人,简直就是形色各异、鱼龙混杂、暗流涌动,各方的势力都是盘踞在这个地方。

        岛国的占领军,公共租界,法租界……这多股势力夹杂一起,在,魔都各行其政。

        在虚假的畸形繁荣之下,这众多的势力,彼此之间互相钳制,形成了一种混乱又非常微妙的关系,这种矛盾积攒着,却不消散,随时都可能爆发开来。

        ……

        虽说这里是华国的地带,但是作为租界区,其实华国人只拥有很少的话语权,更是拥有三六九般的等阶。

        就拿公共租界地带来说,这里总共有六十多万的人口,其中外国人不到两万。

        而英吉利则不足5000,但就是这不足5000的英吉利人,却是标准的租界人,是租界的主宰。

        而租界中真正说了算的,就是工部局的9人委员会,这9个人中,有6个是英吉利人,2个米粒坚人,剩下的一个名额,则是给其他欧洲国家的侨民。

        工部局的9人委员会,是由租界的外国人中不到8%的人,从外国人口不足3%的最富有中选出来的。

        这9人委员会,堪称是租界人金字塔的顶尖,而那3%的最富有者,则是顶尖之下的第一等级。

        下面就是那8%的富人,再下面则是租界里的白领,高级办事人员,银行的职员,工程师等等了。

        再下面就是高级巡捕,技术工人,一般职员,巡捕,再往下就是工人,水手,白人巡捕,印~度的红头阿三和安南的尖头巡捕。

        而像是巡捕房里的华人巡捕,可以说是排在末端了。

        要知道,一个白人巡捕的工资,能顶八个阿三巡捕,但是阿三的工资,却比华人巡捕还要高。

        所以,在英吉利、法兰西人面前低三下四的红透阿三,都对华人吆三喝四。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和节点,处处透着不平等。

        ……

        “烧饼,新鲜的烧饼咧。”

        “包子,好吃的肉包子咧。”

        “八卦算命,一字千金,今日打折,只需一块钱,算不准不要钱……”

        “都来瞧一瞧看一看了,祖传跌打神水,跌打损伤一擦就好……”

        李逸行走在热闹的街道上,周围人来人往,让李逸感受到了一丝的盛世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