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畅游诸天影视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一章僵尸?(推荐票太惨了,求订阅)

第两百六十一章僵尸?(推荐票太惨了,求订阅)

        李逸在健身房待了两个小时,出了一身汗,洗了个澡,便独自离开了健身房。

        他准备再买个手机,是给利昂的,毕竟要在这个世界保护这家伙一年的时间,有个手机也方便联系。

        上次买手机的那个地方,离着健身房也不远,李逸走过去,也就七八分钟。

        乘坐电梯到楼下,然后通过一个天桥走到了对面,随后走进了商场。

        找到那家店子,花了两万,顺便帮利昂开了个号码,直接交了一年的话费,省的那家伙欠费了。

        拿着大哥大离开了商场,当李逸走上天桥之时,一辆观光巴士从天桥底下驶了过去。

        忽然,李逸眉头紧皱,而后猛地转头,看向了下方的那辆巴士。

        那辆观光巴士顶层的栏杆上被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气球,顶层人不多,只有七个小孩。

        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的欢呼着,看样子他们今天很开心。

        不过,李逸并没有关注他们,而是看向其中很是另类的小孩。

        这个小孩戴着墨镜,头上披着个丝巾,穿着一身清朝官员的服饰,看着异常的怪异。

        最最重要的是,李逸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若有若无的尸气。

        什么是尸气?就是从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就叫做尸气。

        不过这个与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尸气又有很大的不同。

        李逸闻到的尸气是僵尸身上散发出来的,并且还是那种陈年老僵,起码有上百年了。

        “僵尸?不会吧,大白天的都敢出来?”李逸此时面色无比的凝重。

        “我怎么感觉又有影视世界串联了?”李逸望着远去的观光巴士,最终放弃了追上去的打算。

        不过他也不是干看着,迅速拿出一张灵符,催动之后,灵符瞬间燃烧了起来,而后直接甩了过去。

        只见这张灵符以极快的速度飞行,当追上观光巴士的时候,灵符刚巧燃烧殆尽。

        随之,一团黄光迸射而出,直接没入了小僵尸的衣服上,最后形成了一个小巧的追踪符文,几秒钟之后,符文渐渐隐没下去。

        这是追踪符,可以在目标身上留下印记,方圆百里之内,都可以追踪的到。

        虽然李逸实力很强,可他在这么滴,也追不上吃燃油,有着四个轮子的巴士,至于玄天甲,那就算了。

        李逸能感受到,这个小僵尸体内没有一丝的罪孽,也就是说,小僵尸根本就没有杀死过一人。

        想必,能和这些小朋友玩在一起,应该不会伤及无辜。

        留下印记之后,李逸便继续向着对面走去。

        当李逸回到健身房的时候,看见利昂还在和漂亮的小姐姐们一起健身,顿时微微一笑。

        而后和健身房的经理说了一句,自己在楼上的咖啡厅等他,便离开了。

        ...

        来到二楼的咖啡厅,李逸包了一个包间,点了一杯咖啡和一些甜点,而后从空间背包拿出了笔记本。

        开机之后,点开一个名为【港岛灵异电影】的文件夹,而后在右上角的搜索栏内搜索起‘僵尸’二字。

        一部《僵尸家族》首先印入眼帘,回想起十多年前看够的这部剧情的内容,瞬间想到了观光巴士上的那个小僵尸。

        二话不说,直接点开《僵尸家族》观看了起来。

        这一次他没有快进,一个半小时之后,李逸看完了这部电影。

        李逸的手肘撑在桌子上,手掌托着下巴,沉思起来。

        李逸百分百已经确定,《僵尸家族》也串联进来了。

        联想到先前林九英说的,拿货的时候去他的林氏医馆。

        《僵尸家族》里面的那个道士,就是林九英了,之前还没想到,当他看见小僵尸的时候已经猜到了几分。

        看完《僵尸家族》百分百确定了,难怪李逸觉得有些眼熟。

        昨天晚上来接林九英的正是元彪饰演的那个能文能武的记者。

        “啧啧啧,僵尸啊。”李逸饶有兴趣的想着要不要抓个僵尸玩玩。

        以原剧中的那三个僵尸来看,基本上废的很,和任老太爷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对付起他们来,一张符就完事了。

        李逸随即不在想这件事,点开另外一部电影继续观看了起来,这一次,开启了2.0加速。

        闲暇时,李逸还是需要补补剧的,毕竟,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串联别的影视世界。

        渐渐的,时间来到了晚上七点,他的包厢门被推开了。

        “表哥,我锻炼完了,今天我们吃什么。”利昂现在饿得肚子都咕咕叫了。

        “去吃火锅吧。”李逸从容的将笔记本收了起来,也不在乎利昂就在这里。

        “咦?表哥,你手上的那个东西呢?怎么突然一下子就不见了。”利昂好奇的问道。

        “这是法术,等你到达我这个地步,一样可以。”李逸搪塞了一句,便起身离开了包厢。678

        “真的吗?那我以后要好好修炼。”利昂嘿嘿笑道。虽然是笑,不过如同肌肉抽筋一般,笑的格外的怪异。

        他们俩在附近的商业街上,找了一个很高大上的火锅店,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肉。

        待两人吃饱喝足之后,已经是九点多了。

        “铃铃铃……”刚刚结完账,李逸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接通后,里面传来林九英的声音:“李道友,你需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你可以今晚或者明天过来拿。”

        “好,多谢了,我待会就坐车过来。”李逸回道。

        “好的,那就先这样了,医馆来病人了,待会过来了在聊。”林九英说道。

        “好。”

        “走,我们去林氏医馆,我要的东西已经备好了。”李逸朝着利昂说道。

        “不行了,不行了,我走不动,太胀了,表哥,要不你自己去吧,我坐这歇会,消消食。”利昂一脸难受。

        同时,左手不断的揉捏着自己因为吃的太撑的大肚子。

        利昂这家伙,吃不下了硬撑,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吃,就这样吃了两个小时,导致现在路都走不动了。

        “真是饿死鬼投胎,你难道没吃过火锅吗?我说了想吃天天可以来吃,你非得一步到胃。”李逸看着利昂没好气的说道。

        利昂挥挥手,连话都懒得说了。

        说实话,利昂确实没吃过火锅,他父母死的早,没什么亲戚,从小一个人在福利院长大,福利院里面,你还想吃火锅?不可能。

        而当他长大之后,离开了福利院,工作也找不到,天天在外面捉鬼,蹭饭,然后...就被人报警抓了进去,最后诊断有精神病。

        而当他进入了精神病院之后,虽然吃喝不愁,可火锅这种美食,那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行吧,有事打我电话,待会你自己回酒店。”说完,李逸直接离开了。

        ...

        “进来吧。”林九英将来看病的人招呼进了内堂。

        “坐吧。”林九英将桌子上的台灯打开,而后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枕头放在了对面。

        “谢谢。”阿南看了看环境,而后坐在了椅子上。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吗?”林九英问道。

        “没什么,小意思,你看看。”阿南将右臂的袖子捞了起来。

        只见阿南的右臂上,有着一片暗红色的伤口,似乎是结了血痂,看的异常的恐怖。

        同时,伤口中心处有着两个小洞,直入肉中,然而,却不见鲜血流出,显得有些怪异。

        林九英见此,顿时瞳孔微缩,伸手在血痂上戳了戳。

        “怎么样?痛不痛?”林九英询问道。

        “嘿嘿,不痛。”阿南傻笑着说道。

        “被什么弄伤的。”林九英略显严肃的说道。

        “哦,没有,我是和隔壁邻居的小孩玩,他疯起来咬了我一口。你也知道的,小孩疯起来没人性的。”阿南解释道。

        “是不是被小孩子咬的我不知道,不过咬你的东西是没有人性的。”林九英淡淡的说道。

        “呃...”阿南顿时神色一苦。

        “阿炳。”

        “诶。”

        “你先坐一坐啊。”林九英起身,走到阿炳身旁,小声吩咐道:“拿陈年糯米,捣烂后冲开水拿过来,快去。”

        “噢。”阿炳应了一声,便走向了后堂。

        林九英连忙走上二楼的房间,拿出了一本奇闻杂录翻看起来。

        数分钟之后,林九英一脸严肃的走了下来,正巧这时候,陈年糯米也弄好了。

        林九英拿着铺上了一层陈年糯米的黄纸走到了阿南的身边,用手指戳了戳伤口道:“你真的不痛吗?”

        “嗯嗯嗯,不痛。”阿南摇头说道。

        林九英见此,拉住他的手臂抬起,而后将陈年糯米敷在了伤口上。

        “啊……”当陈年糯米和伤口接触的刹那,就见阿南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哧……”如同冷水浇注在烧红的钢筋上一样的声音响起。

        陈年糯米与伤口内的尸毒起了反应,大量的白烟冒了出来。

        “忍着点,你放心吧,敷了药就没事了。”林九英一把将想要站起来的阿南压了下去。

        “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被什么东西咬了。”林九英再一次的询问道。

        “没有,我和隔壁邻居的小孩玩——好了,好了,不用说了,你可以走了。”林九英一脸不耐的打断了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