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畅游诸天影视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九章舒服(求订阅)

第两百二十九章舒服(求订阅)

        “等我们成功的那一天,让那些婊子,贱人们好好看一看,狠狠的踩一踩他们的脸。”老王恨很的说道。

        “对,狠狠的踩他们的脸。”老潘咬牙切齿的说道。

        随即,李逸和老王乘坐电梯来到了负二楼的停车场。

        虽说车子归了老王的前妻,不过那是一辆七八十万的奥迪车,他还有一辆普通的小轿车,他前妻嫌弃,不要。

        十点准,李逸和老王准时出现法庭中,当然,李逸是在庭审观众席上,而老王则是以原告外加律师的身份在庭上。

        “老王,平常心,拿出你在庭审上的气势来,不要怂。”李逸拍了拍老王的肩膀,而后走上了观众席。

        “嗯。”老王深吸一口气,缓缓做到了原告的位置上。

        李逸看着被告席上,一个打扮的很华丽的妖娆少妇,看年纪,也就三十五六,看着让李逸有股冲动感。

        也是,如果不好看,就算儿子是那个大客户的,可一个跟了别人八年的女人,那个大客户会和她领证那就怪了。

        出乎意料的顺利,判决直接判定了老王胜诉,女方不仅要把房子,车子,还有那近百万的存款归还。

        还需要额外补偿老王的抚养费,精神损失费,加起来一共五十万。

        “老余,等会忙完了,晚上叫上老潘,豪天洗浴城走起,我请客。”老王大气的说道。

        “没问题,我晚上也把儿子叫上,吃大户。”李逸笑着说道。

        “哈哈,你这家伙,出去浪还把你儿子叫上,厉害。”老王一拍李逸的肩膀大笑着。

        “啧啧啧,老王啊,这么开心?就一套房子,一辆车,和那点钱?唉,小郎的亲生父亲对我们母子可好了。”

        “看见没,十克拉的钻戒,好几百呢,他还给小郎和我买了一套别墅,价值一个亿呢。”前妻伸出手臂,不断的看着那闪耀的钻戒。

        老王见着前妻到来,还一副这样的嘴里,顿时拳头紧紧的捂住,咬着牙,狠狠的盯着这娘们。

        李逸插嘴道:“哎,也不知道现在女的怎么想的,老王啊,你看啊,你娶了这娘们八年吧。”

        “十年。”老王嘴里蹦出两个字。

        “啊,对,是十年,也就是说,你艹了她十年,看她这身段,艹起来一定很舒服吧。”

        “你还打了她现任的儿子,打了十年,你可别说你没打你前儿子,到最后,她一毛钱没捞到,还赔了你五十万。”

        “在悄悄你这秃顶的发型,和这发福的身材,你说,是她亏了,还是你亏了。”李逸笑眯眯的说道。

        这一刻,老王紧握的手松开了,咬着的压也松开了,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起来。

        对啊,我又没亏,我一个油腻秃顶又走形的身材,艹了这个大美女十年,打了别人的儿子,还拿了五十万的赔偿,劳资亏什么?

        “你,哼,我可是给这家伙带了十年的绿帽子。”前妻不忿的说道。

        “我艹了你。”老王说道。

        “你...粗俗,我带着几百万的钻戒。”前妻指着老王说道。

        “我艹了你,你还给我咬过。”老王说道。

        “我开这上千万的跑车。”

        “我打过你的儿子,你现任的亲生儿子。”老王说道。

        “啊……老娘住着一亿的豪宅。”

        “你赔了我五十万,我还走过你的后门。”老王说道。

        这句话最为致命,前妻尖叫着抓着头发,没一会儿变成了一个疯婆娘,然后掩着面跑了。

        “哈哈,爽,真爽。”老王看着落荒而逃的前妻开心的大笑起来。

        ...

        接下来的日子里,玄天网游步入了正规,所有的程序员在玄天甲的带领下不辞辛劳的,没日没夜的在敲着代码。

        老王则是在公司这里忙前忙后,已然成为了玄天网游的副总,另外兼职法务部的boss。

        而李逸呢,也不敲代码了,每天锻炼锻炼,然后送余晨上下学,小日子过得挺舒坦。

        很快,半个月就这么过去了,唐韵要办画展了。

        这天因为是周末,学校双休,所以李逸将儿子送到了老潘家里,让老潘的父母照看一下。

        老潘的父母自然应允,不说他是自家儿子的上司,就是余晨能陪一陪他们的孙女那也是好的。

        巧的是两人都是同岁,并且还在一个学校,只是没有在一个班级而已。

        “没车真不方便,看来还是要买辆车。”那一千万,李逸全放进公司了,身上也就留了几万块的生活费。

        打了辆计程车向着画展而去,同时掏出电话给吕夫蒙拨了过去,都快自动挂断了,才被接通:“喂,吕夫蒙,你从非洲回来了没?”

        “没呢,我和唐韵还在非洲,可能还要一周的时间,那个,下次在聊,我这边忙着呢,挂了啊。”吕夫蒙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呵呵。”李逸轻轻笑了笑:“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

        魔都不愧是超一线大城市,白天都堵车,李逸在一段拥挤的道路上直接下车了,然后扫码了一辆小电驴导航向着画展驶去。

        上午十一点整,李逸准时出现在了画展门口。

        还没进去,就听见了吕夫蒙的声音:“马老对这幅画的评价非常的高,大家看,那种对生命奔放的自由涂抹。”

        “体现了艺术家对于生活的渴望,充满了期待,还有桃源般的梦境。”这时,吕夫蒙眼角一撇,看见了门口的余欢水,眉头一跳。

        “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大伙慢慢欣赏。”吕夫蒙向着一旁的名流赔罪一声,走向李逸。

        “你不是说你在非洲吗?”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吕夫蒙没有回答,拉着李逸走向二楼。

        “你们办画展,半个月前就在网上做宣传,你看我像傻子吗?”李逸说道。

        “你也看到了,下面的事,对我还有唐韵非常重要,今天不管你有多着急的事,等我把这事处理完了再说,好吧!”吕夫蒙好声好气的说道。

        两人到了二楼,吕夫蒙指着前面说道:“这而有好多好吃的,随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