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农门小王妃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谢谢老板

第八十章 谢谢老板

        阮明姿是个极有执行力的,她从蒋二小姐的马车上下来后,立马去了书肆。一是打算买本字帖,临摹一下,练练字。倒也不求能成什么书法大家,最起码以后写出的字能顺眼些;二来也是算着阮明妍到了开蒙的年纪,这里没有愿意教习女子的私塾,没办法送阮明妍去上学。可若是请先生来家里教学,眼下条件又不允许。她总不能让她妹妹当个睁眼瞎,自然是要找些幼童开蒙的书,自己勉强先教一下。

        古人开蒙多用三百千,也就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个不存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大兴竟然也有这几本书,阮明姿兴致勃勃的拿了起来,翻了翻,倒是与现代流传下来的那三本相差无几,再加上也没有旁的专门为幼童编纂开蒙的书,阮明姿便打算买下这三本作为阮明妍的开蒙教材。

        另外她还挑了本字帖,是前朝一位叫“临花夫人”的字,字迹秀婉隽永,娴雅极了,阮明姿一眼就喜欢上了。

        挑好了书跟字帖,阮明姿便抱在怀里往外走,打算去柜台结账。

        结果有人冒冒失失的从外头闯进来,她躲闪不及,撞了个正着,书都散落了一地。

        阮明姿肩头被撞得生疼,她揉了揉肩膀,还没等她说什么,结果对方恶人先告状的开了口责问:“你走路没长眼吗?”

        声若娇啼,带着股娇滴滴的责怪,听着很是有些傲慢无礼。

        大概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姑娘。

        阮明姿眼皮抬也不抬,蹲在地上捡着散落的书,语气平平的反问:“你急着去投胎吗?”

        “大胆!你竟敢这般说我?”那少女似是也没想到眼前这人会这般回她一句,她娇斥一句,尾音微微拖长。

        她打量着阮明姿的穿着,一边拿脚状似无意的踩在了阮明姿还没来得及拾起来的《三字经》上。

        那是只看着很精致的绣鞋。

        鞋面用了上好的缎面,光滑又鲜艳,绣花栩栩如生,还缀着一颗小米粒似的珍珠,熠熠生辉。

        然而这般好看的鞋,却狠狠的踩在了书上。

        那少女声音颇有些得意了:“你捡啊,你再捡啊?”

        阮明姿不动声色的直起身,看向那人。

        是个看着十三四岁上下的少女,生得很是娇妍。只是这会儿正微微抬着下巴,傲慢的对着阮明姿重重哼了一声。

        阮明姿心平气和的喊过旁边招呼客人的伙计,指了指少女绣鞋下的《三字经》:“她踩脏了,这本我不要了,你找她赔偿吧。”

        说着,便折返回去,打算再重新拿一本新的。

        根本没理会那少女半分。

        那少女瞪圆了一双凤眼。

        她身后的丫鬟气喘吁吁的追上来,见她家小姐已经跟人起了冲突,也是头疼得很。

        她家小姐自小是跟着祖父祖母长大的,老人疼孙女,隔辈亲,把她家小姐养得性子是跋扈无比。后来她们老爷也发现了这点,觉得不能再纵容女儿这么下去了,便把她从祖父祖母那接到了身边教养。

        只是她们老爷是走商,经常跑来跑去做生意,夫人又是继室,根本不好管教这位性子已经养得有些跋扈的小姐。

        真真是苦了她这个贴身丫鬟了。

        平日也就罢了,今儿来书局买书都能跟人起了冲突,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丫鬟心底焦虑的直叹气。

        阮明姿并不知道这些,她这会儿已经重新拿了一本《三字经》,抱在怀里往外走。

        方才那撞了她的跋扈少女燕黛君狠狠瞪了她一眼,同那伙计不耐道:“……凭什么我要买下这本《三字经》?又不是我把它扔到地上的,它挡了我的路,出现在了我的脚下,难道还要怪我?你合该去找那个把它扔在地上的人。”

        说着,一边还拿眼风去剐正重新拿了书,往外走的阮明姿。

        伙计遇到这般蛮不讲理的客人也是有些头大,再看看这客人衣着打扮都彰显着富贵,着实也不好处理。

        可这事他看得分明,确实是这位客人故意踩到了书上,人家另外一位小姑娘才决定不要的。

        总不能去逼人家小姑娘买下这本被人恶意踩脏的书吧?

        伙计一脸的为难。

        “算了,看她那副穷酸样,浑身上下没有一件能拿得出手的首饰,就连衣裳也是旧的,肯定买不起,羞死个人了。”燕黛君轻蔑的翻了个白眼,“姑娘我跟那些穷鬼不一样,这书一会儿记在我账上吧。”

        见跋扈的客人这般说,伙计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谢谢小姐!”

        燕黛君有些得意的瞥了阮明姿一眼,却发现她不曾往这边看半分,正把书放在柜台上,准备着结账。

        燕黛君被人无视的这般彻底,火气蹭蹭蹭的蹿了上来。

        “小姐,小姐,”丫鬟赶忙在一旁小声提醒,“您不是要来买字帖的吗?窦公子给您推荐的那本字帖……”

        “对!”燕黛君如梦初醒,不满的嘟囔,“差点被贱婢害得忘了正事。”

        她娇蛮的喊住那伙计,“去把你们店里临花夫人的字帖都给我拿来!”

        伙计哪里敢得罪这么一个主,赶忙去找了,结果不多时就面带尴尬的回来了:“这位客人,已经都卖没了……”

        临花夫人的字帖因着是适宜闺中女子练字的,原本进货就少。

        燕黛君娇妍的脸上顿时浮上几分躁怒:“怎么会卖没的?!你们这么大一个书肆,怎么连本字帖都没有!”

        “是真的卖没了,小的骗您也没好处啊。”伙计硬着头皮推荐,“要不您看看小楼夫人的字帖,也很适宜女子练字。”

        “我就要临花夫人的字帖!”少女怒道,声音尖锐的拔高,伙计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而此时,在柜台前头负责算钱的掌柜摇了摇头,把结好账的几本书递给阮明姿:“姑娘也是运道好,这大概是小店最后一本临花夫人的字帖了。”

        掌柜的声音不大,但那燕黛君敏锐的听到了“临花夫人”四个字,她大步流星的上前,就要去夺阮明姿手里的书:“给我看看!”

        真的是太蛮横跋扈了。

        这样的人,能好好的活到现在真是老天厚爱啊。

        阮明姿心下一边感慨,一边坚定不移的把书往旁拿开:“不给。”

        燕黛君眼尖的发现,最顶上那书的封面上,露出“临花”两个字来。

        果然是临花夫人的字帖!

        燕黛君眼睛倏地一亮,继而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你开个价吧!”

        阮明姿就喜欢这种上来甩支票的。

        她从善如流的开价:“特惠一百两,谢谢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