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明天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长远之计

第一百一十九章 长远之计

        第一百一十九章            长远之计

        “起来说话。”太皇太后终于松口了,等朱祁镇起身之后,说道:“你给我说说,你所谓的长远之计?”

        朱祁镇说道:“娘娘也知道,我家以藩王入主大统,从太宗皇帝到现在,无不秉行削藩之策。”

        太皇太后说道:“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想削?”

        朱祁镇说道:“不是朕不念亲亲之情,而是宗室繁衍日多,朝廷恐怕终究有一天会支撑不住的。”

        “孙儿也不想让太祖子孙当猪养。总是要想一个办法,虽然孙儿而今还没有想出一个办法,但是不管怎么做,总不能让对国家有用的人吃亏。”

        “不管是谁,只要能镇守麓川。使得缅甸不再扰边。都是大功一件,朝廷有那么多时降时叛的土司,麓川一地,思氏可以聚集大军三十万,以人口而论,足够我大明一下府,又令各路土司隶属之。”

        “如果能南并缅甸,也是一大国。”

        “岂不比在家中枯坐强多了。”

        “且花无百日红,他日我大明有一个万一,也能由他延续国祚。”

        “如果不是二弟还小,没有历练,不能独挡一面,孙儿才不想给襄王叔的。”

        “呸。”太皇太后说道:“你说什么胡话的?这是你做皇帝该说的话。”

        朱祁镇说道:“是孙儿说错话了。”

        太皇太后此刻不再怀疑朱祁镇的用心,倒不是太皇太后多相信朱祁镇,他最少相信朱祁镇没有故意将襄王至于死地的想法。

        太皇太后一时间陷入沉思之中。心中暗暗权衡这一件事情对襄王好还是不好。

        太皇太后战略目光很敏锐。

        她从北京到麓川的距离上,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大明中枢对麓川一带的鞭长莫及。正因为距离这么远,襄王到了麓川之后,只要忠于朝廷,朝廷对襄王的支持也就是源源不断的。

        襄王坐拥天南大国的可能性并非没有的。

        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更希望的是孩子们能够平平安安,而不是建功立业。滇南是什么情况,太皇太后早有耳闻,他恐怕襄王连长沙的气候都适应不了,要来北方修养。

        去了麓川,不适应当地气候会怎么样?

        种种想法,让太皇太后不能下定决心。

        但是就在太皇太后下不定决心的时候,襄阳襄王府之中,襄王已经接到了京师的飞鸽传书了。

        襄王看了手中的纸条,脸上一时间百感莫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让大总管来一趟。”不一会儿,襄王府大总管来了。

        这个大总管虽然是一个太监,但是从气度上一点也看不出伺候人的样子,手中捏着一念珠,说道:“王爷,你叫我。”

        襄王将手中的书信给了这大总管,说道:“看看。”

        大总管看完之后,微微一笑,说道:“这其实是太祖旧策,就如同太祖在封塞王一般。用好了,自然是好,但是用不好了,就是太阿倒持,又是一个靖难局面。”

        襄王说道:“那你觉得,我这侄儿用的好还是不好?”

        这大总管叹息一声,说道:“恰当好处。朝廷对云南实在是鞭长莫及,封一王与麓川,恐怕麓川之地,号称三十万,但是能养上数万精兵都不够,从云南到江南,到处是天险,只需卡住一处,就等朝廷数路而来,一举歼灭。”

        “而且从麓川南下攻缅甸,反而是高屋建瓴之势。缅甸方圆数千里,以足以王殿下。到时候王爷有了缅甸基业之后,会再想回过靖难吗?”

        襄王叹息一声,说道:“思家父子,都是鼠目寸光之辈,如果让我有甲兵三十万,决计不会来冒犯大明,横扫缅甸各土司其不善。”

        大总管说道:“看来,王爷是心动了。”

        襄王说道:“怎么,你作为姚师的弟子,不心动吗?还是你被斩去烦恼根之后,真的决心在我府上当大总管了。”

        大总管说道:“阿弥陀佛。不过,其中凶险,王爷可想好了?我亡命之徒,却是不怕的。就怕王爷?”

        大总管乃是姚广孝的弟子。

        而且是亲传弟子之一,参与了汉王谋反,见汉王不足为谋,就投向了襄王。

        他与姚广孝其实是一路货色,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物。

        就看他在汉王败亡之后,不投宣宗,反而投襄王就看得出来。他对什么天下根本没有什么想法,唯一的想法就是在乱世之中一展谋略。

        只是大明传承五代之久,百姓附从,民心安定,虽然各地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总体来说,可以称之一句太平。

        他自然是找不到机会。只能在襄王府上蹉跎下来。

        襄王咬着牙说道:“孤受够了,困在这一座城池之中,简直生不如死。襄阳城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安居乐业之地,但是对孤王来说,不过是一个大一点的监狱而已。”

        “我宁死也不愿意这样过下去了。”

        “不就是麓川吗??”

        大总管说道:“如此一来,王爷就要立即开始行动,向朝廷上书,给太皇太后写信,将这一件事情给坐实。”“最好能让王爷从征。”

        “不是贫僧说王爷不是,而是王爷坐镇过中枢,但毕竟没有亲临战阵,如果真封到麓川之后,这样的战事,今后就是家常便饭了。”

        “王爷从大军征麓川,也积累一些经验。”

        襄王沉吟一会儿,说道:“小皇帝会答应吗?”

        大总管说道:“这一件事情,本就是他提出,他自然会了。”

        “好。”襄王说道:“孤这就去写信。”

        襄王忙活了整整一夜,写了一封奏折,然后又写了一封私信,是给太皇太后的。求得太皇太后的支持。

        太皇太后毕竟是太皇太后,只有在手指缝中露出一点东西,就足够襄王在麓川吃饱了。

        这个时候不求太皇太后,什么时候求?

        天下明眼人都知道,太皇太后其实没有多少日子了。

        只是襄王的奏疏还没有到京师。

        却有云南的八百里加急先到了京师。还有锦衣卫从瓦刺得到的消息。

        一时间两处消息,几乎是前后脚到达了。

        朱祁镇先看到的是麓川请求朝贡的事情。

        朱祁镇一看,心中顿时一宽,援军到云南还有一段时间。而今在云南,麓川固然不敢进攻明军,明军也不敢进攻麓川。

        不过,麓川似乎有进攻的能力,而明军的进攻能力却有些缺乏。

        所以,麓川自己想求和。朱祁镇自然愿意让他们自己浪费时间,立即朱批一个准。

        而今朱祁镇已经开始将王振撇下,自己批阅奏折。王振只剩下整理文书的权力了。

        至于沐昂求的十二万援军,兵部已经准备了十五万,除却孟瑛本部万余人之外,其余都是南军。

        这也是考虑到,孟瑛作为主将,身边没有一点嫡系人马,恐怕连这十五万人马都镇压不下来。

        故而特别批准的。

        而今的京营还不至于差这一两万人吗。

        随即朱祁镇给沐昂一封亲笔信,让他以守为住,在大军到来之前,不可再丧师。随即历数沐家功绩,鼓励他不负先人。只要守到大军到达,就是大功一件。

        朱祁镇估计这一件事情,并不难做到。

        朱祁镇处理完这一件事情之后,翻开锦衣卫的密报,顿时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说道:“脱欢死了?”

        终于朱祁镇明白,为什么土木堡之变,是在正统十四年,而不是他当初预料的正统五年六年左右。

        因为土木堡之变的瓦刺首领叫也先。就是今年上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