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农女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 - 363章 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363章 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宏公子一开始看到沈凯也在店里,看他长得人高马大的,还以为她是宁珞的帮手,心里还有些担心。看到沈凯自己自动n遁,这下他放心了,于是他连忙让人放行。

        沈凯也顾不得失面子还是丢面子的,赶紧麻溜的跑了。

        “看来宁小姐是敞亮人啊,既然你如此利索,那咱们今儿个就把账算一算吧。”说完,他便道:“给我砸!”

        外间就是几个桌椅,没啥砸的,唯一值钱的东西都在后面宁珞站着的地方,炉子铁桶,里面还炖着麻辣香汤。

        只见宁珞拿着舀子,直接舀了滚汤的烫水,对着他们道:“我看谁敢动,再动我就将这个往谁身上浇。

        “胖子,你赶紧带着你的人走,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我宁珞恩怨分明,但你若是想要牵扯进来我也不怕,大不了鱼死网破。

        说完,她左手拿滚烫的热汤,右手将匕首狠狠的插在她面前的桌子上,那准头没得说,只听到桌上上发出蹭的一声脆响,随即宁珞将袖子撸了起来,准备冲过去。

        这胖子估计也是宏公子花钱请的人,关系并不牢固,哪怕是被打了,被扇了耳光,也没人敢和这滚烫的油汤过意不去。而且这东西不长眼睛,往你身上泼是跑不掉的。

        “对,对不住了,宏公子这小娘子太厉害了,我我们先走了。”

        “喂,我加你们双份的钱。”

        然而他再怎么说都留不住人了,宁珞却在胖子那群人跑的时候,将热汤直接往宏公子身上浇了过去。

        “哇,妈呀,救命啊!”宏公子看到宁珞怒目圆瞪红着眼睛,将热汤往自己身上倒,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眼见避之不及,顺手抄起地上的板凳往脸上挡了一下,还是有部分热汤直接烫到他的胳膊了。于是他连蹦带跳,加上连滚带爬往门外滚。

        “小满子,将人给我拦住了。”宁珞一声怒吼,早就准备着的小满子,一个老鹰扑兔,上前就将宏公子的脖子给掐住了。

        一会后,宏公子身上带着伤,在宁珞的串串门口亲自叫喊。逢人便准备拉人入店,宁珞说了,他没有拉满十个人,今日就别回去了。

        只见他脸上带着彩,身上带着伤,喉咙都喊哑。

        别说这人还真有几分运气,真的叫满了十个客人进来吃东西,不过这些客人多数都是来看宏公子的热闹的。

        而且宁珞赤手空拳将胖子那几个地痞流氓轰走,又教训了宏公子,真是太过瘾了。围观的人不少,而宁珞的“英雄事迹”也被人口口相传。

        却没想到,竟然将一个大人物也给吸引了过来。

        此人便是宁珞上次觉得有些惋惜,没来得及惜别的白俊。        当然和白俊一起来的,还有白海棠。可惜他们来晚了一步,不然准能看到那场大戏。

        白俊今日一身白玉锦袍,脚踩万两一双的羊皮软靴,嘴角含笑,走路时身上仿佛带着光辉,晃得人眼睛睁不开。

        “小珞珞,我可算是找到你了,听说你今日开张,我特意让姐姐带我来给你祝贺的。”说完,他一声令下,好家伙,全是礼物,都是那种顶贵顶贵,只有在京城才能看到的东西。

        珍珠玛瑙都有好几串,其他的金器更是不用说,绫罗绸缎亮的让人晃不开眼。

        从未见过这些贵重东西的小满子看得眼睛都直了,轻轻的拉着宁珞的衣袖小声问道:“师父,你认识他吗?这个人是不是这里不好。”

        “打住,他是我朋友。”宁珞知道白俊出身不凡,却不想竟然如此有钱。也是哦,竟然坐的是金丝楠木的名贵马车,这辆马车不是上次白海棠的那辆,这次上面还镶满了金边,轿子四周还有些点缀,总之十分十分的华丽。

        估计宁珞这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来打造这样的一辆马车。

        宁珞除了惊讶,就是惊叹,以前只知道那书上写着白玉为床,金做马,现在她看到金子做框,翡翠满眼。

        看到两名俊俏的小厮将那礼物往她这杂乱不堪,刚刚经过一场大战的摊子里放,宁珞怕脏了他的东西,连忙制止了。“慢着,都拿出去全部拿出去。”

        那两人顿时站住了,没说拿回去,也没有继续放,站在那里等命令。

        “放,继续放,怎么不放了。”那两人才将礼物选了一处干净的地方,一层层的堆了起来。

        “白公子,你这样会让我很为难的。”宁珞也不知道那里得罪这公子,你整人也不能这样整啊。

        白俊却觉得宁珞对自己有误会,连忙出声解释着:“小珞珞,你怎么了,该不会是你在生我的气,怪我不告而别吧。不过这次我可是领了皇命,特意在这里长住的,所以我觉得既然我准备娶你,就得先送上我的诚意,这些只是一些小礼物,我的聘礼在后面,不日便会送到你家里。”

        “白公子我想你大概误会了,我和你不过见了几次面,你这些礼物我不能受,至于你说的其他,我更是不能答应的,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小珞珞你是不是怕我以后娶了你,会对你不好,你放心,我们成亲后,一切都听你的。当然除了我要做的那件事情除外,家里都是你说了算。至于你担心你的家人之类的,全部都接到京城去便可。要是你们不愿意走,我们就在这里居住,偶尔回去探亲一次便可。”

        宁珞没想到这个人做事,想不出是一出,他不但将两人婚后要做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甚至还想到了她的家人,不像是心血来潮之说。可是他也太过热情和莽撞了,宁珞不由十分的伤脑筋,忙拉着白海棠求救。“白小姐,他怎么回事啊?该不会又得了什么臆想症吧,这次我可以没有办法救他。”

        白海棠看了白俊一眼,似乎也有几分无奈,便道:“我去和他说两句,你先等着我。”两人见面似乎说了几句话,白俊竟然还偷空朝宁珞笑了笑。那一笑真的是颠倒众生。等白海棠返回时,便见有下人给他搬来,铺上软垫的凳子,让他好生坐着。

        只见他身边那两名小厮动作干净利索,做事十分麻利,十分井然有序。看那神色和穿着,衣服料子都是很昂贵的,宁珞估计他们不是一般的下人。

        白面白须,怎么看都像是那个宫里的太监之类的。一个年级稍长一些,另外一个长得分外俊俏,二十不到的样子。

        宁珞挺会看人的面色的,这两名小厮对白俊没有大多的敬畏之心,倒像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而上次她看到的那两名哑奴夫妻,她也没有看到两人露面。照理说,他们是白俊的身边贴身之人,应该形影不离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