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一生浪漫遇见在线阅读 - 第 五章 白色钢琴 优美旋律

第 五章 白色钢琴 优美旋律

        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六上午,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温馨的味道,阳光散落在果果的脸颊上,显得果果是那样俏皮那样开心,果果愉悦地带着相机去学校的大礼堂,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一架白色三角钢琴立在红色的舞台之上,显得整个舞台是那样的耀眼夺目。果果以前来大礼堂,可从来都没看见过有钢琴。果果是被赵子杨邀请过来照相的,可是她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她很奇怪。但是很快她被那架白色的钢琴吸引了,这架钢琴看起来高贵典雅,她轻轻走到钢琴前,仔细一看还是海伦牌的,一定价值不菲,将相机轻轻放在一旁,然后坐在又软又舒适的琴凳上,用她那白皙的手指去触摸琴键,虽然许久都没有弹过钢琴了,手指也似乎变得有些坚硬,但是一些曲子的优美旋律依然清晰地浮现在果果的脑海中,果果试着寻找弹琴的感觉,她很快找到了感觉。



        童年承载了很多美好的回忆,让果果情不自禁地弹起了《童年的回忆》,她的童年是天真浪漫美好甜蜜的,至今让她记忆犹新的画面也自然地浮现果果的脑海中。



        《梦中的婚礼》曾是果果最拿手的曲子,这首曲子已经深深铭刻在果果的脑海里,怎么也忘不了的,当悠扬的琴声柔泻而出,果果心中一阵惊喜,她很快地自我陶醉地弹着钢琴,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个人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她,在聆听着她的琴声。



        梦幻般的旋律像一条多情的浪漫之河流入他心田,让他也完全陶醉在浪漫的童话中。



        他没想到果果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活泼好动,伶牙俐齿的,弹起钢琴来却是如此安静投入,虽然刚开始几遍断断续续的,但后来弹得越来越流畅越来越好听,竟然能弹得如此优美舒缓。



        果果弹了一遍又一遍,仍然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她很奇怪,明明是赵子杨昨天告诉她,让她来这里拍照,好像学生会要举行什么活动。



        果果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仿佛这架钢琴为她而准备的,她其实早就想弹钢琴,只是她一直没有寻到钢琴,虽然她们学校音乐系有钢琴,但是她不好意思去那边练琴,毕竟自己只是一个钢琴业余爱好者,更何况钢琴系的学生们每天也都要勤练钢琴的。



        她那天听到钢琴系那边传来悠扬四溢的琴声,她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想要弹钢琴的激情,可是她们汉语言系的音乐教室没有钢琴,甚至连一件像样的乐器都没有,她心中难免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她把这种失落的心情无意中告诉赵子杨,而赵子杨却将她的话牢牢放在了心上。



        于是他想给果果一个惊喜,让她以后每个双休日想弹琴的时候,都可以来这里,只要这里不举行活动。而他会在她身后,默默地当她的聆听者。



        当果果弹完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她听到悠扬婉转的笛声从她身后传来,她回头一望,赵子杨正吹着笛子向她慢慢走过来,她惊讶极了。



        没想到赵子杨竟然会吹《梁祝》,而且吹得悠扬悦耳。



        “子扬,谢谢你,你吹得笛子真好听!”果果很欣赏地向赵子杨伸出了大拇指。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装满惊喜和惊讶,果果知道赵子杨今天让她过来拍照,并非是真的让她来拍照,而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她没想到赵子杨还这么懂得女孩子的心思,而且还这么有浪漫情调。果果望望眼前这个阳光帅气的师哥,他真的不仅仅英俊帅气,而且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有时像水晶一样清澈明亮,有时又像迷雾一样充满了多情浪漫,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据说他还才华横溢,尤其是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你弹得钢琴更好听,我真没想到你弹琴的时候是如此专注投入,琴声悠扬四溢。”赵子杨眼角流出满意开心的微笑。



        “其实我好久都没有弹钢琴了,现在弹得比以前差多了。”果果笑笑说道,其实她说的还真是实话。可是赵子杨听着觉得已经非常好听了。



        “你以后可以常来练练,这样你弹的曲子就会更加好听的。”赵子杨微笑着鼓励道。



        “真的可以吗?”果果觉得简直像做梦一样。



        “当然是真的了。”赵子杨望着可爱的果果,很坚定地点点头说。



        果果兴奋得想要跳起来。



        赵子杨望着果果那一脸灿烂的笑容,就知道果果一定非常喜欢弹钢琴,喜欢音乐。



        “子扬,我以前怎么没有看见过这架钢琴,是学校这次特地买的吗?”果果好奇地问。



        “不是学校买的,而是有个人捐赠的,据说他在海外,委托这边的琴行送过来的。”



        “那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我也不清楚,好像这个人认识这里一个人,原本打算亲自过来,只是中途出了点事故,就没有过来。”



        “哦,原来这样。”



        正好学校将要在下个月举行一场盛大的元旦文艺晚会,只要你有很好的才艺,都可以报名参加。他希望果果能报名参加。



        “果果,我们学校将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元旦文艺晚会,你愿意报名参加吗?”赵子杨凝视着果果,微笑着问道。



        “当然愿意了,只不过我好久没有练琴了,感觉生疏了很多,而且曲子弹得也不熟练不到位。”果果虽然很想报名参加,但是还是有点不自信。



        “果果,你就放心报名参加吧,我觉得你已经弹得够好听了,你再练习练习,一定弹得超好听的。”赵子杨鼓励着信心不足的果果。



        果果开心地点点头说:“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谢谢你的欣赏,我准备以后有时间就过来练琴。”



        果果对赵子杨非常感激地笑了笑,然后又去弹琴了。



        果果这时又弹起《梁祝》,这也是一首她特别熟悉的曲子,只是她一当弹起这首曲子就情不自禁地想起叶不凡,她和他曾一起合奏过,叶不凡拉小提琴的样子又会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尽管她一再告诫自己不要想的太多,但是她还是情不自禁地伤感起来,因为这首曲子承载了她太多过去美好的回忆,一旦美好彻底失去,那么就会变成伤感。所以她练这首曲子更显得格外伤感,曲调风格也非常伤感。



        果果这一练琴竟然不知不觉地过去了2个多小时,赵子杨觉得这时果果变得好伤感,跟平时她那活泼开朗的性格截然相反,或许是因为果果弹曲子比较专注,投入很多的感情,他觉得她真的是很有音乐天赋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她当初没有选择音乐这条路。



        “子扬,我们走吧,我已经练了太长时间的钢琴,感觉有点累了。”果果有点伤感,虽然她已经在努力地控制自己,可是伤感的眼神还是逃不过赵子扬的眼睛。



        “好吧,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等会儿,我们食堂见。”赵子杨觉得果果伤感的眼神中有着一丝疲惫。



        果果和赵子杨走出大礼堂,迎着金色的阳光,伸伸胳膊,伸伸腿,让自己在阳光的沐浴下放松心情。



        果果带着相机一回到寝室,甜甜就问:“果果,赵子杨今天让你给什么人拍照片。”



        “今天一张也没有拍。”



        “哦,那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害得我一个人在寝室孤零零没有人陪。”甜甜奇怪地问。



        “我今天在大礼堂看见一架好漂亮高雅的白色三角钢琴,当时我好惊讶激动,于是我坐下来,练了两个小时的钢琴。”果果激动地说。



        “你竟然现在对弹钢琴这么感兴趣,而且一练就是两个小时,真是佩服!”



        这时静雅也从图书馆回来了,听果果说学校大礼堂有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也非常惊讶,当然更多是为果果感到高兴,果果那段时间就曾跟她说过,她想弹钢琴,可是她们系音乐室里又没有钢琴,家里虽然有钢琴,但又不能随身携带。



        “果果,下次你去练琴的时候,带我一道,我也想见识一下钢琴,正好我可以在台下当你听众,好好欣赏一下你弹的钢琴曲。以前只是在电视里看见过,还没有看过真的钢琴,更没有面对面听人弹过钢琴曲。”静雅非常想要看到那架白色钢琴,对于她来说,钢琴就像神秘的面纱。



        “当然可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果果一听静雅要同她一道去,自然是高兴。



        “对了,静雅,我听赵子杨说,学校下个月要举行盛大的元旦晚会,你愿意报名参加吗?”果果觉得静雅会吹葫芦丝,也可以报名参加。



        “哦,我怕我一上台就紧张,怎么办?更何况我现在都没有怎么真正练习过一首曲子。”静雅显然对自己上台演奏还是有点自信不足。



        “静雅,你一定行的,你只要好好再练练。”果果鼓励着静雅,用充满期待的眼神。



        “嗯,我试试。”静雅一边微笑着说,一边从自己的箱子里拿出葫芦丝。



        静雅拿着葫芦丝,静静地望着系在葫芦丝顶端的红色同心结,然后用手轻轻摸了又摸,她好久都没有吹过葫芦丝。每当她看到葫芦丝就有一种特别情感,她非常珍爱这支虽然已经历经岁月的磨练而显得有些古老的葫芦丝。



        静雅因为许久没有吹,也有些忘谱,所以她拿出葫芦丝曲谱,练习起来,



        静雅吹起了她最熟悉的一首曲子《湖边的孔雀》,尽管吹得还算好听,但她非常不满意,于是她认真练习了一遍又一遍,葫芦丝音色朦胧细腻,再加上静雅吹得越来越悠扬柔美,充满了诗情画意,果果听得都入迷了,如同进入一种梦幻的境界。



        “静雅,你吹的曲子太好听了。”果果对静雅竖起了大拇指。



        静雅还跳起了舞,唱起了歌,这大大出乎果果的意料,真没想到一向看起来特别斯文的静雅跳起舞,唱起歌,竟然是如此活泼朝气。静雅脸上挂满阳光灿烂般笑容,深深感染了大家。



        静雅觉得自己一个人在舞台上吹葫芦丝太单调了,她邀请果果为她伴舞。如果果果会唱就更好了,但是果果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跳过这种傣族舞,她就直接跟静雅说:“我不会跳舞,怎么给你伴舞,唱歌,我听听练练也许还行。”



        “果果,这么聪明,跳舞,我一教你,你肯定就会的。”静雅极力游说鼓励果果学跳傣族舞。



        果果终于答应了静雅,很快,她也对跳傣族舞竟然感兴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