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陈氏

第六十二章:陈氏

        因为有阿龙在,黎晚姝回到候府已经很晚了,本以为倒头就可以睡,谁知还有人特意守着她回来呢!

        “二小姐,夫人让你过去一趟!”李嬷嬷用眼睛斜着黎晚姝,心里恨得牙痒痒。

        “夫人这么晚还未睡?”黎晚姝微微诧异,笑道:“真是难为夫人了。”

        顾氏为了逮她,还真是劳心劳累啊!

        一进屋,就算光线暗,黎晚姝都能捕捉到顾氏眼中的那抹冷笑。

        “见过夫人!”黎晚姝福了福身子。

        “啪……”顾氏一啪桌子,发出响声,接着凌厉道:“你这么晚回来,眼里还有候府,有我这个母亲吗?”

        不等黎晚姝接话,怒气讽刺:“你一个女子在外抛头露面也就罢了,还这个时辰回来,深更半夜让人传出去,别人怎么看,你不要脸,候府其他人还要脸呢!简直伤风败俗。”

        “夫人,你这话可严重了,我这回来的也不算晚,何况药铺里有病人,我总得安排好才能回来吧!怎么就伤风败俗了,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做伤风败俗的事了,我还未出格,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黎晚姝不咸不淡,说出的语气却透着冷意。

        “你……”顾氏没想到黎晚姝会反驳她,还如此伶牙俐齿,当场气的脑门发晕。

        “夫人,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既然如此,以后若是再有类似情况,我就不回来了,在药铺歇息即可,就不劳烦夫人牵肠挂肚了。”黎晚姝一笑,福了福身子离去。

        直到黎晚姝没影了,顾氏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惊呼:“反了,简直反了天了!”

        “啪啦……”

        一阵砸东西的声音。

        “小姐……”青芝有些忐忑,小姐这样她真是又高兴又害怕。

        “没事,我心里有数!”黎晚姝勾了勾唇角。

        黎晚姝刚睡下,眼睛还没闭,就听到一阵嚎叫的声音,细听,发现是孩子的声音,急忙穿好衣服,人还出去,青芝就进来了。

        “小姐,是容哥儿,哭着说找你有事情!”

        “黎子容?”黎晚姝一愣,她差点把这个弟弟给忘了。

        “二姐姐!”黎子容见到黎晚姝,除了激动,眼里的泪花再也止不住,扑闪扑闪下来,抽泣道:“二姐姐…救命,求二…姐姐救命!”

        黎晚姝一愣,急忙到黎子容跟前,拉着他的手说:“你怎么了?谁要你的命?”

        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冷意,以为是顾氏要提前下手了。

        “不是…不是我!”黎子容抽抽搭搭:“是姨娘,姨娘病了,病了好些日子,我找不到大夫!”

        黎子容年纪尚小,却也知道生病会死人的。

        “你姨娘?”黎晚姝一惊,来不及细想,让青芝带上药箱,急急让黎子容带路。

        到了陈氏的院子,黎晚姝微微诧异,就算天黑看不大清,她都能感觉到陈氏的院子很破旧,连她的院子都不如,进到屋里,更是一贫如洗,估计丫鬟的屋子都没这么干净。

        “姨娘……”黎子容一进去,就扑到陈氏床边,因为陈氏背对躺着,黎晚姝也没看清人样。

        “容哥儿乖……”陈氏似乎病的很重,发出细微脆弱的声音。

        “姨娘,我找来二姐姐了,她会看病,姨娘很快就会好的!”黎子容大眼睛扑闪着亮意,仿佛她姨娘马上就好了。

        听完黎子容的话,陈氏终于有了反应,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转过身子,看到黎晚姝,眼里闪过陌生,挣扎着要起来。

        屋里闪烁着微弱的烛光。

        黎晚姝过去按住陈氏,柔声:“不舒服,就好好躺着。”

        陈氏一愣,看到黎晚姝的手摸着她的脉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

        “二小姐,我……”陈氏反应过来,显得有些无措,更多的是小心翼翼。

        在这府里,她连个丫鬟都不敢得罪,更别说是个小姐了。

        黎晚姝不语,眼睛细细打量着陈氏,陈氏面黄肌瘦,瘦的皮包骨,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穿着里衣,没有一丝精神头,估计街上的乞丐都比她有精神。

        怪不得黎子容前世死了,她没多久就跟着去了,就这副样子,估计别人一巴掌就能拍死。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保护在乎的人?

        黎晚姝给陈氏把了一会儿脉,才抽回手,对着黎子容说:“容哥儿不用担心,你姨娘只是染了风寒,很快就会好的。”

        陈氏身体没什么问题,主要是长期营养不足,抵抗力太差,一场小小的风寒,要了她的命也不足为奇!

        有时,生命就是这么脆弱。

        “真的?”黎子容一喜,激动的望着黎晚姝:“二姐姐好厉害。”

        说完又垂下脑袋,声若如蚊:“可是我没有钱抓药。”

        夫人也肯定不会给他银子的,姨娘对他说过,他们的例钱很久都没有送来了。

        陈氏闻言,眼皮动了动,不安的看了一眼黎晚姝,无力动了动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黎晚姝摸了摸黎子容的头,看到黎子容这样,不由想起小时庄子的她,那时她虽然落魄,也好过现在的黎子容。

        “无碍,等等二姐姐就让青芝姐姐把药送过来,还有……”黎晚姝看了一眼陈氏:“例钱明日也会送过来。”

        黎子容瞪大眼睛,似乎在确定黎晚姝的话是真是假!

        “有些东西是要争取的,争取来了还要学会保护,一味的软弱,最终只会把自己逼的走投无路,何况软弱,是最解决不了问题的,说不定到最后,都是一把黄土,容哥儿你说对吗?”

        黎子容瞪大眼睛看着黎晚姝,一副吓傻的样子。

        黎晚姝笑了笑,看向陈氏:“好了,你好好休息吧!”

        陈氏僵住,一双无神的眼睛死死盯着黎晚姝,嘴唇轻轻颤抖,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直到黎晚姝走了,都没有回过神,把目光移向黎子容,好似明白了什么,心里被恐惧淹没。

        她没有想到,一个闺阁女子,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黎晚姝的事,她多少听过一点,只是,能说出这样的话,会是一个乡野女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