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圣旨到

第五十五章:圣旨到

        “到底是怎么回事?”黎晚姝看着小哑巴,不是天生就说明能治。

        小哑巴眼睛看着黎晚姝亮晶晶的,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他是怎么哑的。

        “唉……”小哑巴奶奶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一家人本是南边人,那一年家里了水灾,特别厉害,房屋树木,庄家都被洪水冲走,小哑的父母也是在那场大水中冲走的,那时小哑才刚满一岁,才刚会叫爹爹娘亲,那时我们一家人虽贫穷,但也温饱不难,一家人和乐融融,那场水灾死了好多人,村子都被洪水毁了,我们祖孙俩为了活命,只得背井离乡,一路乞讨,来到这里,都说京都富裕,我们也想讨口饭吃,开始的时候,我还能砍柴,给人洗衣服,换一些银钱,后来我身体不好了,小哑也长大了,就自己出去行乞,养活我这个半死的婆子,因为他不会说话,那个活计也不要他,只能乞讨……”

        小哑巴的奶奶说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一张沧桑的脸满是悲凉。

        黎晚姝很同情,在这个乱世,就算没有战争,依旧有天灾,依旧有很多克服不了的困难。

        轻声:“那小哑究竟是怎么哑的?”

        小哑巴的奶奶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说:“是有一次行乞时,遇到一只大狗,那只大狗为了抢我手里的包子,十分凶煞,小哑为了护包子,被大狗…吓坏了,小哑…从那以后,就不会说话了……”

        说完垂下头抹眼泪。

        黎晚姝久久没有说话,她甚至能想象到当时的情景,她知道小哑巴的奶奶没有说完,如果真的是大狗要抢食,给它便是,准确的说,是人和狗抢食吧!

        谁能想象到,一个小孩和一条大狗抢食的画面,那该是多么的残忍啊!

        黎晚姝给小哑把了把脉,心里有了主意,抬眸:“应该可以治的,这事急不来,需要慢慢来,也需要一个契机。”

        这也许就是个心病而已。

        小哑巴的奶奶听了大喜,激动的语无伦次,说:“能…能治就好…多久都没关系,只要有希望就好!”

        小哑巴也激动的看着黎晚姝,眼里的感激无法言语。

        “嗯,奶奶你且安心养病,等您好了再说!”黎晚姝笑着起身,小哑巴识字,人也机灵,给她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好…好…好…”老妇人激动的站起来,黎晚姝称呼她一声奶奶,反让她受宠若惊了。

        在她眼里,人是贵贱之分的,而她和小哑就是最低贱的人,怎能当的起黎晚姝“奶奶”。

        小哑巴坚持把黎晚姝送到巷子口,一直目送黎晚姝身影不见,才转身回去。

        黎晚姝回到府里,看到她屋子坐着一个人,正是黎茹冰,眸子划过一丝冰冷,很快掩饰。

        “二妹回来了啊!”黎茹冰还是那副好姐姐的样子,好像昨晚她和顾氏什么事都没有生过似的。

        “大姐有什么事吗?”黎晚姝不咸不淡的问。

        黎茹冰现在装的越好,以后撕下伪装那刻,黎茹冰就越痛不欲生。

        “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二妹,昨晚的事是个误会,二妹不要多想!”黎茹冰始终不想和黎晚姝撕破脸,这是她一贯的伪装,显得她高贵优雅。

        “我没有多想啊!难道大姐多想了?”黎晚姝淡淡的吐出,让人猜不到真假。

        “啊…没有…没有……二妹能这样想最好了!”黎茹冰愣了愣说,感觉黎晚姝有时说话她真的招架不住。

        “嗯!”黎晚姝实在不想和黎茹冰废话,装的不累吗?

        黎茹冰又干聊了几句,见黎晚姝爱理不理,心里不由一恼,忍着没有作,才讪讪起身:“既然如此,那姐姐就不叨扰了!”

        其实,她很想让黎晚姝教教她医术,不教也行,给传授一些方子也行的。

        可是黎晚姝不说话,她问一句,答一句,一副疲倦的样子,她实在不好再说什么。

        “大姐慢走!”黎晚姝笑了笑,送走黎茹冰,黎晚姝又在屋里练银针,手法一点点熟练。

        掌握一门暗计,关键时刻是可以救命的。

        晚些的时候,候府接到了一道圣旨,是关于黎晚姝的,就是黎晚姝问皇上要药铺的事,圣旨说了,两日后就是个黄道吉日,他已经选好地址,不仅给了黎晚姝药铺,还有满屋子的药材,可以说应有尽有,什么名贵的药材都有。

        黎晚姝听了大喜,这皇上还挺有良心的嘛!

        她这几日正为药材的事愁呢!

        想到皇上选的地址,黎晚姝勾起一抹笑意,暗骂皇上真是老狐狸啊!

        顾氏知道气的吐血,凭什么好事都让这小蹄子占了。

        黎天有些复杂,看着黎晚姝的目光掠过不自然,不知是不是想到了沈淑颖。

        “哼!雕虫小技而已!”黎锋并没有把黎晚姝放在眼里,敢和他作对,他一定让黎晚姝后悔。

        “切,你就羡慕嫉妒恨吧!有些事,你这辈子都羡慕不来的!”黎安晟俊颜带笑,开口能把黎锋气死。

        他从小就不喜欢黎锋,黎锋背地里也没少给他使绊子,他一点也不怕黎锋。

        黎锋气极,不可否认,他心里确实有一点嫉妒,若是这件事轮到茹冰头上,那该有多好!

        对于黎安晟,他是打心里瞧不起的,每次在外面,外人说起他和黎安晟时,他的心里都十分畅快。

        毕竟鲜明对比,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而且黎安晟这副样子,是自甘堕落,别人就更加瞧不起了。

        “哼!谁羡慕谁,以后就知道了!”黎锋冷笑,丢下一句话走了。

        “切,装腔作势!”黎安晟一点也不在乎,看到黎晚姝手里的圣旨,开心极了,这可是他妹妹啊!

        黎晚姝笑了笑,她前世真是是猪油蒙了心,黎锋那么讨厌,黎安晟这么可爱,这么鲜明的对比,她怎么都看不出来呢!

        笑道:“哥哥是最好的。”

        “那是必须的!”黎安晟非常臭屁,黎晚姝夸奖是对他莫大的肯定。

        黎晚姝送走了黎安晟,才回到自己院子,眸子异常明亮,她期待的事都在慢慢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