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女人的战争

第四十五章:女人的战争

        “娘娘,您忧思太久,对您身体很不好,所谓身心舒畅,才是身心最好的良药,什么都没有身体健康重要。”黎晚姝忍不住说,长期忧思过虑,再好的身体也会出问题。

        “本宫明白!”曲妃苦涩一笑,有些事终究由不了自己。

        司空绝看了眼黎晚姝,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东西。

        “母妃,您的一辈子不是只有父皇,您还有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司空轩忍不住说。

        “传膳!”曲妃知道司空绝他们来,早就备好了早膳。

        黎晚姝看到她面前的两碟豆沙饼,嘴角弯了弯,不客气的吃起来。

        司空轩看了,眼里闪过笑意。

        司空绝看黎晚姝吃的香,嘴角微微上扬。

        “绝儿,你父皇上次说的事,你…你心里可有心仪的女子?”曲妃突然说道。

        “四哥尚未娶亲,父皇为何老是揪着九哥不放?”司空轩放下筷子,心里很不舒服。

        “绝儿的意思是?”曲妃看着司空绝,眸中带着心疼。

        “母妃做主便是!”司空绝面无表情,让人看不清他心里在想什么!

        曲妃听了,不由叹了口气,说:“绝儿,什么事都可以勉强,唯独婚事不可勉强,因为那是你一辈子的事。”

        黎晚姝听着有些尴尬,她一个外人实在不易听这些,用手帕擦了擦嘴,起身:“民女吃饱了,贵妃娘娘,九爷,十一爷请慢用。”

        “哎…一块走呀!”司空轩想要喊住黎晚姝,发现人已经出了门。

        黎晚姝出去,深深吸了一口气,和司空绝吃饭还真有压力,不是因为怕他,而是此人太冷漠,让人捉摸不透。

        简直吃嘛嘛不想。

        不想遇到什么,却偏偏遇到什么。

        黎晚姝没走多远,就遇到司空猎和他母妃,两人看样子是在散步。

        “民女见过柔妃娘娘,见过四王爷,”黎晚姝心里平静了很多,没有前两次那种咬牙切齿。

        “是你?”柔妃认出了黎晚姝。

        “黎姑娘这是从那里出来?”司空猎看到黎晚姝来的方向,心里有了猜想。

        “离和宫,曲贵妃娘娘身体不舒服,让民女过去瞧了瞧。”

        “哦?那你看出曲妃怎么了?”柔妃眼里一闪而过冷意。

        “没什么事,贵妃娘娘只是忧思过虑!”黎晚姝微微垂着头,这柔妃和司空猎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前世,她被抬进四王府,柔妃看都没看她一眼,每日派来一个嬷嬷“教”她规矩,不知受了多少屈辱,就算只是妾室的身份,也是辱没了她儿子。

        “忧思过虑?”柔妃笑了,脸上闪过不屑,吃笑:“曲妃确实是忧思过虑了,在菩提寺呆了那么多年,心境还是没变啊!”

        黎晚姝不语,柔妃是皇上得宠的妃子,连带司空猎也得宠,在皇上眼里,他的四儿子就是一个风度翩翩的谦谦公子。

        “你本事不小,连御医都说公主没救了,你居然做个手术就好了!”柔妃带着一丝讽刺。

        “是公主福大命大!”黎晚姝抬眸看着柔妃,这个女人狠起来,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人命在她眼里就是儿戏。

        实实在在的一条毒蛇。

        “呵呵,你倒是会说话!”柔妃不咸不淡的说。

        “民女就不打扰娘娘、四王爷散步了,告退!”黎晚姝福了福身子走了。

        司空猎见黎晚姝从头到尾都没看他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猎儿,母妃觉得她也没什么特殊的,”柔妃看着自己儿子,语重心长:“猎儿,你的正妃,无论是相貌还是家世,都必须是最好的,那样才能帮助你,等你坐上那个位置,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母妃,我懂!”司空猎眼里闪过绝辣,他想要站得更高很远。

        “曲妃回来了,还封了贵妃,这后宫怕是又不平静了,”柔妃语气嫉妒,她爬了这么多年,依旧是妃位,曲妃在菩提寺,什么都没争,回来就是贵妃,真是捡了大便宜了,皇上没有皇后,曲妃就是这后宫的主。

        不过,估计也是空有头衔罢了!

        黎晚姝回到住处,刚进门便看到绿芽过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黎姑娘还没用早膳吧!这是公主让奴婢送来的。”绿芽把食盒放到桌上。

        “我已经吃过了,谢谢!”黎晚姝坐下倒了一杯水,顺便给绿芽也倒了一杯。

        绿芽一愣,她一个宫女,就算黎姑娘不是主子,那也是官宦家的小姐,怎能亲自给她倒水,心里涌起感动,受宠若惊:“谢黎姑娘。”

        黎晚姝笑了笑,没有说话。

        “黎姑娘,其实公主人挺好的,那日……”绿芽想要替司明珠解说。

        “我知道!”黎晚姝也是昨晚才知道,司明珠让人把宫女拖下去后,便去请了御医查看,那名宫女只是皮外伤,没有大碍。

        “那婢女活该,谁让她在背后乱嚼舌根子,平时公主就当没听见,可是这次太过分了,她们主子见公主受宠嫉妒,就辱骂公主的母亲,公主气不过,才动手打的!”绿芽愤愤不平,恨不得再去把那宫女打一顿。

        黎晚姝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确实听说过,司明珠的生母是一个戏子,是皇上微服出宫时的风流事,听说皇上当初认司明珠时,所有人都怀疑司明珠是不是皇嗣,只有皇上认定司明珠就是他的女儿,是他的沧海遗珠,所以对司明珠格外宠爱。

        “若不是公主母亲死了,公主也不会千辛万苦来认爹,在皇宫,公主不知受了多少委屈,若不是公主嚣张跋扈些,不定受多少委屈呢!还是宫外自由自在的好。”绿芽感叹,她也是司明珠在路上救下的,没有司明珠就没有她。

        黎晚姝了然,原来司明珠刁蛮仍性,都是保护自己的外表,毕竟在这深宫里,不是事事都能委曲求全的。

        这样想来,对司明珠的看法微微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