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急肠痈

第三十八章:急肠痈

        司空绝望着他母妃,虽然母妃面带微笑,可他却能望透母妃眼底的苦涩,冷漠的眸子划过复杂,从小,父皇就不喜欢他们母子,他已经习惯了,只是母妃依旧不死心,一直默默爱着父皇。

        微微垂眸,抬头之际,就看到一个不断往嘴里塞豆沙饼的女子,微微蹙眉,一直吃,她就不撑吗?

        “绝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正妃侧妃一个都没有,告诉父皇,你中意那家的女子,父皇给你赐婚!”上边的皇帝突然开口了,看着司空绝的眼神却是冷漠的。

        “四哥不是也没有吗?”司空轩突然开口帮腔。

        “你四哥前些日子告诉朕,他心里已经有意中人了,等时机成熟了,自会让朕为他们赐婚!”皇上笑道。

        黎晚姝听了,不由看向黎茹冰,发现黎茹冰眼里闪过娇羞,心里冷笑,原来他们真的已经勾搭上了。

        “儿臣全凭父皇做主!”司空绝突然起身,声音尽是漠然,好像这事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哈哈!好……”皇上龙颜大悦,沉吟了一下,对身边的曲贵妃说“朕看苏尚书家的嫡女和叶将军的嫡女都不错,完了贵妃再相看相看,满意就给绝儿定了!”

        “臣妾知道了!”曲贵妃含笑答应,抬眼看了看司空绝那张冷漠的俊脸,闪过痛惜。

        司空绝这次打了大胜仗,什么都不求,只求皇上念他母妃的深情,不料皇上故意歪解他的意思,封他母妃为贵妃,真真是有名无份。

        黎晚姝听到司空绝的话,不由撇撇嘴,心里猜测,前世哪些得了怪疾,与人私奔的女子,十有就是司空绝自己搞出来的。

        感觉一道冷眼看过来,黎晚姝赶紧收敛脸上的表情,拿起一块糕点,装模作样的吃起来。

        心里有些看不起自己,她心虚个屁!

        他司空绝还能知道她想什么不成?

        “啪……”突然杯子碎咧的声音。

        “公主…公主你怎么了?”传来宫女着急的声音。

        很多目光望了过去,包括黎晚姝。

        司明珠痛苦的捂着肚子,脸色煞白,满头大汗,发出细微的痛吟声,显然已经痛到了极点。

        “明珠怎么了?”皇上一惊,急忙下来,搂着痛苦的司明珠问。

        “痛,好痛!”司明珠发出细微的声音,双手抓着肚子。

        “快,快传御医!”皇上冲着太监大喊,神色着急,看来他是真的疼爱司明珠的。

        “公主来时不是喝过药了,为什么还会疼!”司明珠的贴身宫女,绿芽哭着说。

        皇上眸子一冷,询问是怎么回事!

        “公主最近老是肚子痛,喝了药就会好点,都这么久了,还未痊愈。”

        “你说明珠一直肚子疼?”皇上面色一冷,目光凌厉如刀。

        “是公主不让告诉皇上的,说喝点药就会好的!不想让皇上担心,”绿芽一个劲掉眼泪,却不敢发出哭声。

        “胡闹!”皇上厉声道,看司明珠痛的快要昏过去,大喊“御医怎么还没有来。”

        “皇上,臣女略懂一点医术,不妨让民女为公主看下!”皇上身边多了一道女声。

        皇上转头一看,发现黎茹冰在他身后,目光盯着司明珠,十分担忧。

        皇上看了眼门口,发现御医还未来,又看痛苦至极的司明珠,冷声“那你过来瞧瞧,如果公主好转,朕必重赏!”

        “臣女一定尽力!”黎茹冰眸子亮了亮,过来为司明珠检查,按了按司明珠的肚子,又问了司明珠贴身婢女几个问题,便向皇上回复“皇上,公主应是绞肠痧,臣女开个方子,公主服下便会好很多。”

        “绞肠痧?”皇上不太明白。

        “皇上,不如让臣女替公主按摩按摩,也许公主会

        好一些!”

        得到皇上的默许,黎茹冰上前,替司明珠轻轻按摩的几处,发现司明珠确实有些好转。

        “父皇!”司明珠唇色泛白,依旧十分痛苦,却不似开始那么厉害。

        皇上看了大喜,刚准备问话,就看到太监带着御医来了,立即让御医为司明珠查看。

        御医看过,和司明珠的结论一样,说是“绞肠痧”。

        皇上一听,立即让人开方熬药,说完看着黎茹冰,赞赏“你是那家姑娘,对医术有如此见识。”

        “回皇上,臣女是叫黎茹冰,忠义候府的嫡女。”黎茹冰喜道。

        “嗯,不错!”皇上对黎茹冰赞赏有加。

        黎晚姝看了恍然大悟,前世黎茹冰参加宴会后,便隔三差五的进宫,原来是和司明珠有关。

        前世,黎茹冰就问她要了一些关于“绞肠痧”药理,她不知道具体情况,就给了黎茹冰一些建议,也是从那个时候,黎茹冰会医的事传遍了京都。

        “快把公主送回寝宫,好生照看!”皇上看到司明珠疼痛的样子,十分心疼。

        “等一下!”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黎晚姝上前来,看了看司明珠的脸色。

        如果只是普通的“绞肠痧”,司明珠又怎会突然病世?

        “你是?”皇上对于突然打断,脸色不悦。

        “回皇上,她是臣女的妹妹,从小在京外庄子长大,前不久才回来的,不懂规矩,还望皇上见凉!”黎茹冰抢先一步,冲着黎晚姝眨眨眼,一副为黎晚姝解围的样子。

        “皇上,民女怀疑公主得的不仅仅是绞肠痧,很可能是“急肠痈”,”黎晚姝没有搭理黎茹冰,向皇上说出了她的想法。

        “急肠痈可是死症,姑娘知道什么是“急肠痈”吗?这话可不敢乱说!”一旁的御医忍不住开口。

        “肠痈之发生,系因外邪侵袭,壅热肠腑;饮食不节,损及脾胃;饱食后暴急奔走或忧思恼怒,气机受阻等,导致肠腑传导失职,气血瘀滞,败血浊气壅遏,湿热积滞肠间,发而为肠痈?”

        黎晚姝问司明珠的婢女“公主近日是否有恶心、呕吐,排便多的症状!”

        绿芽吃惊的望着黎晚姝,刚想回话,就被司明珠打断“父皇,她满嘴胡说,我没有!”

        司明珠瞪着黎晚姝,一副你想报仇没门。

        绿芽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