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傻丫头

第三十四章:傻丫头

        “小姐,侯爷罢了顾氏的掌家之权,这次顾氏没法嚣张了!”青芝笑道。

        “真的,太好了,爹有没有惩罚黎锋,有没有打他?”黎安晟坐立不安,要不是黎晚姝拦着他,他早去看热闹了。

        “好像没有,不过我听哪些人说,大公子回来时十分狼狈,满头马粪,全身臭烘烘的,据说把皇上都臭着了,盔甲都被侯爷扒了,就那么穿着里衣回来的,”青芝又道,脸上笑意不断。

        “哈哈……我真想过去看看,臭气熏天的黎大公子,看他日后还怎么嚣张!”黎安晟觉得畅快极了,他都想亲自去感谢那匹马了。

        真是他的马兄弟啊!

        “是啊!顾氏这次是自食恶果,背后还有个杜氏,可有的忙了。”青芝满脸带笑,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她们斗越狠越好。

        “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们关好门,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黎晚姝勾了勾唇角,顾氏从来都不是善茬,看来那场霍乱,改变了不仅仅大军的命。

        黎晚姝放下医书,眼里惆帐,她现在需要大量银钱,才能做她想要做的事,可是这钱要怎么搞来?

        绝王府

        一名男子身穿冰蓝色金线袍子,修长身影在窗前负手而立,绝美如雕刻的容颜没有一丝表情,漆黑洞悉人心眸子带着漠然,薄唇好看抿着,让人望而生畏。

        此人就是司空绝。

        司空绝手里拿着一张药方,字迹铿锵有力,和他脑海里的那张药方完全不同,想起那歪歪扭扭的字,眉头微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写出这样的“字”,却开出这样旷世奇方,救人无数。

        司空绝的记忆回到一月多前,那时他的大军就要抵达漠北时,士兵突然发生了状况,显示上吐下泻,口唇发紫,浑身无力,没多久就发热,鼻孔流血二死,几天下来,军医束手无策,每天都会死百余兵。

        无力之时,他突然想起,他似乎想起这些症状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仔细回忆,便想起他在母妃那里看到方子,他过目不忘,把黎晚姝的默写下来,交给军医看过,再三斟酌,决定一试。

        出乎意料,不到半日就看到了起色,一天一夜过后,哪些得病的兵,竟好了一半,没两日便痊愈了。

        当时,他大吃一惊,究竟是谁未卜先知,还是刻意为之,那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是司空绝想了半月都没有想通,派去查也没有什么结果,好像就是偶然间的。

        “王爷,皇上已经拟好圣旨,三日后册封娘娘为贵妃!”一个凭空声音传来,却不见人影。

        “嗯,明日本王去接母妃回宫!”司空绝深沉而好听的声音响起。

        母妃本不喜宫廷生活,可她爱父皇,他想,母妃还是想陪在父皇身边的。

        其实,他更想把母妃接到自己身边。

        菩提寺。

        “母妃,你还记得上次我出征时,来你这里看到的那个药方吗?”司空绝面容柔和的看着曲妃娘娘。

        曲妃回忆了一下,笑道:“记得,当时那丫头拿着一把草药,来寺里迷了路,鞋子都被雪渗透了,我特意让她进来喝杯茶,还找了我的鞋子给她,不过她没要。”

        “迷路?”司空绝眼睛眯了一下。

        “是呀!是呀!那丫头拜完佛,走到我屋前,正好被我看到。”

        “那她有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司空绝觉得此事太巧了。

        “没有,她说借用下笔墨,然后写了两个方子,一张收了起来,一张掉了笔墨,说不要了,然后就被你看到了!”曲妃回意道。

        “是吗?”司空绝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没有继续问下去。

        “她看着像是穷苦人家,怎么了?她有什么问题吗?”曲妃觉得黎晚姝不像是坏人。

        “没有,孩儿随便问问。”司空绝柔声道。

        “你…父皇还好吗?”曲妃叹了口气,对那个人,她始终做不到狠心。

        “母妃,孩儿这次来,就是接你回宫,父皇两日后就会封您为贵妃!”司空绝眼中掠过复杂,母妃如此深爱父皇,可是父皇的心从来都属于母妃。

        “贵妃?”曲妃讽刺一笑,看着司空绝:“你是不是对母妃很失望?”

        她一生不争不抢,生的儿子却如此优秀,她一心只想与那人相守,可是帝王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一个女人。

        “母妃,若是你想,孩儿可以求父皇让您孩儿一起住。”这话司空绝说了不止一遍。

        “母妃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母妃……”曲妃眼中含泪,爱上一个人容易,可是放弃一份爱,很难!

        “母妃,孩儿明白了!”司空绝不想强求他母妃,母妃对父皇爱的太执着,有些事,是无法改变的。

        曲妃没有说话,有些事司空绝不知道,她也不能让司空绝知道,她让司空绝会恨她。

        她希望,那件事永远是一件秘密。

        候府内。

        “祖母,我还是不去了吧!”黎晚姝怕进宫遇到她不想遇到的人,还有司空绝,对那张药方肯定有所怀疑。

        “这样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去,册封贵妃,给九王爷设庆功宴,皇上让三品以上的官眷都去呢!”老太君笑道。

        其他女子都求之不得,黎晚姝竟然不想去,让老太君挺意外。

        “祖母不知,我无才无艺……”黎晚姝笑了笑,前世她就没有去,一来她不喜那种场合,二来她确实没有什么才艺。

        用顾氏的话来,出丑也是一种机会,那怕她无才无艺,所以前世,顾氏连出丑的机会都不给她,她却傻傻的以为,那是为她“着想”,可笑至极。

        “没事,就当是去长长见识,你那两个姐姐妹妹可是要抢着去,在我这儿求了半天呢!这机会可不是寻常女子有的。”老太君不容拒绝,觉得黎晚姝就是个傻丫头。

        黎晚姝知道老太君是好意,便没有再拒绝,顾氏不掌家了,黎茹冰自然是要来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