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血镯

第二十九章:血镯

        饭桌上,可能是因为沈楠,几人气氛稍稍差了一些。

        沈老爷子看出来了,叹了口气,十分痛惜的说:“楠儿的腿疾是一生下就有,她非常怕冷,天气缓和了还好,她还能下地走走,到了冬日,她便不能行走,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祖父没有给表姐看过吗?”黎晚姝忍不住问,她对祖父的医术很有信心。

        “看过,怎么会没看过,我以前行走都难,现在天气暖和了,还可走走,已经是不易了,要不是爷爷,我现在恐怕已经瘫痪了!”沈楠脸上自始自终挂着笑容,一点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

        沈老爷子眼中闪过欣慰,这个孙女太懂事,懂事的让他心疼。

        黎晚姝点点头,心中任有些不解,沈家的医术,是这片大陆都无法比拟的,祖父曾经对她说过,沈家列祖列宗中,曾经出现过一位奇女子,她的医术让人叹为观止,什么麻醉药,手术刀,开腔破腹,缝合之术,都是出自那位奇女子之手。

        只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哪些东西也慢慢失传,除了沈家人,别人见都少见了。

        相传,沈家的那位奇女子,是上天派下来的仙女,曾经轰动整片大陆。

        前世,外祖父给了她一个镯子,名为“血镯”,那个镯子不是普通的镯子,镯子里面是一个空间,那里面记载着那位奇女子对医术的所有研究。

        黎安晟吃着饭菜,忍不住偷偷瞄了几眼沈楠,他怎么不知道,他还有个行动不便的表妹?

        黎晚姝想起沈楠前世的悲惨,忍不住想要问问,可又觉得时机不对,毕竟她们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就这样问出来,太唐突了。

        算算,离沈楠出嫁的时间还有段时间,等日后再说。

        吃完饭后,黎晚姝主动推着沈楠去散步,她一直渴望有个姐姐,沈楠给她感觉很舒服,很亲切。

        “姝儿,你这些年受苦了,爷爷常跟我说起你,你不要怪爷爷,他也是有苦衷的!”沈楠看着黎晚姝说,看的出来,黎晚姝这些年在庄子里过的不怎么好。

        “表姐,以前是我不懂事,我怎么可能怪祖父呢!”黎晚姝感觉惭愧,感觉自己以前太不懂事了,不明白外祖父的良苦用心。

        和沈楠比起来,她不知比沈楠好了多少倍,沈楠却没有丝毫责怪,这份心性,有几人做到?

        听说,沈楠刚出生不久,她的父亲母亲就死了,沈楠一出生就多病,能活下来实属不易。

        “祖父也有太多不容易,他一辈子的苦,无人能理解!”沈楠神色悲凉,语气太多无奈。

        黎晚姝不语,她一直觉得祖父有什么事没告诉她,沈家一直有她不知道秘密。

        “好了,不说这些了,姝儿以后记得多来看看表姐,爷爷一定会很开心的,表姐行动不便,只能你来找表姐了,”沈楠脸上恢复淡淡的笑容。

        “表姐放心,日后我一定会多来的,表姐可不要嫌我烦哦!”黎晚姝说的是真话。

        如果可以,她想彻底脱离黎家,那个家太无情、太阴险,她没有一丝留恋。

        “姝儿说哪的话,表姐求之不得呢!”沈楠脸上的笑容加深,心里对黎晚姝的喜爱不由加深。

        两人虽然相处了短短半日,却彼此相投。

        “王伯,你这是倚老卖老,故意给我放水呢吧!”黎安晟无意跟王伯过了两招,才发现王伯会武,非缠着王伯教他。

        他一直有一个梦想,能有一身好武艺,行侠仗义闯江湖,可惜,他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

        “哈哈……”王伯似乎很喜欢黎安晟,慢慢和黎安晟周旋着。

        沈老爷子看了,眼里的笑意不减,看到黎晚姝推着沈楠回来,两姐妹似乎相处的很好,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他都不记得,他有多久没这么开心了。

        “姝丫头,你和祖父过来,祖父有事与你谈!”沈老爷开口。

        黎晚姝看着沈楠,有些担心。

        “放心,我可以自己回去,我还有手呢!”沈楠笑了笑,示意不必担心。

        黎晚姝这才跟着沈老爷进去,才发现这是祖父的书房,十分整洁。

        沈老爷在墙上拧了一下,便出来一个暗格,暗格内有一个精致的盒子。

        沈清小心翼翼的拿下盒子,放在黎晚姝面前打开。

        黎晚姝看到里面的东西,眼睛骤然睁大,心里波涛骇浪,怎么也没有想到,里面的东西竟然是“血镯”。

        “这本应是你母亲的陪嫁,但是你母亲当初没有带走,一直留在沈家,如今你已长大懂事,是给你的时候了!”沈清注意力全在镯子上,并没有注意到黎晚姝的异样。

        黎晚姝盯着镯子,这镯子十分漂亮通亮,里面盘绕的血丝,尤其是戴在手上,里面的血丝像是有生命一样,更加鲜红透亮。

        “这个镯子很特别,是个无价之宝,至于有什么特别的,需要你自己发现,因为它是认主的,只有它的有缘人才能发现它的特别,如果你不是它有缘主人,那你只能传给你的后代,当初你母亲就是她不是有缘人,才没有带走。”沈清叹息,他的那个女儿太苦了。

        “祖父,我明白!”黎晚姝接过镯子戴在手上,镯子瞬间亮了许多,发出一丝异常。

        前世,她一开始也是不懂,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发现这镯子的奥妙。

        这镯子里,有那位奇女子毕生对医术的研究,对她的医术有莫大的帮助。

        沈清看着黎晚姝,眼里满是欣慰。

        黎晚姝和沈清出来,看到黎安晟还在和王伯较量,不由相视而笑。

        沈清很想留两孩子多住两日,黎晚姝说不了,答应以后会经常过来的。

        看着马车离沈府越来越远,黎晚姝心里异常踏实,看黎安晟的心情貌似也不错,打趣:“哥哥跟王伯有没有学到点什么?”

        “学了几招,王伯答应下次还会教我的!”

        “是吗?”黎晚姝笑了,看来哥哥对沈府不是很排斥嘛!

        黎安晟不语,脸上微微闪过不自然。

        “哥哥,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外祖父吗?”黎晚姝忍不住。

        “没什么!”黎安晟突然变了脸,眼中闪过不自然,心里叹气,其实也没什么。

        黎晚姝看了,没有多问,想着以后问表姐,表姐说不定知道呢!

        注:请多多投票,谢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