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黎子容

第二十六章:黎子容

        三人吃完,天也快黑了,一进府就闻到不寻常的气息。

        “二少爷,二小姐,侯爷让你们过去!”一名丫鬟过来,带着一丝不屑。

        “我们换身衣服就过去!”黎晚姝认识这丫鬟,是顾氏院里的丫鬟。

        “侯爷说二少爷,二小姐回来,就立即过去,不得耽误。”丫鬟语气有些硬,不过是不受宠的少爷,小姐罢了,那能和大少爷,大小姐相比。

        “那好吧!”黎晚姝看了眼黎安晟,示意他不要发火。

        今日可不是往日。

        黎晚姝到了主屋,看到坐了一大桌子的人,黎天本来还满脸笑容,看到他们脸色立即沉下来,显然就缺她们兄妹了。

        黎茹冰也赶紧朝黎晚姝使眼色,提示黎天生气了。

        黎美玉还是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只要遭殃的是别人,她都高兴。

        “今日出去鬼混,还拉着你妹妹,你们还真是亲兄妹啊!”黎天阴着脸说。

        “爹,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们肯定是亲兄妹呀!”黎安晟一副你脑子没病吧!

        他就是故意气黎天的。

        “你……”黎天气的要发火,他感觉黎安晟生来就是来讨债的。

        “好了侯爷,大过年的就不要生气了,”顾氏起身劝说,招呼两人:“你们赶紧坐吧!今日难得吃年夜饭,你们还惹你爹爹生气,真是不懂事。”

        说着还朝着黎晚姝挤眼睛,一副她在解说,故意装作骂她们的。

        黎晚姝当做没看见,拉着黎安晟坐下,一抬头就看到对面坐着一个小正太,正好奇的看着她。

        不由恍然大悟,这个小正太是黎天的三子,黎子容,今天八岁,他的母亲陈氏,是个性格温厚,常年在自己院里,从不争不抢什么,很少出来,导致侯府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对母子。

        黎晚姝朝着黎子容笑了笑,她记得黎子容前世,在九岁那年就死了,也就是来年的夏天,原因是不小心掉进池塘里,发现时已经死绝了,他的母亲沉氏知道后,一病不起,没多久也跟着去了。

        说起来,也是一对苦命的母子。

        “二姐姐!”黎子容看到黎晚姝对他笑了,眼睛亮了亮,小脸微红。

        顾氏听了,不由摸着黎子容的头:“难得容哥儿能认识姝姐儿,谁都没有说呢!”

        “爹爹刚刚不是说亲兄妹吗?我便猜到这是二姐姐!”黎子容脑袋微微一斜,躲过了顾氏的手,好像有些害怕顾氏。

        顾氏脸色快速僵了一下,很快掩饰过去,先夸:“送哥儿真聪明。”

        黎子容平时很乖巧,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若不是今日来吃年夜饭,恐怕候府的人都快忘了这位三少爷。

        黎天眼里也闪过一抹赞许,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抬了抬手,说:“吃吧”。

        黎晚姝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现在想想,黎子容当初的死肯定不简单,真是一对苦命的母子,不争不抢,也难忍某人心头之恨。

        “侯爷,锋哥儿这次打了大胜仗,可真是我们候府的大喜事!”顾氏提起她儿子,脸上便忍不住沾沾自喜,她的儿女都是最优秀的。

        “夫人说的是,锋儿这次确实给候府争了颜面,今早朝堂上,皇上接到捷报,当场龙颜大悦,等到班师回朝,一定重重有赏。”黎天忍不住自豪,他是文官,他的儿子黎锋能文能武,年纪轻轻就立下战功,将来一定前途无量。

        “爹爹,哥哥这次回来,皇上会不会给哥哥加官晋爵啊!”黎茹冰娇美的容颜,散发着喜悦。

        “这个不好说,圣意如何?谁敢揣摩,不过估计差不多吧!”黎天做梦都想候府更辉煌一层,候府自从到了他手上,一直在原位上,如果他的儿子不能更上一层楼,候府恐怕会慢慢没落了。

        “侯爷放心,锋儿从小就好学,样样都比别人努力,如今能跟着九王爷一起打仗,那更是前途不可限量,以后候府还得靠着锋儿呢!”顾氏言语间提醒,候府的世子之位肯定是黎锋的。

        黎天听了,眼里快速闪过一丝不悦,不过没有说什么,看到黎安晟低头只顾吃,像个局外人,气不打一处来:“吃、吃,吃,就知道吃,和养个废物似的。”

        黎安晟听了,眼里划过一抹受伤,抬头望着黎天:“爹有大哥就够了,还指望我干什么?”

        从小,黎锋每次陷害他,父亲可有信过他一次,从小,他就被传成不务正业,纨绔子弟,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你还有脸提你大哥,你大哥那点都比你抢百倍,千倍,这次,你大哥和九王爷打了胜仗,还不值得你学习吗?”黎天觉得他每次和黎安晟谈话,没有一次愉快的,每次都把他气的半死。

        “学习个屁!学习什么?学习他的虚伪?还是学习他的阴奉阳违,再说了,这次打了胜仗,和他有个屁关系,那是人家九王爷打的,不是他打的,你们搞清楚没有!”黎安晟也怒了,他最讨厌和黎锋比较了,黎锋虚伪至极,每次陷害她,做错了事让他背黑锅,他根本瞧不上黎锋。

        “你……”黎天气的摔杯子,指着黎安晟,怒斥:“畜牲,你给我滚……”

        要不是今日过年,他一定让人家法伺候。

        黎安晟听到“畜牲”二字,眼里满是讽刺,起身:“是你让人硬叫我来的,以为谁稀罕来似的。”

        说完大步离开,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

        “这孽子!”黎天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扫见黎晚姝,眼中厌恶不减。

        黎晚姝装作没看见,其实擦了擦嘴角,福身:“父亲,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说完也走了。

        “父亲,母亲,我也吃饱了!”黎子容有些害怕,也跑了。

        “滚!滚!都滚!”黎天气的脸色铁青,想翻桌子。

        顾氏也气的不行,这好好的一顿饭,他的不吃,她还想吃呢!不过能让侯爷厌恶那兄妹俩,也算是值了。

        “二姐姐!”黎子容叫住黎晚姝。

        黎晚姝停下,看着面容端正俊朗的黎子容,笑问:“怎么了?”

        “没事,感觉二姐姐和大姐姐、三姐姐不同,”黎子容也说不上来,他好像是第一次见黎晚姝,但是觉得很喜欢。

        黎晚姝笑了笑:“哪里不同。”

        “这个!”黎子容抓了抓脑袋,他也说不上来啊。

        “好了,天色晚了,姐姐送你回去!”黎晚姝拉起黎子容的手,也许,这世她可以救黎子容一命。

        想起黎安晟,不禁叹了口气,哥哥性子容易吃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忍。

        把黎子容送回去,黎晚姝去了黎安晟院子,发现黎安晟的屋子黑着,犹豫了一下,转身回去,她相信黎安晟和她一样,对那个“父亲”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