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医姝在线阅读 - 第三章:菩提寺贵人

第三章:菩提寺贵人

        黎晚姝出了林子,两只脚已经湿透了,踩在地上,感觉自己的脚是冰凉刺骨的。

        走了一会儿,黎晚姝看到一座寺庙,突然想起了什么,这里京郊外,算算日子,应该很快就是出征的日子了。

        当今皇上已经年迈,他一生中子女无数,可是活下来的并不多,除了公主,只剩下四位皇子,分别是二皇子司空睿,四皇子司空猎,九皇子司空绝、十一皇子司空轩。

        这几位皇子人前维持着和睦,人后恨不得你死我活。

        想到其中一位皇子,黎晚姝心中一颤,他是几位皇子中能力最强、最无情的人,人人敬畏,可是最后坐上皇位却不是他。

        这点让黎晚姝想不清楚。

        皇室,是一个更复杂的地方,她本不想牵扯进去,可是她外祖父却最终被牵扯至中,最后惨死。

        黎晚姝轻轻呼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头的恨意,朝着那座寺庙走去,菩提寺。

        就算不为其他,就为那五万大军的命,她也应该去试试,成不成就看天意了。

        这个寺庙是皇家的,不像其他寺庙人特别多。

        “施主来了!”寺院里有和尚在打扫,看到黎晚姝一愣。

        黎晚姝顿了顿,挤出一抹笑容,指了指里面的菩萨:“我路过,想拜拜菩萨。”她以前都是走后门的,她的一身医术就是外祖父在这里教予的。

        她确实应该拜拜佛祖,给了她这次重生机会。

        和尚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继续打扫,好像黎晚姝来了很多次一样。

        黎晚姝双手齐合,对着佛祖像拜了又拜,十分真挚。

        以前她不信佛,准确的说她什么都不信,只信那个人和黎茹冰,到头来却害了亲人和自己。

        黎晚姝从佛堂出来,向左拐了去,她也不知道她要找的人在哪里,只知道这边是住贵客的。

        找了一会儿停住,她这样乱撞,如果被人知道,一定会怀疑什么的。

        咬了咬牙,可是又不甘心这么离开,那是五万大军的性命啊!

        这时,身后打开一扇门,出来一个美妇人,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素雅的衣裙也遮不住她华贵之气。

        当真是沉鱼落雁鸟惊喧,羞花闭月花愁颤。

        看到黎晚姝,微微诧异:“姑娘可是迷路了?”

        黎晚姝呆了一下,也许只有这样风华绝代的美人,才能生出那样的男子。

        微微福了福身子,轻声:“些许拜完佛祖,出来就转到了这里。”

        这可是九皇子的生母,当今的曲妃娘娘,曲凌凝,不知因为何事,被皇上送到了这里。

        不过是暂时的,等司空绝打了胜仗,第一件事就是接她母妃回宫,还升为贵妃。

        曲妃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一身缕衣的女子,竟然会向她行礼,倪了一眼台阶下湿透的绣鞋,不由笑了笑:“外面冷,姑娘进来喝杯水吧!”

        黎晚姝给曲妃一种舒服的感觉,小小年纪不卑不亢,张弛有度。

        黎晚姝没有拒绝,颔首:“多谢!”说着把手里草药放在门边,抬脚进去。

        这就是她要找的人,司空绝的母妃。

        两杯热茶下去,身体暖和了许多,感觉脚下带着些许滑意,低头一看,发现竟是她的鞋子蹭出一滩污渍,顿时脸上划过不好意思。

        曲妃看出黎晚姝的尴尬,笑了笑:“无碍!”

        说着便去找了一双自己的鞋子,笑道:“若不嫌弃,可能会大一点。”

        黎晚姝一愣,脸色微红:“不用了,我等下回去就换。”

        怪不得会被皇上送到这里,这样温柔大方、善解人意的人儿,怎么适合后宫的尔虞我诈,怪不得九王爷如此护母。

        人人都说曲妃娘娘人美心善,平易近人,看来这话不假。

        曲妃笑了笑,没有强迫。

        黎晚姝看到面前放着笔墨纸砚,眼里一亮:“可否借您的笔墨纸砚一用?”

        “用吧!”曲妃眼里闪过意外,显然没想到黎晚姝会写字。

        黎晚姝拿起笔,写了两个药方,留下一张,另一张小心的折好,放入衣袖里。

        曲妃忍不住凑过去看了眼,看到还算整齐的字,不由诧异:“姑娘会医?”

        “嗯,和外祖父学的!”黎晚姝起身,眼中划过不好意思,她的一手字写的着实难看,看了一眼外面,说:“时候不早了,多谢您的茶水,我先走了。”

        “也好,这个?”曲妃指着桌上留下的方子问。

        “那个掉了墨汁,就不要了!”那是她故意掉的,算算时间,司空绝应该快来和他母妃辞行了吧!

        说完便出了门,拿起地上的草药走了。

        至于司空绝能不能看到,就看上天了,她也不便多说,否则会引来祸端。

        前世司空绝率八万军,攻打来犯敌军,可是途中不知为何,士兵突发疫病,一发不可收拾,八万大军病了一大半,病情十分恶劣,传染速度极快,军医束手无策。

        面对敌人来袭,司空绝只好挑出没有染病的三万人,其余的统统杀死,把尸体焚烧,从此司空绝被称为“冷面阎王”,说他比阎王爷都残忍。

        她也是后来听外祖父说,那是一场霍乱,如果没有法子救治,杀人焚烧尸体是最好的方式,不然八万大军恐怕无一幸免。

        他们就算不被杀死,最后也会死于霍乱,那霍乱十分凶猛,听说短短几日,就传染了一半,每日都是成堆的死人。

        世人无法理解司空绝的行为,她和外祖父懂。

        霍乱才是最可怕的,杀人无形。

        即便如此,敌人三十万大军,司空绝只有三万大军,依旧大获全胜,是一大奇仗,无人不钦佩。

        黎晚刚姝出了寺庙,就看到远处一队兵马,朝着此处而来。

        不由勾了勾唇,那个传说中的“冷面阎王”来了。

        司空绝一袭黑色斗篷,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犹如君临天下的王者。

        待看到门口的美妇人,冷峻面容一缓,好听而深沉:“母妃……”

        “绝儿快进来!”曲妃神色一喜,拉着司空绝进屋。

        “母妃,你受苦了!”司空绝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自责。

        “傻话,母妃在这里吃的好,睡得香,哪里受苦了!”

        司空绝好看薄唇抿了抿,“待孩儿这次打了胜仗,定然风风光光接你回宫。”

        曲妃眸子暗了暗:“非去不可吗?”

        她虽在寺庙里,但也清楚这次打仗非同小可。

        “嗯!”司空绝自然明白他母妃是在担心,突然倪到桌上的纸,不由拿起看了看。

        “哦,这是刚刚一位姑娘留下的医方,说是沾了墨迹不要了……”曲妃解释,她还没来的及扔掉。

        司空绝看着歪扭的字,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这不仅是一处药方,上面还写了病症,以及防护措施,十分详细,把纸揉作一团扔掉。

        “绝儿,你此去一定要小心……”曲妃俨然一副慈母叮嘱。

        司空绝不语,时不时颔首,说让母妃放心。

        注:十分重要的事,求推荐票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