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全职国医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七章 阴阳相济

第六百七十七章 阴阳相济

        “李主任,什么是龙阳毒啊?”

        陈护士还真没听说过这个毒,这是个什么毒?

        “这个说来话长。”李文军干咳两声,虽说作为医生大都比较开放,李文军当主治的时候也经常说一些段子,可让他给陈护士解释什么是龙阳毒,他还真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

        “陈护士,要不咱们加个微信,我晚上偷偷告诉你?”江枫笑嘻嘻的道。

        “切,我不会问方医生?”

        陈护士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再说了,你们要治病,我总能知道的。”

        江枫悻悻的闭嘴了,这年头,没有一副好皮囊,找女朋友真的很难啊。

        李文军几个人重新进了治疗室,患者打了止疼针,这会儿确实好多了,耷拉着脑袋坐在治疗床上。

        看着一群医生进来,患者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又继续低下头。

        .......

        方寒挂了电话,重新回到饭桌,龙雅馨看向方寒,问:“医院的电话?”

        “嗯,有一位患者,李小飞打来的。”方寒点头。

        “要你去医院吗?”

        “不用,我已经说了猜测,他们先看,要是我猜的不准,再去看看。”方寒夹了一块排骨啃了一口。

        “那你为什么背着我接电话?”

        方寒嘴里的排骨就掉到了碗里,他愕然的抬起头看向龙雅馨。

        “要是不方便说那就算了。”

        龙雅馨被方寒看了一眼,顿时气弱了不少,想到刚才她竟然吼了方寒,她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张小权给她分析过,说是方寒应该是喜欢那种温柔贤惠的女孩子,可是自己并不温柔贤惠怎么办?

        装纯真他娘累啊......

        “那就不说了。”方寒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龙雅馨气的牙关直痒痒,这人怎么这样,还真不说了?

        “吃饭吧,吃完饭给你说,这会儿说了影响胃口......”方寒抬起头看了一眼龙雅馨。

        “真的?”龙雅馨瞬间就笑了。

        “真的。”方寒点头。

        ......

        “我说你这嗜好也够特别的。”

        高医生哭笑不得:“你嗜好特别,就不知道带个套?”

        陈护士很是愕然的站在边上听着,感情龙阳毒是这么回事,龙阳之癖?

        “戴套影响感觉,就像是洗脚的时候穿着袜子,多不方便......”患者弱弱的辩解了一句。

        高医生张了张嘴,他竟然无言以对。

        可问题人家是在清水中洗脚,你他么在污水中洗脚好不好?

        江枫也是目瞪口呆。

        这货五十多岁的人了,女儿都嫁人了,没想到还有这爱好?

        喜欢男人,喜欢搞pi眼。

        而且还不喜欢戴1套,相当直接啊。

        想到人家五十来岁,女人玩——腻了然后玩——男人,自己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江枫就是一阵伤感,这人和人真的没法比啊。

        “医生,我这不要紧吧?”

        患者弱弱的看向李文军,还好,这货还要点脸。

        “还好你肚子疼的受不了了,这要是受得了,再来玩几个月,那就没辙了。”李文军没好气的道。

        “不至于吧?”患者吓了一跳。

        “呵呵。”李文军呵呵笑了两声,懒得和对方多说,回头对李小飞道:“既然确诊了,就按照方寒的方子,五两大黄加一点白酒,给他煎服。”

        作为医生,李文军见过的奇葩也不算少了,男男女女的也不算稀罕,可把自己玩的中毒的,这还是头一位啊。

        李小飞开了方子,把方子交给陈护士,同时安排患者暂时在留观室住下。

        方寒开的方子可是五两大黄,这么大的剂量下去,患者不拉虚脱了才怪。

        “恶心。”陈护士随手接过方子,鄙夷的看了一眼李小飞和江枫。

        “我说陈护士,你这什么眼神,我对江枫可没一点好感。”李小飞哪个憋屈。

        “说的好像谁对你有好感一样。”江枫也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

        吃过药,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患者就开始腹泻,足足泻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早上,整个人差点都虚脱了。

        “这家伙身体真好啊,拉了一晚上。”江枫很是有些吃惊。

        “身体不好,五十来岁了还能玩的开?”李小飞切了一声,道:“这要换了你,估么着半条命都没了吧?”

        “换了你。”江枫瞪着李小飞:“我说李总,你现在是不是飘了,别以为你是住院总我就不敢揍你。”

        “别,我对你真没兴趣。”李小飞摆着手。

        “医生,我这没事了吧?”

        患者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双腿发软,拉了一晚上,真是有些受不了了,最主要的是还不能让家里人知道,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差不多了,等会儿给你开了调理的方子,喝上几天。”李小飞给患者做了检查,患者肚子上的黑筋已经小了不少,颜色也淡了很多。

        “谢谢您。”患者道着谢。

        “好好休息吧,以后千万要注意,可不敢乱搞了。”李小飞站起身叮嘱道。

        “不了,再也不了,一次就长记性了。”患者连忙道。

        “长记性了就好。”李小飞说着话就准备走。

        “医生。”患者又喊了一声。

        “还有事?”

        “我说医生,你们这儿遇到的我这种患者多吗?”

        “不多,你是第一个。”

        “我怎么就那么命背呢。”患者叹着气。

        “这和命背有什么关系?”李小飞愕然。

        “别人怎么就没事?”

        “我去,你这还不甘心呢?”李小飞哪个无语。

        “不是不甘心,是想不通。”

        “你们玩这个的很多?”李小飞弯下身子,轻声问。

        “还行吧,一个群二百来人。”患者有些不好意思。

        “我去。”李小飞目瞪口呆,怪不得生病呢,二百来人,真够可以的。

        “方主任!”

        李小飞和患者正说着话,方浩洋带着人来查房了。

        “患者没事了?”

        “昨晚泻了一晚上,已经好多了,腹痛已经止住了。”李小飞急忙汇报。

        方浩洋走上前看了一下,这才道:“以后注意,这玩意可不好治,你这次是运气好,这要是去了别的医院,还真没几个人有这见识。”

        “吭哧!”

        站在后面的江枫忍不住乐了,方主任这意思是不是说方医生见多识广?

        方医生连这种事都知道,那可真算是见多识广了

        “嗯,记下了。”患者急忙点头。

        方浩洋回头,目视江枫:“江医生,你给大家说说,这个病的来历?”

        “啊......”江枫嘴巴一张,马上就变成了苦瓜脸,自己怎么就这么背呢。

        “啊什么,知道就说,不知道回去把病案抄写一百遍。”

        “知道,知道。”

        江枫急忙组织语言,道:“人体的内在平衡是基础,各种疾病都是因为人体平衡被打破造成的,女人属阴,男人属阳,阴阳相济才是符合自然规律的,阴阴阳阳都会导致各种疾病的滋生......”

        李小飞目瞪口呆,这个江枫行啊,竟然能把这么龌龊的事情用这么专业的术语解释出来,了不起啊。

        “听明白了?”方浩洋看向患者。

        “听明白了。”患者急忙点头。

        方浩洋也不多说,迈步走向下一个床位。

        “呼。”江枫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次总算是过关了。

        “江医生,了不起啊,知道的挺多啊。”李小飞凑到江枫边上竖了一个大拇指。

        “那是当然。”江枫哼了一声。

        虽然昨天的时候他没能认出这个病,可方寒提醒之后江枫就明白了,答案都知道了,还不知道解题过程,那可就太菜了。

        江枫就纳闷了,现在那么多人鼓吹什么同xing合法之类的人都是什么心态。

        这世上有男人就有女人,阴阳相济,这才是自然规律,打破规律必然是会造成各种后果的。

        现在社会不少新型病毒的滋生那都是因为一些人刻意的去打破自然规律造成的,大自然的报复往往都是无形的,也是可怕的。

        男人属阳,二阳相并,即便是不中毒,不感染,也会损害人体器官,二阴相并也是如此。

        自古至今,把自己玩死的人多了,可就是没人吸取教训,社会啊......

        ......

        “方医生您今天还考试?”

        心情有些低落的常轻舞迈步走进教室,一眼又看到了方寒。

        今天是西医临床笔试,她已经换了一个教室监考了,没想到再次看到了方寒。

        “嗯,我今天还考试。”方寒点着头。

        “没想到方医生您还是中西医双学位。”常轻舞轻轻的把试卷放在方面面前,很是有些舍不得走。

        方寒没吭声,给了常轻舞一个礼貌式的微笑。

        “方医生您要是......”

        “我知道,用手托着下巴。”

        常轻舞张了张嘴,依依不舍的走向下一张桌子,毕竟是考试,她不能一直呆在方寒边上不走。

        “老师您好,我是......”方寒后面一位住院医看到监考老师这么漂亮,下意识的就开口搭讪。

        “考试期间,不要随便说话,不要交头接耳。”常轻舞板着脸,冷冰冰的道。

        后面的住院医张了张嘴,满脸愕然,他刚刚明明看到监考老师笑容满脸,很是好说话,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冰山?

        “该死的关系户。”住院医盯着方寒的后背,咬牙切齿,他记得他上次参加实践技能考试的时候就遇到过一位关系户,没想到笔试又遇到了,简直太气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