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九零空间小神医在线阅读 - 第八四七章 情敌出现

第八四七章 情敌出现

        看到老婆孩子回来,萧敬生脸上带着轻松又担忧的神情站了起来,“我今天已经跟领导请辞我的项目小组长职务了,顺便辞去副所长职务,要求做一位普通技术员。”

        霍静姝听到这句话,眼睛慢慢瞪大,嘴巴也微微张开.

        萧敬生笑笑,“接下来就要面对来自父母的暴风骤雨了,不过你们放心,一切有我。”

        “老公!”霍静姝几步扑进丈夫怀里,“你说的都是真的?”

        “嗯。”

        萧敬生点点头,霍静姝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等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总想着丈夫什么时候能不当领导,不应酬不做课题,只是正常上下班,有节假日,能陪陪自己跟孩子。

        “接下来还需要忙一段时间,因为我手头上资料比较多,需要交接,等忙过这段时间,我就休假带你出去玩。”

        “这么大的决定,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爸爸要是知道,会气死的,完了完了,家里一定闹翻天了。”

        “我昨天想了很久,夏夏说得对,博宇没这个能力,如果他是被我抬着往上走,以后出了事,萧家怕是真的完了,到时候爸找我,我会跟他分析利弊,他虽然有些固执,但也是讲道理的人,应该听得进去。”

        “但是爸妈那边儿,他们一定会震怒,这段日子怕是消停不了了。”

        “爸妈会理解的,如果不理解……”萧敬生没有说下去,但他的眼神却暗了暗,落入安夏眼中。

        “爸爸,你有我妈妈和哥哥,还有外公外婆全家,如果爷爷奶奶不理解,那就不理解吧,这是你的人生,他们只能建议,不能决定,你自己觉得这个选择正确,那就正确。”

        “夏夏。”

        萧敬生牵起女儿的手,“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比我活得明白通透,这么多年我背负着萧家的名声和前途,不敢有一丝懈怠,总想着熬过这段时光,日子就好过了。

        我真是大错特错了,我只能撑得了一时,却撑不了一世,萧家出不来人才,就没办法在科研和学术界保持自己的地位,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没有一个家族是可以一直繁荣的,如果有那也一定是这个家族有精明睿智的组长,我自认为自己没这个能力,父亲他也不行,否则当年大哥就不会走歪路。”

        “爸爸,人生苦短,活在当下,以后以后,等你老了你就会知道,永远没有以后,只有当下。”

        “对!”萧敬生重重握拳,“夏夏说的太对了,活在当下。静姝,等我手头的工作交接完了,咱们就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明天是国庆第一天,咱们去看升旗吧,把哥哥带上,这个天不冷不热,正好。”

        “你哥哥的身体,不适合去人多的地方,又要等好久,他受不了的。”

        “妈,我想过了,带上一个折叠轮椅和厚厚的毛毯,哥哥可以坐在轮椅上,盖着毛毯看升旗。妈我知道你是为了哥哥好,可他犹如坐牢一般天天住在外公家,哪里也不能去,直到最后一刻,还不如让他多看看这世界繁华,即便走了也没遗憾了。

        而且还有我在,您放心吧,哥哥不会有事的,以后周末天气好了,我就带着哥哥出去玩。”

        霍静姝跟萧敬生看着女儿,许久都没有说话,看的安夏有些不自在了,“是我说的不对吗?可我真觉得我宁可要一个绚烂短暂的一生,我也不想要一个沉闷如坐牢的一辈子。”

        “不,夏夏,妈妈觉得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是弄丢了你,可最幸运的事情又是找到你,是我跟你爸爸着相了,总想着让你哥哥多活几年,可我们从没问过他,这样的生活是他想要的吗?明天咱们全家去看升旗,那要早早起来,天哪都十点多了,赶快睡觉,我去准备一下,四点钟就要起床出发。

        老公你快去洗澡,我去洗点水果,再准备点吃的喝的带上。”

        “我没事,我熬夜习惯了,你跟夏夏去睡觉,我一会儿就准备好,你是最爱犯困的,别明天早上叫不起来。”

        听着父母们互相调侃的话语,看着他们脸上轻松地笑容,安夏觉得这个家真好,简单又温暖。

        也许是了了一桩心事,她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最后还是被母亲叫醒。

        “夏夏,不能再睡了,来不及了。”

        安夏看了看闹钟,一下清醒了,“妈,你怎么没叫我,都四点十分了。”

        “我看你睡得香,不忍心。让你爸叫你,他也不忍心,没用的男人。”

        安夏迅速换上衣服洗脸刷牙,十分钟后全家出发,昨天晚上霍静姝给父母打了电话,所以天还没亮的时候,睡得迷迷糊糊的萧然被外公喊醒,然后得知全家要去看升旗,他立刻清醒。

        “然然,把豆奶喝了,不着急慢慢喝,他们还没来。”

        正说着,霍静姝全家到了,萧然豆奶也不喝了,急忙要走,霍老夫人急得给安夏和萧然一人塞了一个鸡腿面包。

        “路上饿了吃。静姝,带水了没,你两吃饭没,我给你们洗了点水果,一会儿带上。”

        “不用了妈,敬生都准备了,带太多吃不完,先走了先走了。”

        一家人匆匆忙忙开车离开,到了天安门广场,萧敬生把车停在停车场,准备好轮椅,“儿子,坐上来,我推你。”

        萧然惊愕地看着轮椅,“爸,我能走。”

        “不行,现在气温比较低,你活动起来外冷内热,第一容易感冒,第二会加速心跳,你坐在轮椅上,一会儿太阳出来了,你再活动活动,快点吧哥哥,不然就挤不进去了。”

        国庆的升旗仪式,是有乐队出来现场演奏的,虽然刚刚五点,广场已经挤满了人,好在许多人看着萧敬生推着一个年轻的男孩,大部分人都给他们让了路,让他们成功来到了最前面。

        这时候天有点蒙蒙亮了,安夏看着远处昏暗的夜晚,一道精光从中间冒出,仿佛带着无线光明和温暖。

        “哥,你看那边儿的云,好看不?”

        萧然抬起头望去,“好看,一会儿就出太阳了。”

        “安夏!”

        不远处一个年轻男子逆光,仿佛带着金灿灿的太阳光圈,对安夏露出温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