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伯府庶出在线阅读 - 第249章:想到一起

第249章:想到一起

        小胖墩却没有注意到屋内的气氛变化,听到李清蓉的话不由点头:“这样啊,那确实是要说自己规矩不好。”

        说完后,做了一个让李清蓉都想不到的举动。

        小胖墩看向老夫人,有样学样:“祖母,我也和我姐一样规矩不好。”

        屋内所有人:“……”

        根本没人说要带着男孩去上元节好嘛。

        李清蓉听到这个话,也差点没笑出声,不过到底还是不能太过火,所以勉强忍住。

        李清澜的脸色都快气炸了。

        但是又不能和小胖墩一个九岁的孩子多计较什么,最终看向李清蓉:“李清蓉,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她这次回门,说这些话,可就是等着一干堂姐妹讨好羡慕她的,结果如今什么都没得到,还被人用怀疑的目光看着。

        这会就更不像话了,随着李玉琛的话,简直就像笑话了。

        这样的事情,她怎么能忍。

        李清蓉吓一跳:“大堂姐,我没说话啊。”

        说完看向小胖墩:“玉琛,我刚才说话那么小声,难道大堂姐都听到了?”

        李清澜:“……”

        去你的小声,你那是小声吗,屋里的人都听到了好吗?

        “好了,你们都散了吧,我和你们大姑还有体己的话要说。”老夫人见李清澜再生气下去,恐怕要失大姐的仪态了,最重要的是,还没占到便宜,不由直接开口。

        说完不喜的看了一眼李清蓉,才看向李清澜:“正好清澜你也是刚回来,想来也是想同你娘说说体己话,也去你母亲的院子呆一会吧,和你娘好好聚聚,你娘也想你了。”

        李清澜点头应是:“是,祖母。”

        只是走向罗氏的时候,狠狠的看了一眼李清蓉。

        李清蓉却是没什么感觉,被人瞪一眼又不会少一块肉,反正刚刚说话她赢了,至于旁的,她才不在意。

        老夫人看向李清蓉的时候,神色就更冷了:“七姑娘也回去继续学规矩吧。”

        李清蓉不情不痒的点头。

        李清澜仿佛舒服了一些,笑看了李清蓉一眼,随着罗氏离开。

        李清蓉摸摸袖子。

        倒是李清芬兴奋的走到李清蓉身旁:“七堂妹,大堂姐最是不能接受别人反驳她了,就是祖母最疼的三堂姐对大堂姐,都要退让几分,你今日这么得罪她,恐怕要小心了。”

        李清蓉笑眯眯:“嗯嗯,好,我会注意的。”

        李清芬:“……”

        瞬间没兴趣继续挑拨了。

        李清蓉:“六堂姐,你赶紧跟上大伯娘吧,别一会让大伯娘和大堂姐发现你没跟上,而是留在这边。”

        李清芬想到什么,赶紧跟上罗氏她们离开的脚步。

        这个时候李清月走过李清蓉身旁,小声开口:“六堂妹说的话还是有理的,你还是要注意一些的。”

        李清蓉对于李清月的态度还是可以的:“我如今的日子,似乎也没什么办法更不好了。”

        李清月顿了一下:“迈过了年,估计等上元节过了,贾妈妈就该继续管着我们学规矩了。”

        李清蓉点点头。

        如果是别的,李清蓉或许还会害怕,贾妈妈她也早就收拾过了,想来对方也不敢做太多事情。

        更何况贾妈妈的手段有哪些她也是清楚。

        最多也就是多练几遍规矩。

        这玩意对比练武,根本是小意思好嘛。

        这一刻,李清蓉突然觉得练武确实不错了,有了这么可怕的标杆在,别的似乎都没什么可怕的了。

        李清月见李清蓉听进去了,也不敢在这边太多停留,赶紧走了。

        随着李清月离开,李清蓉转头,便又看到了三堂姐李清泽。

        李清泽还是和之前一样,不冷不淡的点头,然后离开。

        李清蓉没什么想法,拉上小胖墩就回小楼。

        却说李清澜跟着罗氏回了院子,脸色瞬间沉下了:“这李清蓉究竟是个什么玩意,竟害我在大姑面前如此丢人。”

        “你四叔确实将自己的女儿教的让人头疼。”罗氏忍不住开口。

        李清澜这才忍不住询问罗氏:“清巧呢,怎么不见清巧?”

        罗氏带着李清澜回自己的院子,李清澜便见到了面容憔悴的李清巧。

        李清巧看到李清澜那叫一个嚎啕大哭。

        迅速的说着自己这段时间从李清蓉身上受的委屈,特别是因为李清蓉被关进祠堂的事情:“大姐,没有人相信这件事情,真的是李清蓉陷害的我,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李清澜眼睛微微眯起:“你放心,大姐肯定给你报仇。”

        新仇旧恨一起报。

        小楼前

        李清蓉不知道李清澜这边的状况了,带着小胖墩回到小楼前,才想起回来可就代表着要继续练武。

        脚步忍不住一顿。

        同一时间,便感觉袖子被抽了抽,低头,便见小胖墩拽着自己的衣角,仰着头:“姐,要不,咱们再出去溜达两圈吧。”

        小胖墩说完,便快速继续开口:“姐你回府后,咱们似乎都还没一起溜达过永宁伯府,要不,咱们今天就当抽个空,一起溜达溜达吧。”小胖墩无比认真的开口。

        李清蓉:“……”

        这哪里是想让她陪着溜达永宁伯府,分明是不想继续练武。

        她是会纵容弟弟的人吗?

        李清蓉:“可以溜达一圈,溜达完你就先回小楼。”

        小胖墩下意识开口:“那你呢?”

        “刚刚你六堂姐似乎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样子,我先去找她一趟。”李清蓉义正言辞的开口。

        小胖墩:“……”

        他刚刚就在一旁,根本没看到六堂姐有什么话想要和他姐说的样子。

        小胖墩怀疑的看向李清蓉:“姐,你不会是想自己一个人逃跑不练武,让我一个人留在小楼里被严七操练吧?”

        李清蓉严肃:“我像是这样过分的人吗,你竟然这么想我。”

        小胖墩看着李清蓉就想点头。

        李清蓉在小胖墩点头前开口:“最近都没用过戒尺了,感觉拿戒尺炒肉可能都生疏了。”

        小胖墩:“……”

        所以,他怀疑的是对的,然后被亲姐给危险了吧。

        李清蓉看向小胖墩:“你刚刚还想说什么来着?”

        小胖墩摇头,眼巴巴的看着李清蓉:“没什么,姐姐你肯定还是挺忙的,您去吧。”

        李清蓉摸了小胖墩的脑袋一把:“真乖,一会给你弄点心吃。”

        小胖墩点头。

        我不想吃点心,我更想你陪我一起练武。

        并不想一个人被厌恶操练的小胖墩一边走向小楼,一边忧伤的看向李清蓉。

        李清蓉看小胖墩的模样,不由摸摸小胖墩的脑袋:“乖,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小胖墩:“……”

        小胖墩看向李清蓉:“那姐,你为什么不一起吃。”

        李清蓉眨眨眼:“因为我已经是人上人了啊。”

        小胖墩:“……”

        李清蓉直接看向珍珠:“来,送你家少爷进小楼。”

        珍珠赶紧点头。

        李清蓉心情愉悦,将小胖墩送回去,便去了马六处。

        因为她想起一些重要的事情。

        马六:“小姐,您怎么过来了,这里毕竟不那么干净,小姐还是离远一些吧。”

        马六如今负责府上照料马匹的工作。

        李清蓉看向马六:“你可查到京城大家都是怎么过上元节了?”

        马六僵了一下:“这个,还没查到。”

        李清蓉笑眯眯:“没查到没事,你去打听打听大姑娘他们会怎么过上元节,顺便打探一下,上元节的时候,哪条街道的花灯会最好看,到时候到那街道旁,定上一间临街的雅间。”

        李清蓉想了想:“别回头了,你这会便先出去打探一下,定一间吧。”

        毕竟两日后就是上元节。

        虽然她没在京城出府过过上元节,但是在新州府的时候还是同父母一起过过的。

        上元节的时候,街上人可是会很多,以表舅舅的性子,除了公务,什么都不知道,肯定不知道定这些东西。

        所以这些她还是赶紧准备好的好。

        “小姐,往年哪条街道最好看这个,小的已经打探到了,哪里看花灯好看,属下已经打探好了,据说望春楼里看花灯最是好看。”马六赶忙开口。

        李清蓉笑起:“杏儿,给马六一百两银子,让他现在就去定雅间。”

        马六赶忙应是。

        却说定远侯府。

        苏卿谕看向陈达:“粮食明日就可以到京了?”

        陈达点头:“是的,张四那边已经飞鸽传书过来了,不过路上似乎不太平,似乎有人发现咱们做这件事情了,想抢咱们的粮。”

        “那便再派些人去保护,这批粮食必须到京城。”苏卿谕开口。

        再不到京城,京城的粮价过了上元节估计就压不住了。

        他们的粮铺已经没粮了。

        “是,属下这就亲自去办这件事情。”陈达快速开口:“不过大人,这次运粮匆忙,筹备到的粮食还是不够,就算是粮食到了,恐怕也稳定不了太久京城的粮价。”

        “先暂时应对住再说,后续不够,继续买粮运粮便是。”苏卿谕开口。

        陈达犹豫了一下。

        苏卿谕看向陈达:“还有什么问题?”

        “张四这次的信除了说粮食明日会到外,还说了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张四到得江南买粮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对劲,江南的粮食似乎比想的更要少一些。”陈达开口。

        “江南刚遭灾不久,粮食少也是正常的。”苏卿谕开口。

        “但张四说,似乎还有别人曾提前买过一批粮,才让粮食变少。”陈达开口。

        苏卿谕直接抬头:“这件事情为何不曾早说。”

        “张四说,之前没多想,毕竟到江南买粮的人多,只是回来的路上,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因为人买的粮食似乎有些多。”陈达开口。

        苏卿谕皱眉:“让李三去一趟江南。”

        陈达看向苏卿谕。

        “既然有人在我们之前买粮,还买的不少,这个事情自然要注意。”苏卿谕微微一顿:“这粮食的去向,是必须弄清楚的事情。”

        陈达立刻点头:“属下这就去派人前去接张四,然后让李三前往江南。”

        苏卿谕点头。

        陈达这才往屋外走去。

        快要走出门口之际。

        “陈达。”苏卿谕突然叫住陈达。

        陈达回头:“大人?”

        苏卿谕顿了一下:“之前让你查的如何带小姑娘过上元节的事情你可查清楚了。”

        陈达目瞪口呆。

        我去。

        他们大人,竟然在这样的政事之中,还能抽出心思想带小李姑娘过上元节,这可是以往从不曾出现过的事情。

        任何时候,他们大人只要遇到政事,那是旁的事情全靠边。

        上次明大夫想求大人陪着做一件事情,就因为大人在处理军务,都还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明大夫都被直接无视了。

        小李姑娘在大人心中明显比他们想象的更重要啊。

        不过陈达没有什么不高兴的。

        他们大人办事起来,没有停顿,事实上,这是让他们很担心的一件事情。

        他们大人是好人,将他们的性命看的无比重要,但同时也将自己的事情,生活看的无比不重要。

        如果是旁人,他们肯定会觉得大人提及这个事情,荒废了正式。

        但是他们大人不一样。

        他们反而觉得高兴:“已经查了,京南那条街往年花灯最是好看,据说从望春楼的雅间看花灯无比好看,听说无数小姑娘想在望春楼的天子间看花灯呢。”

        “小李姑娘作为小姑娘肯定也会喜欢这个。”

        苏卿谕听到这话点头:“那便定一间雅间。”

        想到李清蓉看到雅间会开心,苏卿谕嘴角微微勾起:“除此之外,再给李清蓉准备点别的礼物,我记得小姑娘似乎都喜欢花灯,给她弄两盏好看的花灯。”

        “是大人。”陈达立刻回答。

        只是两方都没想到,两边都同时在望春楼定雅间的事情。

        倒是李清澜这边已经想好,究竟怎么让李清蓉不舒服了:“我想好了清巧,所有人都能出去过上元节,就只有李清蓉不能去,显然是不够让李清蓉难受的,我们可以让她看着我们出门过上元节,肯定能让她难受。”

        “到时候,再给你们买好看的花灯,你可以带着所有堂姐妹让李清蓉看看你们有,她却没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