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大战

第一百零一章 大战

        “府主大人,你要如何?”

        陆仁迦三缕长须飘飘,面貌极是儒雅,身上隐约有着一股丹气清香萦绕,令人不禁心旷神怡。

        此时,他双目如电,射向主座上的刘衍,带着质问之色。

        咔嚓!咔嚓!

        外面,甲胄拖地之音响起,乃是诸多幽山府兵,仿佛潮水一般涌入了厅堂。

        赤眉的刘衍微微一笑:“不是老夫要如何,而是陆大师你欲如何?”

        说着,神色就转为严厉:“拉拢我郡宗派与府兵,迫不及待地要坐老夫的位子,就是看准老夫寿元无多?如此欺凌于我?”

        熊熊!

        灵士之怒,非同小可!

        花厅之内,师语彤顿觉一个庞大的灵压仿佛排山倒海般呼啸而来,几乎令她窒息。

        此时再看,主座上的刘衍虽然正襟危坐,但身周已经浮现出一圈隐隐的青色火焰,不断蔓延。

        “不可能!”

        陆仁迦取出一个小小的双耳三足铜鼎,挡在身前,丝毫没有狼狈之相,面色却转为凝重:“刘老鬼……你的生机,为何还如此之强?是了……你服了什么天材地宝,增加寿元?”

        “不错!”

        刘衍声音沉稳,带着一丝自得之意:“嘿嘿……老夫之前机缘巧合,得了一枚火龙赤果,此物不仅与老夫本性相合,更有益寿延年之功……本来若将之炼成‘赤龙丹’,功效还能再强五成,但既然知道你狼子野心,老夫又怎么敢将如此大事托付于你?”

        师语彤听得,一颗芳心顿时沉了下去。

        只要不是寿元无多,刘衍仍旧是幽山府第一的灵士!更不用说,对方似乎最近还有着突破,再配合之前放出的风声,果然是老奸巨猾,又隐忍到了极点,就等着钓她们上钩!

        ‘这些话……不是跟陆大师说的,而是跟我们几个反水的宗主说得!’

        与此同时,师语彤心里更是有着明悟:‘只是此时跪地投降,不知下场如何,恐怕最轻也要退位让贤,隐居幕后了!’

        ‘不过相比于宗门被幽山府兵夷灭,似乎也值得如此……’

        一时之间,这位美人宗主面色连变,显然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旁边两名武宗同样如此。

        “你们不要被这刘老鬼骗了!”

        陆仁迦眼珠一转,顿时叫道:“生服火龙赤果,最多延寿一纪!这老鬼已经没有多少年好活了……”

        他看向刘衍,眸子彻底阴沉下来,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并且……你愿意用多少寿元为代价,与我们硬拼到底,只怕到了最后,会是同归于尽!”

        “纵然同归于尽,今日也要灭了你们这群宵小!”

        刘衍面色沉凝,一挥手,一道青色的火焰如同狂龙般扑出,直冲陆仁迦而来。

        “动手!”

        陆仁迦面色肃穆至极点,将丹炉往前一推。

        轰!

        一道无形的波纹散开,路上的青色火龙一下被震散,余波化为点点星火,向四周飞射。

        “啊!”

        一名穿着千年寒铁甲的幽山校尉避之不及,被一点青火落在肩膀。

        熊熊!

        下一刻,他整个人就变成了一株青色的火炬,惨叫一声,死得无比痛快。

        ‘刘衍的火行灵术,越发可怕了……连四天门高手都不堪一击!’

        师语彤看着这一幕,更是芳心大震,瞥了眼双方武力低微,正在簌簌发抖的门人弟子,不由有些庆幸没有将自己徒弟带来,否则八成逃不出这绝境。

        “看来诸位都不愿接受老夫的好意了……”

        刘衍看着师语彤等宗派之主,微微摇了摇头,苍老而宏大的声音传遍整个城主府:“幽山府兵听命,归灵、化骨、黄昆三宗皆为叛逆,门人弟子,格杀勿论!”

        “诺!”

        诸多巨吼传来,外面刀剑之声顿起,惨呼不绝于耳。

        “哈哈……师宗主,俺老牛早就想与你亲近一番,今日终于得了机会!”

        与师语彤攀谈过几句的牛都统哈哈大笑,戴着一顶牛角盔,来到她面前。

        “若有选择,妾身实在不愿与府主大人为敌,奈何……”

        师语彤嘴角带着一丝苦涩,已经做出了决定。

        既然已经做下事来,又被发现,任何的犹豫不决只能加速自己的灭亡,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条道走到黑了。

        “哈哈……你们的选择很对!”

        陆仁迦大笑:“事成之后,老夫必然不会忘记你们,之前承诺的丹药,还可立即加倍!”

        “陆仁迦!”

        刘衍神色更冷,缓缓站起身。

        熊熊!

        一团团青色的火焰,顿时浮现在他身体周围,在虚空中熊熊燃烧着,惊人的热浪不断传来:“莫非你还觉得自己有着机会?”

        对于这位丹师,他还是忌惮非常的。

        对方战力或许并不怎么样,但一手炼丹术,足以为他拉拢来诸多外援了。

        “我的底牌,你永远都想象不到!纵然你今天有些超出我的预料,也是如此!”

        陆仁迦面色沉静:“天残、地缺、带灵音先走!”

        “遵命,主人!”

        两名武宗顿时护在灵音周围,向厅外杀去。

        “今天,你们一个也走不了!喝!天地元气,听我号令,青龙狂舞,天下大吉!”

        刘衍蓦然念出口诀,身上的灵袍浮现出一串串灵纹。

        “吼吼!”

        在他身体周围,九团青色火焰一下伸长,探出爪子,化为了张牙舞爪的火龙,向灵音杀去。

        “你的对手是我!”

        陆仁迦眉头微皱,抛出数枚丹药。

        蓬!

        一红一白两颗灵丹在半空中相撞,蓦然炸开,化为一团暗色的烟雾,一下就将火龙笼罩进去。

        以刘衍的目力,甚至还可以看到迷雾中的火龙一下失去灵性,呆滞不动,体形慢慢缩小。

        “好,你客居幽山府城二十年,老夫今日才是第一次看到你全力出手!”

        刘衍见此,目光中仿佛喷出了火焰:“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

        熊熊!

        下一刹那,可怕的青色火焰顿时席卷全场!

        ……

        “嗯?”

        幽山府城之外。

        马车上的方元豁然转头,望着幽山府城的方向。

        那边的灵力波动,已经远远超出了灵徒的级别,显然是两位灵士正在交手。

        “大人?”

        玉新楼与皇甫仁和连忙过来,旋即就看到方元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幽山府城方向,不由同样转头。

        轰隆!

        下一刹那,一点火焰似乎就在城主府中心燃烧,黑烟滚滚,直上青云,如同天柱。

        “那是……城主府的方向!”

        玉新楼看着这一幕,直接呆了:“今日城主大宴,封闭四门也就罢了,城内居然还出了如此情况……”

        “这青色火焰,莫不就是传得神乎其神的幽山府主之灵术?传闻他老人家一手火行灵法,简直堪称出神入化!”

        皇甫仁和看着渐渐乱起来的幽山府城,与玉新楼对视一眼,额头顿时都渗出冷汗。

        若不是这次方元拉着他们出城,恐怕此时在城里变成热锅蚂蚁,会被殃及池鱼的,就要变成他们了。

        轰隆!

        蓦然间,又是一声闷响传来。

        能传播如此远的距离,再加上剧烈的灵力波动,让方元知晓必然是两名灵士又狠狠对轰了一记。

        果然,他放眼望去,就见一截类似屋顶的建筑被轰飞上半空,又轰然散架,化为火点落下,砸起一片惨呼嚎叫。

        “嚯……这就是,真正灵士之间的斗法么?”

        方元看着这一幕,却是也有些震撼了。

        纵然他已经晋升梦徒,但未曾晋升梦师,照样没有元力挥霍。

        此时见到这种以自身元力,撬动自然之力,可怕非常的手段,顿时也多了几分向往。

        “元力……距离我已经不远了!”

        方元暗暗握了握拳头。

        他道武兼修,论武功,已经破了十一关,只差最后的天门与武宗关卡,便可晋升武宗。

        而梦徒之道,也进入高阶,距离真正掌握自身梦境也就一步之遥罢了。

        “只是……术业有专攻,梦师前期的破坏力,显然也是比不上灵士的……”

        方元沉吟了一下,忽然叫来玉新楼与皇甫仁和:“此时城内能与幽山府主叫板的,恐怕也只有那位陆丹师了吧?”

        “我虽未见过陆大师一眼,但据说他炼丹术之高,在整个夏国也是闻名遐迩……我之前那位师父恐怕不是敌手!”

        皇甫仁和脸上带着一丝苦涩,缓缓说道。

        他浪迹天涯,论见识倒是不差。

        “光论府城势力的确如此,但幽山府主之位牵扯甚多,难保外府势力不会插手!”

        玉新楼摇了摇头。

        “嗯……也是,刚才的破坏,莫非是数位灵士武宗,联手造成的?如此混乱,不正是行险的良机?”

        方元一听,顿时心里就有了猜测。

        ‘奈何,想要浑水摸鱼,火中取栗,也必须有着相应势力,否则不过是惹火烧身罢了!’

        “走吧!我们继续赶路!”

        想到这里,方元不再迟疑,下了命令。

        “遵命!”

        玉新楼呼喝着车队启程,回首望向幽山府城,心里的滋味却是复杂难言。

        看到故乡毁于一旦的悲伤只是其次,更多的却是一种担忧。

        这个幽山府的天,即将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