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八神

第七百四十五章 八神

        “他……死了?”

        一击得手之后,霍山山神却是收回大印,脸色有些木然。

        一尊天仙,长生久视,神通广大的仙人,就这么死了?连祂这个神祗,都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

        “是的,形神俱灭,再也救不回来了!”

        方元凝重点头。

        实际上,这白剑飞死得非常冤枉。

        霍山神印经过祭天坛碎片的炼制,威能大进,只是一方面。

        最关键的,还是遭到了方元的暗手偷袭,将原本的天魔阴雷尽数返还,那里面都是最纯粹的心魔元力,天仙沾惹到了都有些麻烦。

        白剑飞遭到污染,元神法力都是震荡不安。

        这时候,遇到了霍山山神的全力一击,自然再无半点生还机会。

        “呼……”

        霍山山神矗立良久,忽然吐出一口长气:“此事重大,我们两尊神祗,恐怕担当不住,必须得上报天庭!”

        “即使如此,仙神相犯,也没有我们的好果子吃……”方元目中精光一闪:“不若禀报邙山府君如何?”

        霍山山神有些意动,旋即就是苦笑:“不管是天庭还是府君,这次恐怕都不会支持我等,当然……也不可能将我们交出去论罪,毕竟是这天仙攻打我府邸在先,有着铁证!但接下来仙道的反噬,恐怕也得我们自己扛了!”

        ‘这山神虽然实力一般,但脑袋还算清明!’

        方元见此,不由颌首:“的确……所谓祸兮福之所倚,只要能扛过这波,自然有着转危为安的机会!”

        “唉……难!难!难!”霍山山神长长叹息:“灵飞剑宗之内,尚有两尊天仙,并且,说不定还会向附近交好的宗门借兵,我等两人,对抗一位天仙都是勉强,要是遭到围攻,恐怕有陨落之厄!”

        更何况,他是在霍山当中,才有此等威能。

        方元若不回到沧浪江,也就一普通地仙的事。

        神道就是这点不好,一旦出了法域范围就威能大减,容易被各个击破。

        即使两神能全力发挥,也必然不是倾尽全力而来的灵飞剑宗对手。

        “为今之计,只有求援了!”

        方元吐出一口长气。

        “没有用的,即使天庭与府君愿意派出人马,也是远水不救近火……”霍山山神摇头否决。

        “谁说……我们是要向天庭求援了。”方元此时,却是笑得有些神秘:“我们三山五水,同气连枝,神明可不止我们两个啊!”

        “这倒也是!”

        霍山山神一怔,旋即大赞:“若仙道灭了我俩,接下来必然携此之威,犁庭扫穴,荡清三山五水的所有神道势力!”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就将声势搞大,轰轰烈烈闹他一场!”

        此时的霍山山神,在想通其中关窍之后,却是豪情万丈,颇有几分斗破天地的豪气。

        ……

        灵飞剑宗。

        就在白剑飞陨落的一刻,某间祭堂之内,清脆的碎裂声响传来。

        没有多久,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执事面色凝重地走进:“本命剑牌有变?不知是哪位执事或真传弟子出事了。”

        只见在供桌上,整齐排列着一柄柄木头小剑,锋芒内敛,下面还有名字与标识。

        这就是本命剑牌,但凡灵飞剑宗的核心,都得预备一块,方便师门随时查看情况,甚至还能根据剑牌推测出本人的状态与位置,方便救援。

        “不是弟子……也不是执事……”

        看守本命剑牌的执事目光锐利如鹰,先从最下排看起,目光一扫,又在中层转了转,却没有发现不对,额头就不由渗出冷汗。

        中层再往上,本命剑牌就带着金玉色泽,起码也是地仙所属。

        这样的存在,随便一个出事,对于灵飞剑宗而言都是伤筋动骨,折损元气。

        “莫非是哪位地仙长老出事了?”

        执事目光看向上方,只见那里一排金铁之剑安然无恙,那是代表地仙长老的位置,而在最上方,则还有三柄玉剑,代表着灵飞剑宗的三名天仙,镇压气数。

        此时,其中一柄玉剑却是碎成几片,落在架子上。

        啪!

        这执事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一下就出来了:“我宗自有秘法显示,若本命剑牌蒙尘,则是受到了封印或者围困,需要宗门求援,即使遇劫兵解,也能抢救回元神,但这……形神俱灭!一尊天仙……形神俱灭了……”

        在七十二仙门当中,天仙就是最高,若是有着金仙,那便是三十三大派了。

        灵飞剑宗之内,三尊天仙老祖,就是天!

        此时,一位陨落,简直相当于天塌了一块。

        也就是灵飞剑宗乃是排名靠前的宗门,还能勉强支撑着。

        若是四海仙门那样的,门中只有一尊天仙,那整个派别都要被打落。

        “不行……我须速速禀报掌门,还有两位老祖!”

        这执事最后看了一眼,在玉剑原本所在,赫然铭刻着‘白剑飞’三个大字。

        “出了何事?”

        没有多久,掌门中年跌跌撞撞地来到祭堂,显得十分失态。

        “启禀掌门……”

        这执事嘴里满是苦涩,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指了指最高处。

        中年人一看,顿时也是宛若扒开两片天灵盖,一瓢凉水浇下来,整个人都定在了那里:“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唉……白师弟此次出行,想不到就遭遇不测,我灵飞剑宗痛失臂膀!”

        一声幽幽叹息,骤然在周围响起。

        掌门中年与执事一看,只见厅堂之内,不知道何时多了两名负剑老者,皆是灰衣灰袍,脊背如枪。

        “师叔祖……”

        他们认出这乃是本门的两尊天仙,立即跪伏下去。

        “罢了!白师弟是在追杀那沧浪河伯之时出事,看来那河伯有些秘密,得先查清楚了,再雷霆一击!”

        其中一个灰衣天仙直接道:“多少年了……我仙道多少年没见过天仙兵解的事了,此次,神道必得给我一个解释。”

        “对!必须将凶手抓住,扒皮抽筋,神魂点天灯!”另外一名灰衣天仙开口就是杀气满满:“杀!任何涉及此事的,不论人神,皆杀无赦,不杀不足以服众!”

        “这个自然!”

        之前开口的天仙赞同道:“不过,必须多联系几家仙门,以防万一!”

        他说着,精光四射的眸子又看到中年掌教身上:“通剑,你任上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掌门之位也不用做了,去苦剑崖思过五十年,掌门之位……就由明剑担任!”

        “遵法旨!”

        通剑真人不敢有着丝毫反对,直接叩首应是。

        心里,却有些悲哀。

        一尊天仙陨落,门中势力,必然要经历一番大洗牌。

        当然,这一切,与他都没有多少关系了。

        ……

        “三山五水,三山是为霍山、平山、云顶山、五水则是沧浪江、荆江、白水河、流沙河、三叉河!”

        此时,沧浪水府之内。

        方元换上神道冕服,正襟危坐。

        霍山山神同样一脸肃穆,陪在他旁边:“水伯以新晋庆贺为由邀请,想必其余二山四水之神,总得给个面子!”

        在方元的坚持之下,八神会晤的地点,就定在沧浪江中。

        当然,一开始的请帖,当然不能说我们两个打死了天仙,需要大家一起过来,想想对策。

        方元登临神位,还未开宴大庆,就成了最好的藉口。

        这时,伴随着外面一圈钟鸣玉磬之音,青山就过来禀告着:“老爷……有神明到了!”

        “善!”

        方元起身,与霍山山神一同出宫迎接。

        水底之中,波涛汹涌,数道暗流款款而来,现出几波队伍。

        这其中,一股黑水翻腾,化为一尊凶神恶煞的黑面大汉,穿着铠甲,仿佛冲锋陷阵的猛将。

        而另外三道暗流合一,却是浮现出一队仪仗,其中三名女神乘坐在肩舆上,体态婀娜,眉目隐约间有着相似之处,赫然是三位姐妹。

        ‘黑面的,乃是荆江河伯,而这三姐妹,则是白水、流沙、三叉河的水神,传闻这三女曾经同门学艺,又分别获得神位,乃是一段佳话……’

        霍山山神生怕方元不清楚内情,此时跟他算是同一阵营,在他耳边细细介绍道。

        他却不知晓,对于这四尊神的了解,方元要远远在他想象之上。

        毕竟,当初的明玉君就为他打好了基础。

        虽然山神有着邙山府君,不便插手,但四个河神,却是早已暗中收服。

        这三姐妹当初之所以能够封神,也有明玉君的暗中助力。

        “这位便是沧浪河伯?”

        三位女神下了肩舆,款款行礼。

        在五水当中,沧浪江是上游,水量最为丰沛,是隐约的老大,正因为如此,神位才难以凝聚。

        “诸位里面请!”

        方元脸上带着微笑,忽然间,眉宇一动。

        水面一暗,仿佛两尊沉重的大山压迫进入江底。

        倏忽间,两尊大山虚影一变,化为两名山神的模样,腰间围着虎皮,充满了一种野性的味道,此时来者不善,直接喝问:“霍山山神,你与沧浪河伯犯下好大事,还想连累我们么?”

        ‘哦?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方元心里微微一动,却是处变不惊:“此次请诸位前来,正要与诸位好好商议此事,里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