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救赎之子

第六百九十九章 救赎之子

        也唯有能通过杀戮不断累积的神性,才能令一个普通人如此快地晋升成为传奇!

        平心而论,卢恩骑士的进阶速度,实在太快了一点,简直跟那些炼狱之子一模一样!

        用一个传奇传承完全不能解释,换成炼狱之子的话,却是契合无比。

        听到丰收女士薇拉尔如此说,珊妮不由赞同地点点头:“确实如此……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我跟他相处这么久,还是偶尔可以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丝神性的气息!”

        “不……姐姐,大哥哥是个好人!”

        她说到一半,脸上不由浮现出挣扎之色,脱口而出。

        “好了,妹妹不要闹!”

        珊妮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旋即又化为哀求:“真的……不要伤害他好不好?”

        “你放心,珊妮!”

        见此,薇拉尔却是一脸慈爱地抚摸着珊妮的嫩滑的脸蛋:“如果放在之前,一个晋升了传奇的炼狱之子,的确是各个教会都要秘密针对与铲除的对象,但现在情况不同了,由知识之神提出来一个计划,我们都很有兴趣!”

        “这次之后,我们都知道,阿波菲斯并未处于炼狱之中,甚至,他的真身已经灭亡,想要在炼狱之子身上复活,因此,要对付他,最好的手段,就是利用炼狱之子!他必须足够强大,拥有坚硬如铁的意志,无与伦比的意念,才能在最后的争夺战中,将阿波菲斯的意志彻底消灭!”

        “这个卢恩,可以暂时作为观察人选!”

        实际上,在诸神看来,炼狱之子们绝对不会拒绝这个计划。

        因为,他们的命运,早已被阿波菲斯预定,都是养蛊的容器,神性将在他们身上不断汇聚,到了最后,完全被胜利者独吞。

        这个最后的胜利者,将会成为阿波菲斯复生完美的载体!

        帮助诸神对付阿波菲斯,就是帮助他们自己!

        “我觉得……可以!”

        珊妮女神点点头,抛开主观因素不说,卢恩的确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传奇,并且,也有着野心与智慧。

        “这方面的接触,我准备交给你!正巧,之后就有一个机会!”

        见此,薇拉尔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笑意:“诺特王国当中,有着一名传奇炼狱之子的踪迹,我们将会派出精锐前往剿灭,正好顺带考察这个人!”

        “诺特王国?”

        珊妮叹息一声:“这个曾经的边远王国,此时在大陆人类的位置中,已经越发重要起来了呢!”

        魔灾降临,对于人口稠密的中部地区,无疑是巨大的灾难。

        又经过之前的诸神降临之灾,此时的人类世界,已经是一片哀鸿遍野。

        但诺特王国,却是矮个子里拔高个,又因为接受了大量逃亡的中部贵族,就颇有一些一枝独秀的味道。

        至少,因为中部几大王国的覆灭,它在人类文明中的序列,却是要大大靠前了。

        同理,斯坦公国也是如此。

        可以说,掌握斯坦公国,又身为传奇强者的方元,此时在大陆之上,不大不小也算是一股能搅动风云的力量了。

        不然的话,为什么丰收女士会看中他?

        仅仅只是因为神性?这样的炼狱之子,在整个世界,简直一抓一大把!

        唯有力量,才能令神祗侧目,这就是世界的残酷!

        “对了,那位传奇级别的炼狱之子,究竟隐藏在哪里?”

        欢愉女神珊妮最后问着。

        “王室之中!”

        丰收女士面色沉重,吐出一个名字。

        “竟然是他……”

        珊妮惊呼一声,忽然间明白了丰收女神的打算:“这里面牵扯太多,到了后来,恐怕整个斯坦公国的兵力都得出动吧?”

        “不错!为什么必须剿灭这个炼狱之子?他不愿意听从诸神的神谕,是其一,其二,就是我们的教会与势力,也需要一个稳固的后方!”

        神祗也有人性!

        特别是降临凡间之后,它们需要一个安全的大本营。

        而诺特王国,便是丰收女神这一阵营预订的地方!

        ……

        诺特王国。

        一处战场上,人类与恶魔的战争仍旧继续着。

        虽然之前由于诸神降临凡间,给人间带来了巨大的动荡,各种风暴、地震、火灾……灾难层出不穷,但恶魔却并没有因此消失。

        只要九重炼狱没有毁灭,恶魔自然源源不绝。

        “这处大地裂缝自从上次之后,出现的恶魔已经少了九成,这就是最好的时机,必须一口气推到里面,将洞穴封堵住!”

        在人类阵营后方,一名将军面色坚毅,拔出自己的长剑:“进攻!进攻!勇士们!你们不是为了其他人,而是为了自己而战!不将这些该死的恶魔堵在地下,这片区域以后都没有好日子过!”

        朴素的言辞,往往蕴含着哲理。

        好比此时,诸多战士与征召过来的民兵,听到了之后,都是大声怒吼着,拼尽全力,再次舞动着手中的兵器。

        “放箭!”

        看到这一幕,将军顿时大喜,将一支生力军加入战场。

        嗤嗤!

        顿时间,伴随着箭矢飞舞,诸多恶魔就倒了下去。

        这是诺特王国特意训练的一批魔弓手,用的弓箭都经过特制,带着法术的力量,能够穿破恶魔坚硬的皮肤。

        “快了!就快到了!”

        人类联军士气大震,一下杀到了地缝之前。

        这里原本是一个矿洞,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与冥界联通,成了一个恶魔的出现点。

        此时,为了封堵住缺口,王国已经准备了一批法师,只要到达边缘,立即就会施展化泥为石等等的法术,将洞穴的出口转变为上万吨的岩石!

        “很好,法师们准备……”

        看到大军推到地缝一线,将军不由大喜。

        就在这时,他眼睛忽然一缩。

        在诸多的恶魔尸体倒下之后,在地缝附近,竟然浮现出一个粗陋的营地,里面还有几个人类俘虏。

        当然,此时,这些俘虏身上伤痕累累,看来是被当作了食物,旁边还有不少白骨。

        “该死的恶魔!”

        将军眼珠血红:“杀光它们,给王国的子民复仇!”

        一波战士很快冲了上去,魔弓手则是纷纷弯弓搭箭,压制着洞穴之内的恶魔。

        “化泥为石!”

        “巨山术!”

        “黏合术!”

        诸多法师纷纷出手,各种法术光芒将地缝封禁。

        看到毫日持久的恶魔之灾终于有了被平息的可能,至少是这一块地域的安全有了希望,残存的士兵不由欢呼起来。

        只是没有多久,前线中忽然有一块寂静下来。

        旋即,这种寂静仿佛会传染一样,不断扩散。

        以这个将军超凡者的耳力,甚至听到一个婴儿哭泣的声音。

        “在战场上,怎么会有人类的婴儿?”

        没有多久,他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一个传令兵匆匆赶来,怀里是用旗帜包裹着的一个男婴:“大人……这是在俘虏中发现的!”

        “竟然能在恶魔环绕中生存下来,这是何等的运气啊?”

        饶是这个将军,也不由发出惊叹:“他一定有着一位很伟大的父亲或者母亲!”

        “但是前线的战士,都认为他代表着不祥!”

        传令兵面色为难地说着。

        “哈哈……如果有着幸运之神,祂也一定在保佑着我们!”将军不以为意:“你看看……他一出现,我们就击败了恶魔,封堵住了这片区域的根源,这不是幸运是什么?我决定了,我会收养他,至于名字么?就叫做海姆吧!”

        “遵命,大人!”

        传令兵恭敬地低头,旋即,又发出一声惊呼:“不对……”

        “怎么回事?”

        将军见此,立即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我的魔化症……好了!”

        这个士兵却是狂喜地看着自己的手背。

        作为与恶魔战斗的一线部队,整个军团受到的污染都十分严重,超凡者还好,像他这样的普通人,其实看起来已经有些像个怪物了,特别是双手之上,之前已经布满了一种黑色的鳞片。

        但此时,他欣喜地举起手臂:“之前明明还有的,现在都消失了,这一定是神迹!”

        “等一等,之前还有?”

        将军本人也被这个变故弄得有些呆滞,旋即立刻问着:“你后来接触了什么?所有!我要知道所有!”

        “后来……我一直在前线战斗,除了……”

        这个士兵看着手里的婴儿,忽然间眼中冒出泪花:“除了他……大人!我一直在做着跟之前一样的事,除了抱起他之外!”

        “这是神迹,这是神明赐予我们的圣婴!”

        他跪伏下来,以泪流满面的虔诚姿态,将婴儿高高举起:“神啊……您终于要为这个世界,降下救赎了么?”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士兵纷纷激动起来,跪伏着上前,接过海姆。

        旋即,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在他们身上,原本已经根深蒂固的魔化病,赫然开始好转,甚至浮现出正常的皮肤。

        “神迹!海姆!”

        霎时间,喧嚣一浪高过一浪,即使是以这个将军的威信,也无法再将整个军团平复下来了。

        实际上,他也根本没有想到这点,而是跟普通士兵一样,俱都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