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七章 生机

第五百六十七章 生机

        “商王意欲留守城邑,以王子盘为方伯出征?”

        聚贤馆内,公子午听到这个消息,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狰狞:“为何会如此?”

        底下的莫阁大惊。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公子午如此暴怒的姿态,不由跪地道:“公子饶命,小的完全是按照您的吩咐,收买王宫中商王亲近的内侍,暗进谗言,原本商王亲征之意甚为坚定,但见过他们的大巫之后,就改变了主意……”

        “大巫?”

        一提到这个,就连公子午也不由浮现出忌惮之色:“如此说来……宗庙示警么?”

        “属下亦有此怀疑,可惜大巫地位尊崇,寻常内侍根本连见一面都难……”

        莫阁继续说着。

        实际上,公子午心中的担忧,还要超出他的想象。

        ‘父侯有天下之志,这次得了天命,其势雄浑,只是还需准备发酵,如果此时商王征伐西周,那就大事去矣,仍旧征讨东夷,还不算太差……只是王子盘英明神武,是我的大敌,商王也不是简单角色,有他坐镇商邑,城内上下一心,将来就麻烦多了!’

        ‘当然,相比较而言,王子盘的威胁更大!’

        一念至此,公子午猛地下了决心:“你持我信符,去找曹秋!”

        “剑圣曹子?”

        莫阁一惊,他竟然不知道自家公子还与这人有旧,不由生出高深莫测之感。

        “王宫之中有着大巫守护,哪怕是曹秋也无法突破,但王子盘既然受命领军,就必得出宫……你与曹秋一起,等到大军开到东夷之后,将他的首级取下!”

        公子午一挥手,面色狰狞。

        “诺!”

        莫阁浑身一个激灵,知道等到那时,领兵大将身亡,商军必然是全线崩溃的场面。

        西周再将整顿好的大军开到商邑之外,或许可以不战而下。

        但此时,什么话都不敢多说,匍匐着退了出去。

        ……

        “帝辛拜王子盘为方伯,统御大军十万,征伐东夷?”

        城邑之内,方元听到了这个消息,终于有些欣慰浮现:“善……看来徐徐改易,还是有着效果!”

        他自然知晓在此天命之下,有的事能做,有的不能做。

        比如直接控制商王,又或者一剑宰了西周侯之流,敢动手立即就有天谴!

        而给大商狂开金手指,制造黑火药,攀登科技树作弊更是会引来女娲的干预!

        “哪怕要掀桌子,也是最后一刻的事,此时还是因势利导的好!”

        方元瞥了眼面前的两个弟子:“比如我若出手,牵扯太多,说不定越帮越忙,效果反而还不如派出弟子行事!”

        “此时我不能直接为王子盘出谋划策,却可以资助他几个人才!”

        他敏锐地感觉到了世界的筛别,外来的与本土的,完全是两个待遇,如果只是本土将星辅佐,那完全属于自我演化,不论天意还是女娲,就没有出手的藉口。

        “现在的我,稳坐钓鱼台,提升实力才是要紧!”

        方元一挥手,一柄火剑,一柄水剑顿时浮现。

        这些时日的恢复,令他又凝聚出一柄神剑,更隐约发觉,造化剑阵的威力,简直是八门剑阵的数倍!

        并且,神剑有灵,竟然能自动飞出伤人!

        “这完全是四重虚圣之后的感觉啊……想不到,重铸根基后的虚圣,实力还要远远超出以往!”

        方元有着感慨。

        虚圣四重,点化灵性!这是以前根基不稳梦师的划分。

        但到了此时,他以纯正梦元力重修之后,才区区二剑,就已经有了以往四重虚圣之威!

        “若再达到七重虚圣,又该有着何种权柄?”

        一念至此,他内心不由就有些火热,又唤来两个弟子仆役:“黑冢、盖聂!”

        “拜见老师(主上)!”

        两人齐齐拜下,看着方元的手段,满脸艳羡之色。

        凌空御剑,这完全是仙人一般的手段。

        “你们太阴正法既然入了门,我稍后传你们一人一套口诀,便可以驱使这两柄神剑,此时恰逢王子盘领军东征,你们就去投奔他吧!”

        方元装模作样一番,随口编了几句剑诀传下,实际上还是他暗暗开放权限,将火剑交给黑冢、水剑交给盖聂:“你们此次出山,匡扶大商,乃是功德无量之事,取得善果,更好修行!”

        “谨遵命!”

        盖聂不知道那么多弯弯绕,直接拜下,黑冢哪怕心里嘀咕着什么,此时也是无法出口,同样下拜,领了火剑在手。

        咻!

        落入他们手中之后,两柄灵剑光华消敛,却仍旧有着寒芒冒出,可见乃是神兵利器一流。

        虚圣之道,在于由虚化实,此时方元凝聚出来的水火二剑,就是真正的神兵利器,足以传世千百年。

        当然,即使损坏了也没有什么,毕竟核心还在他的真实梦境之中,随时可以重铸。

        更因为与他精神相连,十分便于操纵这两个家伙,外带调整策略。

        不过,这一番苦心,就不必跟这两货说了。

        “只是……这黑冢与盖聂,可算锐士、勇士,却不算名士……只懂得杀人争斗,最多用来破阵杀将,还少了一点运筹帷幄之力!”

        打发走两个家伙,方元自顾自带了两只狐狸,在商邑之内漫无目的地走着。

        自从恢复部分梦师之能后,商朝之前的通缉,就跟个笑话一般了。

        “此次王子盘代父出征,仍旧危险不小,还是应该找个保险!”

        方元沉吟着:“玄鸟之气虽然残破,却仍有一线生机……这也跟我前世的文明记忆相符!”

        虽然古辰老谋深算,直接与西周气运相连,不可一世,但他仍旧逊色方元一筹。

        因为,他没有方元前世的记忆,自然不知道大势的真正走向!

        “按照我记忆中的前世历史,周武王厚积薄发,趁着商朝南征之际,直捣黄龙,破了朝歌,商纣王匆匆率师回返,又武装大量奴隶,仓促应战,最终大败,逃至鹿台自焚,由此西周正式得了天命,成为天下之主!”

        “这个世界,明显是受到了更高位文明的辐射,因此历史往往有着相似性!哪怕有着梦师等蝴蝶,但小节可改,大势难逆!”

        或许是因为辐射的不同,两个世界的历史也出现了时间错位,令方元有着复盘与推演的机会。

        “但这场商与周,玄鸟之嗣与姬姓子孙的争夺,最终却并非姬姓胜了……在前世历史中,周同样衰败下来,出现春秋战国,最后重夺天下的秦国君主嬴政,尚黑,乃玄鸟之后,为商之族裔,此时历代秦君的先祖,应当是……飞廉么?”

        王子盘这一支,已经注定衰败,几乎无法避免,但玄鸟之嗣并未断绝,甚至后期还开创出了一个大一统的帝国!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也是血脉贵族的最后辉煌,从此之后,便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了。

        “商之一线生机,就在于此了!”

        方元默默想着。

        他准备做的,就是移花接木,将商后世秦的大运转嫁过来,以此为凭借,形成撬动大势的基础,是为‘不逆而逆!’,这同样也是某种程度上的顺天应人。

        这么想着,他已经来到了一处宅院前,现出身形:“玄鸟之气衰败,各个族裔都是很惨,这一家虽表面同样如此,却生机暗藏,有福泽绵延之相!应当就是了!”

        方元走入院子,顿时见到两个壮汉正在准备衣甲,武装奴隶,显然也是准备跟随王子盘出征。

        此时忽然见到一个陌生人闯进来,都是一怔。

        “你是何人?”

        其中一个少年大吼一声,宛若虎啸,手持一柄铜锤,看样子起码有着数百斤之重,在他手上却是轻如鸿毛。

        “……飞廉生恶来。恶来有力,飞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纣……”

        方元盯着他,蓦然眼睛一亮:“你为何人?”

        “某乃大夫廉之子,恶也!”

        恶挥舞着铜锤:“你是……介?曾经剑败曹子,被大王通缉的剑手?为何来此?”

        ‘果然是你们!’

        方元暗中欣慰点头,知道这父子两人,此时都是商朝的将领,甚至还会一同跟随南征。

        可惜,按照前世历史,在牧野之战后都要相继毙命。

        商朝覆灭,毕竟是大势。

        哪怕这一家能延续下去,未来也是很惨,后世子孙只能靠着给周天子养马出头,最后获得秦之分封,努力向西开拓,才有了后来秦一统天下的基础。

        “然也!”

        方元微笑点头:“如何……你想拿我向商王请赏么?”

        “恶,等等!”

        此时,一个中年大步踏出,行走如风:“你走吧……我廉最崇拜英雄,你同样是我商人,还望以后不要与商为敌!”

        “呵呵……”

        方元摇头,忽然看向后宅,几个探头探脑的小脑袋浮现出来,又被一个女子呵斥着回去。

        “恶客上门,未曾准备厚礼,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方元点点头,一伸手,玄鸟族气就浮现出来,蓦然分化多股,没入廉与其家人的头顶。

        ‘商之族气,与我没有多大用,反而要担好大干系,不若直接送人!并且,若事不可为,也可保存元气,留待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