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八零甜妻萌宝宝在线阅读 - 第748章 逻辑没毛病~

第748章 逻辑没毛病~

        与此同时,热搜榜陆续攀上来一些稀奇古怪的话题:

        有人模仿长公主直播间里的“旮旯星人”吃多脚姑、吃长脚虫,结果拉破了嘴。明明开的是美食节目,愣是做成了血淋淋的恐怖节目。

        有人驾驶飞行器到野外选相对比较软的地表直播人力挖深坑、学“旮旯星人”摇轱辘取地下水,结果水没取到、把巡逻警引来了——这货挖坑把地热能管道给挖漏气了……

        有人学“旮旯星人”的打扮,有防护服不穿,把内室的透光纱帘扯下来裁成服装,裹在身上打扮成“旮旯星人”开直播,直播没结束就听到家用医疗机器人拉响了警报,被告知皮肤轻度辐射伤……

        总之,长公主的直播间成了各路直播客们寻求灵感的地方,本来不感兴趣的,看到热搜榜那些稀奇古怪的直播话题,跟进来看热闹,结果进一个、上瘾一个……

        偏偏这个直播间还是功能不完善的,像看哑剧似的,不知道画面中的人物在说啥、吃的又是啥、闻起来不知是啥味儿……全靠猜。你一句、我一句的,弹幕全都在猜猜猜,倒也乐意无穷。

        ……

        徐随珠因为学校教职工提前半个月返校,自她爹订婚后,展开了正常的上下班日常。

        等景区的旺季过后,峡湾镇就要开始整体的规划建设了。

        老街要保留,但需要扩大街面、加强雨季排水、增设一些更为人性化的服务功能,因此老街的居民暂时要搬去政府出资临时安置的过渡房。

        同样的,老街两边的待拆迁居民楼的居民也一样——要么搬去过渡房;如果自己解决住处,那么镇政府给予一定的住房补贴。

        至于租房子住的,如果是在峡湾镇工作,政府也同意他们住进过渡房,但需要交点租金。

        陈友康一家,婉拒了徐随珠想把他们安顿到白金海岸一期公寓的好意,愿意付点房租搬去过渡房。

        白金海岸那几套公寓是峡湾中学给高薪聘来的特级教师安排的,陈友康觉得自己一家不能这么占徐老师的便宜。

        再者,他和媳妇儿考虑再三,决定等峡湾镇的商品房开盘后,也在这里买一套新房。他家儿子脑袋瓜子确实聪明,以前不够重视,如今意识到了也来得及。遂决定在这里安定下来,全心全力培养一对子女。

        “徐老师,托您的福,我在这里一年赚的比在家乡时多多了。回头我们也想在这里买套房,不管以后还回不回老家,家业总归不嫌多啊……哈哈!”

        徐随珠心里明白他的顾虑,也不强求,给陈师傅每月的工资里,补了一笔租房津贴。

        徐随珠自己一家暂时也住回了白金海岸。

        因还在暑假,徐随珠没让公公婆婆跟着过来照顾孙子,让他们在岛上多松快几天,等开了学,她和包子爹忙起来了,还得劳烦他们帮忙接送小包子。

        白金海岸离学校是远了点,但如今她也是有车一族了,上下班车程十五分钟之内,搁后世那算顶顶近的了。

        开学前的准备工作虽然琐碎,但并不算太忙。徐随珠就把小包子带在身边,娘俩面对面坐在办公室里,一个看账本、一个算20以内加减法。

        徐随珠其实并没有提前教儿子学什么。

        一来她自己一直忙忙忙的,想要系统地教似乎也没太多时间。

        二来她始终觉得童年有限,不该过分剥夺,该玩的年纪不让孩子痛快玩,难不成要像以前的梁大少那样——二十来岁的成年人,正事不干、老想着玩乐?(咳,好吧不开梁大少玩笑了,人家已经浪子回头金不换了。)

        总而言之,她平时很少约束小包子,顶多带他出去遛弯时,教他认认街道两边招牌上的字,又或者给他讲故事时,用手指头点一点那些个常见字,别的确实很少教。就连这20以内的加减法,还是小毅有事没事教会他的。

        只是再半个月就要上小学了,是该收收心了。

        担心儿子有情绪,徐随珠列举他那几个小伙伴暑假最后几天也都很苦逼:“啾啾旅游一回来就跟着她爸爸妈妈回港城,听说每天都要上课呢!还有佑佑,回京都以后,你纷纷阿姨送他去老师那学aoe了呢!”

        小包子咬着笔杆,歪歪脑袋:“妈妈,你不是说一年级就是学aoe吗?”

        “对啊!”

        “那为什么佑佑要提前学?”

        “……”

        “还有啾啾,她那不叫上课,那明明是兴趣。”小包子掰着手指说,“我也有兴趣啊,游泳、潜水、踢球、打乒乓、开帆船、堆沙堡……”

        “行了行了。”徐随珠说不过他,“咱们还是各做各的吧,啊!你继续算你的加减法。”

        小包子噘噘嘴:“还是壮壮哥幸福!我真想和他一块儿玩球……”

        “你壮壮哥有任务在身,你去就是搞破坏。而且他那是练球,不叫玩球,就跟你练这加减法一样……”

        “可我不喜欢加减法呀!”小包子的嘴嘟得更高了,“我喜欢游泳、我喜欢潜水,妈妈你为什么不让我去练习那些个?”

        “……呃,那些你不是都会了吗?干嘛还练!只有不会的才要练。”

        “那壮壮哥也会踢球呀,踢得还很好呢,为什么还要练?”

        “……”

        徐随珠有一种想要掐死自己的冲动。

        她为什么要挑起这个话题?分明是找虐嘛!

        深呼吸!深呼吸!告诉自己面前这个是亲儿子!嫡嫡亲的!

        “你壮壮哥想进足球队,以后出国比赛、为国争光,所以才拼命练,你难道想进潜水队?”

        “比赛就可以不用上学了?”

        这个问题真要命!

        “当然也要上学啊!所以运动员比一般人更辛苦,不仅要练习比赛项目,还要学习文化知识。”

        小包子不知想到了啥,苦恼地咬着笔杆衡量再三,才说道:“妈妈,那我可不可以等长大了再去比赛?等我长得和爸爸一样高、一样大,就不用早睡了。爸爸说大人不需要睡那么多,那样我是不是就有多多的练习时间了?”

        嗯,从逻辑上来讲,没毛病!

        可是儿子啊,等你的睡觉时长缩短以后,你面临的并不单单是时间够不够这类问题啊。

        “行吧,那等你长大了再说。”她有气无力地挥挥手。

        没精力应付这狡猾狡猾滴小子啦,回家交给他爹做思想工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