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第一讼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见凤三

第六百七十六章 见凤三

        第六百七十六章见凤三

        萧樱还是决定亲自去见凤霁一面。

        这个隐患,在凤戈登基前一定要除掉。

        相信凤霁见到她,恐怕比见到凤四殿下还要……躁动。

        凤戈整夜未归,宫里暂时也没传出噩耗。看来庚帝依旧病重昏迷,云大人的原话是……苟延残喘着。

        萧樱一早让聂炫给云驰送了信,信上说她想亲自见一见凤霁,云驰自然不会阻止,他只是有些担心萧樱的身体,不过据御医说,长宁公主那阵子之所以旧疾复发,大半是因为心病。

        至于心病是什么?

        云大人不用猜也知道,如今那块“心病”回来了,萧樱这旧疾自然好的一日千里。

        真不知道这两人羁绊怎么那么深?

        世间夫妻千千万,也没见过像长宁和凤戈那样的……何况两人还没成亲呢。

        云大人知道凤戈进宫了,萧樱一定忧心忡忡,与其让她胡思乱想,还不如让她见一见凤霁。

        云驰最近实在太忙了,恨不得生出八只手……

        如果萧樱能让凤霁开口,他一定重谢。聘礼他再出出血,多加一车!

        萧樱带着聂炫和缪骞出门。从后门走,走的悄无声息。缪公子和聂炫一左一右护着萧樱的马车,看起来就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公子出行。

        马车最终停在刑部大牢的后巷。

        最近局势敏*感,萧樱觉得自己还是低调行事为好。

        若是堂堂正正走大牢正门,被人看到传出去,少不得又要给京城茶余饭后添些谈姿,如今萧樱‘改邪归正’了,以前觉得名声只是累赘,如今却不得不把名声当成脸面,在意起来了。

        没办法,谁让她是新晋太子殿下背后的女人。

        注定不能低调。

        云驰依旧亲自在后巷接萧樱进门,他和萧樱并肩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迅速交待着:“我一会还得进趟宫……庚帝也差不多熬到油尽灯枯了。我这个首辅大臣怎么也得露露脸……”“恭喜云首辅了。”“有什么好恭喜的!我本来打算退隐江湖了,偏生凤戈这小子不安心,争什么皇帝当啊。害得我一把年纪了,还得替他操心。”

        云大人表示升官一点也不快乐。

        “您老今年贵庚?”

        “……怎么?已经过了而立。不能说自己一把年纪吗?”

        萧樱心道,是啊。过了三十……确实挺老了。如果云驰成亲早点,都能抱孙子了。不过如果搁在现代,云驰这年纪,还有不少自诩单身贵族的呢。

        自认为已经很老的云大人感叹完,复又交待萧樱。“凤霁估计有点难搞。能问就问,问不出也不必上火着急。等我忙过这阵,早晚腾出手来收拾他。小兔崽子,年纪不大,坏事没少干。每晚睡觉不做噩梦吗?”

        云大人对于凤家人十分厌恶。

        除了凤戈和勉强还算中厚的凤璟,云大人看到凤家人就脑袋疼。

        “大人放心,我知道分寸。”

        “你办事我自然放心,不放心也不会让你随便进这刑部大牢了。等将来你和凤戈成了亲,进了宫……当上你的皇后娘娘。你想来这刑部大牢,估计都难了。趁着现在还能蹦跶,多来几次吧。”

        云大人感慨道。

        萧樱:“……”说的她都想逃婚了。

        “你可别生什么歪心思。以后老实当你的皇后娘娘……不过你和别的皇后还不一样。那些皇后是娶来当摆设的,就算是有些脑子的齐皇后,也被摆在后宫二十多年。

        她们和你比不了。

        你可是要和凤戈小子一起披荆斩棘的,我估计将来刑部有什么疑案难案,还得你出马。这么一想,你住在宫里或是住在萧府其实区别也不大。反正皇宫你最大,你想出宫难道还有人敢拦!”

        萧樱一口气刚提起来,还没放下呢,云驰又说了这么一大套。

        她这口气是继续提着,还是悄悄放下呢。

        云驰侧目看了一眼萧樱。只见小姑嫂眉头紧蹙,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云大人心道难不成自己话说重了。

        如果萧樱真的生了什么拒嫁的念头,凤戈那浑小子不得闹腾死他。“……我是说凤戈把你当成眼珠子似的宝贝着,将来在后宫,你必定说一不二,说不定凤戈还在你身后替你摇旗呐喊呢。”

        萧樱:“……”

        摇旗呐喊,这场面……简直不敢想。

        “将来凤戈还得多多劳烦‘云首辅’。”什么叫一招杀,这便是了。

        云大人之时偃旗息鼓。想到自己悲惨的未来,他登时没了说教的兴致。“行了,凤霁便关在最里间,你进去吧。本官要进宫了……”

        云大人说完一脸苦大愁深的走了。

        聂炫和缪小公子上前。“我和你一起进去。”

        聂炫自然不会让萧樱一人进去面对凤霁。

        缪小公子张张嘴,他也想进去亲眼看萧樱审犯人啊。不过萧樱已经手急眼快的吩咐。“你守在门外,屋里若是有打斗声,你再进来帮忙。”缪小公子不甘不愿的接受自己替补的身份。

        想到不过隔着一扇木门,再加上他习武耳聪目鸣,其实屋里说什么他应该能听个七八分,登时又高兴起来。

        “好,姑娘一定能让凤三开口。”他对萧樱有盲目的自信用。在缪公子眼中,萧樱简直无所不能。

        萧樱冷着一张脸推开囚室大门。

        凤霁被关在更里面的小囚室,中间隔着木制的栅栏。

        听到声音,凤霁缓缓抬起头来。凤三殿下虽然不说温文尔雅,便在京城也算是个人物,每次出现在人前,都是打扮的风风光光。

        模样虽然不及凤戈和凤晔,便站出来也是个俊俏的贵公子。

        可此时,这位贵公子懒懒散散的歪在木板床上,袍子皱皱巴巴,头发乱糟糟的,胡茬凌乱的冒出来,和平日的凤霁简直判若两人。若不是那双眼睛,萧樱险些认不出他来。

        见到萧樱,凤霁目光狠狠的一沉。

        凤璟的崛起,几乎全部是这位长宁公主的杰作。

        甚至凤霖和凤晔叛乱,他的出现……都没逃脱这个女人的算计。

        以前凤霁一点也不在意萧樱,她背负着那样的名声,就算是突然间变聪明了又能如何?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难道还能影响他的大业!

        可他小看她了。

        凤霁以为自己藏的足够深。

        再加上花楼案已经告破,他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不过彻底把自己择出来,也算是个好结果了。

        可是他放心的太早了些,云驰竟然找到了证据……他竟然早就知道花楼案与他有关,可一直按兵不动。

        他以为自己在暗,实则在云驰等人眼中,自己简直就是披着个造反的外皮整天耀武扬威。从凤璟口中,凤霁更是知道事情是萧樱最初发现端倪的,是萧樱坏了他的好事。凤霁没想到萧樱竟然还敢出现在他面前。

        “你竟然还敢来?”萧樱进了门,和凤霁大眼瞪小眼,两人神情都冷冰冰的,聂炫则安静的抱剑立在一旁,一幅保护者的姿态。

        凤霁以为萧樱既然露面,一定会率先开口,可是没有,萧樱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淡淡的和他对视。最终还是凤霁按捺不住了率先开了口,开口后他就有些后悔了,凤霁一直觉得自己是凤氏家族中最沉得住气的一个,可是和萧樱一比,自己简直不堪一击,是他轻视她了。

        “我为什么不敢来?杀人的不是我,造反的也不是我。”

        “……你来做什么?该说的本王都说了,你有本事便去抓人。”

        “你说是你告诉凤四殿下,你的合伙人姓封的事吗?”凤霁面上露出怒意,他是被凤璟刺激了,这才口不择言的吐露出来,凤四转头就告诉萧樱了。

        堂堂的四殿下,竟然成了萧樱的走狗。

        “凤璟真是个小人。本王是相信他,才和他说起这些,他转头就把这些都告诉你了。本王真是瞎了眼才会认他这个兄弟。”

        “你一个阶下囚,一个一个‘本王’,不觉得别扭吗?你的王位被罢黜,王府被封。你现在已经不是齐王殿下了。你还是谦虚些的好。”萧樱淡淡说道。

        目光中全然是对凤霁的鄙夷。

        似乎从未正眼看过他,以前未曾,现在未曾。

        似乎在她眼中,凤霁就是个跳梁小丑。“……是你!一定是你。若不是因为你,本王何至如此!”

        凤霁平日话不多,显得十分矜持。

        看起来像个安静的贵公子,实则……越是平日隐忍不言,性情越是激烈。萧樱故意激怒凤霁,不出所料,凤霁轻意被激怒。“你做了坏事,反倒怪罪报官之人。这是什么道理?平日学的礼仪廉耻都还给先生了不成!”

        “不过几个小卒子罢了。死便死了。本王是谁?本王是庚帝三子,堂堂的齐王殿下。本王的性命难道不比那几个小卒精贵多了。”

        “人人生而平等,在生命面前,谁都一样,没有谁比谁高贵一说。你就算是皇子,也不能无缘无故伤人性命。何况你伤的都是些什么人?是些几岁的小娃娃,她们根本不懂如何反抗。我看你也就有伤一伤那些小娃娃的本事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凤霁提醒自己别被萧樱牵着鼻子走,这样容易中了萧樱的圈套,可是他根本忍耐不了,萧樱话里话外都表露一个意思……

        她看不起他。

        他可是皇子,她却看不起他?她凭什么看不起他。

        以长宁郡主的名声,就算看不起,也只有他看不起她的份。

        “你想拉拢人,想替自己谋算,这本也没什么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是你不该伤害无辜,这是因。种善因得善果,种了恶因,收的自然是恶果,这叫报应。天理诏诏,没谁能逃过。你以为灭了口,便不会有人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不,只要做了,总会留下珠丝马迹。凤霁,你逃不掉的。”

        “伤害无辜?难道全天下只有我一人伤害无辜吗?这天下……每天有多少冤情?有多少无辜之人枉死?你为什么不去管?偏偏盯着我不放。长宁,我自始至终没有招惹过你。”

        “天下确实有数不清的冤情,每天也确实有很多无辜之人枉死。可难道因为别人做伤天害理的事,我们也要跟着去做吗?事在人为,事在人为,我们生而为人,与牲畜区别最大的便是我们能自控。

        人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人有起码的礼仪廉耻,人知道何为善,何为恶?人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凤霁,你落到如今这步田地,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谁。”

        “……凤霖和凤晔做的坏事不比我少,凭什么我要进大牢,他们却可以高枕无忧?”

        “他们坏,坏有明面。你的坏,坏在暗处。死在他们手中的都是些什么人?死在你手中的又是些什么人?凤霁,你觉得可以这么比吗?”

        “……你刚才还说完,生命都是宝贵的,没有贵贱之分。”凤霁嘲讽道。

        “是啊,生命都是宝贵的,谁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所以杀人者,人恒杀之。凤霖和凤晔最大的愿意便是太子之位,如今他们两个愿望成空,虽然人没关在刑部大牢,可我倒觉得和关在大牢也没什么区别。

        你如果杀的是恶人,是你的对手,我还敬佩你是条汉子。可你为了拉拢帮凶,杀的都是些什么人?孩子?全是孩子……便是到了阎王殿,你也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的。顺便友情提示……真的有地狱。”

        也不知道是被萧樱的语气吓到了,还是被萧樱正经的神情吓到了。

        凤霁有一瞬间觉得全身僵硬。

        脚底突然窜起一股冷意。这股冷意几乎瞬间迷漫周身……似乎有人在他耳边低声哭泣,仔细一听,似乎都是些小孩子的声音。

        有人叫嚷着他偿命,有的嘀咕着想爹娘。

        这大白天的,生生让凤霁惊出一身冷汗来。

        他定了定神,狠狠瞪向萧樱。

        “我不怕,这世上哪有鬼,自然也没有阎王,更没有十八层地狱。”

        “你不信……很快你便会信了,那些被你害死的小姑娘在底下等着你。她们会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的撕下来……你如何对她们,她们会百倍千倍的报应在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