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在线阅读 - 第1856章 先探(四更)

第1856章 先探(四更)

        楚离与孙明月蓦然消失在光明殿内,下一刻出现在了大郑军营之外。

        两人刚一出现,片刻之后,郑西来亲自出来相迎,明黄罗衫飘飘,仪态潇洒不羁,确实与寻常的帝王之风范不同,更像一位闲云野鹤之人。

        郑西来抱拳哈哈笑道:“孙教主,久候了!”

        孙明月白纱遮面,淡淡说道:“陛下不必客气,不知血龙树枝条何在?”

        “呵呵……”郑西来摇头笑道:“朕说过的话绝不会失言,放心就是,那东西很快就会过来,还望孙教主保密,毕竟血龙树不宜让外人知晓。”

        孙明月轻颌首:“自然如此。”

        “教主请——!”郑西来伸手肃请道:“咱们帐内述话。”

        孙明月道:“陛下不会给我来个瓮中捉鳖吧?”

        “哈哈,教主真会开玩笑!”郑西来大笑着摇头道:“朕怎是那种暗算盟友之人。”

        孙明月颌首道:“想以我为饵可不算什么好盟友。”

        “哈哈,朕陪着教主一起做诱饵,诚意还足吧?”

        “陛下也要一起?”孙明月摇摇头道:“奉劝陛下还是别冒险,楚离一旦出现,不等埋伏的人上来,会先取了陛下的性命,他一招足够。”

        “朕一招也挡不住?”郑西来不信的道。

        孙明月道:“陛下可能并不了解楚离,也没打听仔细他先前的事迹,他杀人往往只用一剑,若一剑杀不了,往往最终不会下死手。”

        “还有这般讲究?”郑西来摇头道:“朕还真不了解。”

        孙明月淡淡道:“所以陛下还是三思为好,莫要逞强把性命搭上,楚离剑下可不留情。”

        “难道孙教主你就不怕?”郑西来笑得有些勉强。

        他被孙明月这么一说,顿时有几分心虚。

        虽说他不怕死,但见当上皇帝便死,委实有些不甘心,他先前对皇位不屑一顾,这个皇帝是勉强而为之,是被皇兄强架上来的。

        但当了皇帝之后他发现没有那么糟糕,一切都变得不同,金口玉言,一句话吩咐下去便有人完成,从不必自己费心费力,当真是比做逍遥王爷更省心。

        他做了皇帝之后,发现那些臣子并没如想象中的强烈反对,对自己抵制,反而很配合自己,这让他没有烦心事,所以还想多过过瘾。

        楚离真要如孙明月所说,一剑便能杀了自己,确实得慎重思量一番。

        他目光忽然接触到孙明月清亮的眼波,似笑非笑的眼波似乎透出讽刺与不屑之意,虽然一闪即逝,却被他敏锐的捕捉到,顿时一怒。

        他身为一国之君,什么样的美人找不到,但身份地位如孙明月般的女人却找不到,而且如她一般美貌的也罕见,所以对孙明月一直另眼相看。

        可今天让他一直另眼相看的女子竟然看不起自己,他觉得格外愤怒,既有对孙明月的心高气傲不满,也有对自己的心虚胆怯不满。

        他沉声道:“那倒要领教一下楚离的高招!”

        孙明月摇头道:“陛下你这是找死。”

        “听说教主与楚离关系极深。”郑西来似笑非笑的道。

        “算是知交好友吧。”孙明月轻颌首道:“楚离是个极聪明的人,作为朋友极佳,可惜世事弄人,本座终究不会有朋友。”

        她语气淡漠,郑西来却莫名的心一软,怒气消了一大半。

        他能体会到高处不胜寒,尤其孙明月还是一个女人,更是艰难。

        楚离轻咳一声:“教主。”

        “这位是敝教法王赵大河。”孙明月似乎刚想起来他,对郑西来道:“他负责将龙血树枝送回去。”

        “孙教主真想试着种龙血树?”郑西来道。

        孙明月轻颌首:“是有这个想法。”

        “孙教主可知龙血树成长环境的苛刻?”郑西来摇头道:“非是朕小瞧光明圣教,实是龙血树太过挑衅,很难成活,劝教主你还是别白费功夫。”

        “不一试怎能甘心?”孙明月道。

        “也罢,那教主便试试,而且朕可以做主,给你两条树枝。”

        “那便多谢陛下。”孙明月没客气。

        郑西来道:“咱们进大帐吧,朕马上去取龙血树枝。”

        “好。”孙明月缓缓点头。

        三人进入大营,顿时森然气势扑面而来,压力也跟着涌来,好像置身于冰天雪地,阵阵寒气宛如针扎一般,稍一放松便要受到压制。

        孙明月微眯明眸,默然不语。

        通过这种森然气势,也是军阵的威力,便能知晓军队的实力,越是强大的军队,气势越盛,军阵威力越强,她能清晰感受到大郑军队更胜大离铁骑。

        楚离所化的赵大河轻笑一声道:“大郑军队名不虚传!”

        郑西来傲然一笑:“咱们大郑素来追求的是精兵,以一抵十,士兵不在多而在精。”

        “确实不凡!”楚离赞叹。

        郑西来道:“比大离如何?”

        “大离铁骑略逊一筹。”楚离缓缓道:“不过大离的禁卫军却又更胜一筹,陛下若有机会可以去见识一下大离的禁卫军。”

        “那朕一定要见识一二。”郑西来有些不服气。

        三人进了大营后,速度奇快,宛如三缕清风般来到了一座营帐,郑西来请两人进去后,蓦然消失。

        楚离微眯眼睛,想探知郑西来所去的位置,却发现感应不到,他所去的地方有些奇异,隔绝了他的感应。

        他于是趁机打量四周,大圆镜智观照。

        大圆镜智之下,军阵上空与周围的煞气清晰可见,皆呈血红色,浓稠如鲜血,楚离感觉自己如行走在鲜血之中,周围涌动着粘稠之感。

        他皱了皱眉,这种感觉极不舒服,想要呕吐。

        孙明月扭头看他一眼。

        楚离明白了她的眼神,是让他趁机看清虚实,免得直愣愣的硬闯进来,找好退路。

        楚离轻轻点头。

        孙明月不再多说话,闭上明眸盘膝坐到一张矮榻上,一动不动如入定。

        楚离也依法施为,盘膝坐上另一张矮榻。

        大圆镜智观照四方,寻找着这军阵之奥妙,同时大圆镜智与天星洞虚术结合,拼命的推衍着军阵的破绽,但凡阵法皆有生死两门,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

        所以再绝的阵法也有一处破绽,留着一条生路。

        楚离忽然露出一丝笑意,慢慢点头,大圆镜智与天星洞虚术结合果然威力惊人,真的推衍出这军阵的生门所在!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