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天霸动霸李元霸在线阅读 - 第一章:李原霸

第一章:李原霸

        “我叫王大锤,本以为拍了一部网剧以后就能名声大噪,从此红遍娱乐圈,宝马香车加嫩模。万万没想到,剧组杀青那一天,导演窃格瓦拉告诉我,电瓶车行业已无法支撑剧组开销,我的片酬,吹了……”

        电视机里,王大锤的声音还在响,但此刻,房门被人已经被人一脚踢开。

        “瓢了动次打次个瓢,谁他娘的……”

        电视机前正在吃泡面的李原霸谩骂着回过头来,后面的话就再也不敢说出口。

        因为李见成已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李原霸的喉咙上。

        “别,成哥,有事好说,钱我明天就还你,刀,小心!”李原霸小心翼翼地把喉咙上的匕首一点一点挪开。

        李见成有持无恐,也不去管他,走到电视机前,拿起遥控器一按,换了个频道。

        “真英雄,心向百姓,真英雄,丰碑永固……”这频道正在放的是隋唐英雄传。

        李见成这才扔下遥控器,转过身来,脸色一冷,盯着李原霸的眼睛,开口道:“明天明天,老子这个月已经听了你多少个明天?念在曾经一起在屁股上纹过小猪佩奇的兄弟情分上,老子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明天有一票大的,只要你有这个胆,别说能把欠我的钱还上,从此以后你就是他娘的富一代,天天跑车游艇飞来飞去,馨红会所的那几个小娘们儿见了你都得自动贴上来叫霸哥!”

        说完,一屁股走到李原霸身旁,搂住李原霸肩膀,笑眯眯地说道:“别说当哥的不给你机会,瞧瞧你他娘的现在过的什么生活,吃个泡面连卤蛋都加不起,而且还是没有营养的酸菜口味,呸!寒碜,看个电视剧也这么没追求,看好了,哥看的这才是品味,真英雄,丰碑永固……”

        这货说着说着竟然唱起来了,李原霸翻了个白眼,心头却对李见成说的什么一票大的感了兴趣。

        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李见成:“成哥,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

        “废你姥姥的瓢话,你有被老子骗的价值?”李见成嘴里嚷嚷,目光却盯着电视机不放。

        你他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当初要不是被你骗,我一好好的野鸡大学历史系学生会退学跑过来跟你做发财梦,会被传销坑得越陷越深?

        李原霸心里虽然暗骂不止,嘴上却不敢出口,脸上更是笑成灿烂的野菊花,说道:“是是是,就知道成哥最讲义气,当年初中那会儿,看古惑仔电影的时候,那首友情岁月也是成哥你唱得最好听。”

        这时,电视机里那一集隋唐英雄传也放完了,换成某医院治疗不孕不育的长广告。

        李见成嘴里怒骂一句“去你姥姥的治肾亏不含糖!”,甩手把遥控器一扔,站起身子,走到门口才又回过头来,开口而说:“废话少说,你有胆量的话,明早东街头博物馆的对面,凤姐面摊不见不散。”

        李见成一走,李原霸立马把门紧紧关上,反锁,这才大松一口气。他对这个同村长大的成哥可是怕得要命,打小就被成哥揍到大,还好后来去外地读书,才免了那些皮肉之苦。

        他三年前被李见成骗到B市,进了传销组织,后来的悲惨遭遇就不用说了,一年前,人民警察终于打破了这个传销团伙,李原霸也算是得救了。

        可是,那期间欠下的债,恐怕连“负债累累”这个词都无法表述,除了死以外,李原霸现在可真的什么都敢做,反正也已经一无所有。

        随手按下遥控器,换了个台。

        “本市消息,近日在本市郊区发掘的古墓,据最新消息,诸多考古专家认为该古墓是孙膑庞涓之师,鬼谷子之墓,而从墓中挖掘出来的神秘青铜片,将于明日一早由武警押运至本市博物馆暂放……”

        看着电视里这条新闻,李原霸按下遥控器换台,气骂一句:“去你的鬼谷子,狗屁新闻,怎么不说是武则天之墓,瞎扯淡!”

        “真英雄……”

        电视却又换回了隋唐英雄传,李原霸本来没什么兴趣,这些演义、历史,他在学校的时候都已经被烦死了,更何况这破演义里,和自己姓名同音的李元霸死得那么惨。

        就要再次按下换台键,定眼一看,我靠,竟然是大结局。

        正要好好看一看李见成说的“品味”,电视机一黑,他娘了个娘的,停电了!

        李原霸只好躺沙发上做了某种难以言表的激烈运动之后,沉沉睡去。

        李原霸梦里又见到了他那死鬼老爸,那老酒鬼又在跟他念叨那些“原霸,你这你名字是算命先生给取的,说你取了这名字会有大富大贵的机缘……”

        老爸呀,您这酒一喝到兴头上,怎么连自己亲儿子也骗呀!

        李原霸在梦中怒骂不已。

        次日一早,李原霸就醒了过来,突然想起来李见成昨天说的“一票大的”,又想起那个新闻。

        心头顿时紧张起来,暗暗猜测,这一票大的,不会是要去抢那文物吧!

        “快乐的一只小青蛙,哩哩哩哩扑芳,快乐的池塘里面有只小青蛙……”

        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李原霸拿起手机一看,是李见成打来的,犹豫一下,他还是按下了接听。

        “小老弟!你他娘的再不来就赶紧打电话给火葬场,不然,待会儿老子去的时候你就没时间了,瓢了个瓢的!”电话里是李见成怒不可揭的破锣嗓。

        挂了电话,李原霸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出了门,谁说欠钱的是大爷,明明连孙子都不如!去就去呗,大不了若真是干那事,到时候自己不动手就行。

        才刚走到距离凤姐面摊不到几十米的小巷子,李原霸耳中就听到了警笛声响,心头暗道不好,恐怕成哥真他娘的动手了!

        拔腿就要反身而跑,刚一转身,听得身后杂乱急促的脚步声,衣襟被人牢牢扯住。

        回头一看,李见成满头大汗,一手抓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青铜片,另一只手扯住了李原霸衣服。

        李见成张口想要说什么,话还没出口,“嘭”的一声枪响,子弹从他后脑射穿,身子倒下,青铜片掉到李原霸脚跟前。

        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李原霸还来不及反应,就倒了下去,鲜血从额头溢出,流到青铜片上。青铜片上闪过一丝幽光,瞬间消失于无。

        一个魁梧光头汉子,戴着墨镜,走进巷子里,捡起青铜片,骂一句:“他娘的,真费事!”,骂完拔腿就往巷子内跑去。

        警笛声大作,警车已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