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望族闲妻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姑嫂相见

第五百一十一章 姑嫂相见

        顾廷露不屑哼了声:“昨日我不知道,今日我知道了,顾廷菲推了皇后,害的娘娘难产,九死一生才生下小皇子,皇帝下令让她在府上闭门思过一个月,这个时候我若是去了,岂不是蠢货。嬷嬷,眼下我们才刚回京城,首要的就是要将京城的一切都弄清楚了,才好决断,昨日是我武断了。这几日,就辛苦你了。”

        皇帝和皇后对顾廷菲不满,她这个时候凑上去,那不是招人记恨吗?想必惠太妃也不乐意她跟顾廷菲亲近,还是趁着时间摸清京城的人脉再打算也不迟。反正她已经回京城,也不在乎这一日两日见不到顾廷菲,往后见面的日子还多着呢!况且,她有儿子,湛王唯一的儿子,比什么都强。

        连着两日,顾廷菲都没有等到湛王妃和顾廷露,看样子,她们如今很谨慎,在陕西待过,经历了湛王的死,行事不一样了,顾廷菲勾唇浅笑,不来还好呢!

        春珠三步并两步的走过来,道:“少夫人,湛王妃来了。”终究还是来了,顾廷菲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该来的逃不掉。

        在大厅见到了湛王妃程子岚,她是程子墨的堂妹,按辈分的话,应该称呼顾廷菲嫂子,可是湛王妃那是皇室中人,顾廷菲俯身准备行李,被湛王妃一把搀扶住:“嫂嫂,切莫多礼,今日是我冒昧了,没有提前送拜帖。”

        顾廷菲闻言,急忙答道:“王妃说笑了,都是自家人,何须多礼。”方才湛王妃称呼她为嫂嫂,就没拘礼,乐得说好话。等坐下来,湛王妃主动解释道:“嫂嫂,实在不好意思,今日才来拜访嫂嫂,刚回京城,府上的事有些忙,还请嫂嫂切莫见怪。”面色诚恳,没有丝毫的高傲。

        顾廷菲含笑着:“王妃严重了,什么见怪不见怪了,王妃刚回京城,操持湛王府的事务,妾身明白。”

        “嫂嫂,别称呼王妃王妃,这多见外,都是自己人,嫂嫂还是称呼我子岚,这样更亲切一些。只可惜郡主和伯父、哥哥他们不在府上。”湛王妃热情的握着顾廷菲的手说道。

        “既如此,那妾身就恭敬不如从命,子岚。”顾廷菲没有扭捏,直接开口称呼起来。很快,两人便相谈甚欢,时不时的发生爽朗的笑声。顾廷菲怀着身孕,程子岚刚生下小郡主周思思没多久,两人因着孩子的话题聊了许多,看的出来,湛王妃已经慢慢从湛王过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她膝下还有一个女儿,必须坚强的活下去,为母则强。

        惠太妃得知湛王妃去福安郡主府,神色淡淡,没有不高兴,也没有高兴,嬷嬷准备退下之际,突然她沉声道:“等王妃回府,将她和侧妃一并请来。”说完低头把玩手中的佛祖,嬷嬷连忙应道。

        这厢,顾廷露得知湛王妃去了福安郡主府见顾廷菲,心底突然着急起来了。她和湛王妃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视对方为眼中钉,肉中刺。在陕西的时候,她和湛王妃就互相争斗,湛王对她宠爱有加,尤其在她生下儿子之后,疼爱更甚从前,湛王妃颇为怨恨,时常在府上跟她对着干,给她穿小鞋。

        偏偏老天爷眷顾她,处处逢凶化吉不说,还顺利的抵达京城,连惠太妃也颇为疼爱她和烨儿,如今湛王妃去见顾廷菲,无非就是想得到顾廷菲的帮助罢了。且不说,顾廷菲得罪了皇帝和皇后,仅凭顾廷菲是福安郡主的儿媳妇,程子墨的妻子,就足以让朝中不少大臣们与她交好,原先顾廷露觉得,只要有惠太妃的宠爱就可以了。

        在仔细一想,惠太妃年岁大了,精力没有那么多,能想到的,约束湛王妃的地方少之又少,偏偏湛王妃特别喜欢做面子上的事,她得替自己和烨儿谋划谋划。要不然她明日也去见见顾廷菲,许久不见她,也不知道如今的顾廷菲是否还跟定北侯府未出阁时一般,怎么说,她也嫁入了皇室中人,身份地位都比顾廷菲尊贵。

        按理来说,应该是顾廷菲登门探望,嬷嬷提醒她,顾廷菲被下令在府上闭门思过一个月,根本就不可能出府。最后顾廷露决定了,明日去拜访顾廷菲,姐妹俩谈谈。顾廷菲含笑着目送湛王妃离开的背影,双手叠放在隆起的小腹上,孩子活动的很频繁。

        湛王妃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催促道:“嫂嫂,快些回屋歇着,等过几日,再来看你和孩子。”默默的颔首,顾廷菲被春巧搀扶着离开了。回到屋里躺下来,顾廷菲觉得舒服多了,一直坐着,腰酸疼极了,仿佛有一根绣花针戳着,让她左立难安。

        看到顾廷菲的脸色不太好,春珠和春巧对视了一眼,最后春珠抿嘴道:“少夫人,奴婢去给你请大夫来。”现在是关键时刻,一点儿都不能马虎和大意。顾廷菲摆手阻止:“我没事,躺下了歇息一会就好了,你们俩别大惊小怪的。对了,去吩咐厨房,晚膳给我准备肉圆和鸽子汤。”

        “是,奴婢知道了。”春珠急忙应下,看了春巧一眼,示意她留下来陪着顾廷菲,她去了厨房。夜幕降临了,皇帝一直留在御书房,连着两日不曾到皇后寝宫,探望月子里的皇后和小皇子了,有了小皇子,皇帝颇为高兴,还举国欢庆,如今越发的平静了。

        皇后眯着眼,听着嬷嬷的话,湛王妃这般迫不及待的去见了顾廷菲,想必惠太妃对她没好脸色,毕竟湛王妃肚子不争气,只生了嫡女,自然比不过生下庶子的侧妃顾廷露。只是顾廷露是顾廷菲的堂姐,听说两人在闺阁中的关系非常要好,连同顾廷珏。

        一提起顾廷珏,皇后的心里就说不上来的不舒服,按理来说,李天博过世了,顾廷珏是他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娶回来的正妻,应该替他守寡一辈子。偏偏父亲做主,给了顾廷珏一纸休书,让她离开丞相府。定北侯府的态度皇后从嬷嬷的口中得知了,辗转又得知顾廷珏曾经被永安侯府的嫡子万梓齐养在外面,还听闻顾廷珏曾经怀着身孕,皇后当时迟迟没有动手,那是因为太后健在,皇帝手中没有实权,父亲更是不可能让她对顾廷珏动手,一直隐忍至今。

        后来顾廷珏被一场大火烧死了,一尸两命,皇后的心底才舒坦一些。李天博的身子,自幼便虚弱,一直被丞相夫妻俩用金贵的药材吊着身子,能过一日是一日,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的性命,冲喜不过就是一个愿望罢了,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罢了。

        顾廷珏不知廉耻,就算得了丞相府的休书,也不应该这么快就跟永安侯府的嫡子在一起。或许在李天博在世的时候,顾廷珏就跟万梓齐在一起私通了,有了这个念头,皇后心底略略发沉,看样子,她还是太心慈手软了。如今太后没了,她又生下了嫡长子,自然身份稳固了,想做的事,若是此时不做,更待何时,必须要给弟弟报仇。

        顾廷珏和孩子死了,万梓齐还活着,一定要让这个奸夫尝到厉害,算算日子,也该差不多了。许久,皇后才出声道:“湛王妃和侧妃连同两位小主子回到京城了,本宫在月子里,不好召见她们,你去替本宫挑选一些珠宝首饰送过去,对了,告诉侧妃娘娘,本宫很喜欢她,让她有时间带着小世子进宫。”这些话瞧瞧跟顾廷露说,嬷嬷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二话没说便躬身应下。

        皇后满意的点点头,低头偏向躺在她身旁熟睡的小皇子,浓眉的睫毛覆在脸颊上,靠近他,闻着他身上的奶香味,特别好闻,有他在身边,皇后觉得很安心,孩子总算平安的生出来,同时也让皇帝厌恶顾廷菲,对她惩治一番。顾廷菲,这只是一个开始,你得承受住了,可千万别想不来,往后本宫还得继续跟你斗,就看看谁更厉害一些。

        有皇后的身份,她自然占得先机。越想心底越是高兴,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伸出玉手,轻柔的抚摸着小皇子的脸蛋,把玩他白皙嫩滑的小肉手,忍不住放在嘴边亲吻了几下,才闭上眼睛,盖好被褥,母子俩一同入睡。皇帝政事繁忙,不来便不来,她有了嫡长子傍身,自然就不畏惧一切了。

        小木子大气不敢出一声,躬身在皇帝身边伺候,御膳房来问过好几次了,皇帝什么时候传膳,小木子是皇帝贴身伺候的太监,自然得问他了。小木子真的觉得委屈,皇帝心情不好,一直阴沉着一张脸,好像谁都欠他一般。他可不想上去触霉头,自然将御膳房的人给打发走了。皇帝想吃了,自然就会传膳,只需要准备好了便是。

        蓦得,皇帝放下手中的奏折,冷声道:“去传膳。”

        小木子忙不迭的应道:“是,奴才遵命。”瞧,皇帝这不是肚子饿了,吩咐传膳了嘛!

        很快,桌上就摆满了美味、香喷喷的饭菜,瞧着小木子口水都快流下来,偏偏皇帝拿着筷子随意吃了几个菜,便放下筷子,起身去里殿了。小木子眼馋的看着摆桌子丰盛的晚膳被端下去了,心里在滴血,真是浪费了。皇帝就吃了几口,哎,真是暴殄天物,呸呸呸,他可不能这么想,被皇帝知道了,可就没小命了。小木子垂着脑袋,不吭声,静静的等着皇帝吩咐。

        皇后赏赐的东西到湛王府的时候,恰好湛王妃回到府上,宫里送了这么多的宝贝,很快惠太妃便知道了。顾廷露的东西虽说不多,但很精致,烨哥的比思姐的要金贵,怎么说烨哥儿是男儿身。

        顾廷露母子得了皇后这么多赏赐,在湛王妃跟前,摇杆挺得很直,看样子,她就是不去见顾廷菲,也不用看湛王妃的脸色。连宫里的皇后,正宫娘娘都高看她们母子俩,还用发愁往后的日子过的不舒坦吧!真是笑话了,越发的扭动着身子朝惠太妃的院子走去。

        湛王妃心底憋着一口气,今日好不容易笑着应对顾廷菲,说了好些奉承的话,若是湛王还健在,她何苦这般委屈自己。也怨恨站湛王是个短命鬼,还有成国公府落魄了,要不然她何至于对原来不屑一顾的定北侯府三房的一个小庶女这般,还称呼她为嫂嫂,心底别提多憋屈。

        回到府,还得知皇后赏赐了东西,顾廷露母子俩很金贵,有什么了不起,往后的日子长着,且有的看了。惠太妃朝嬷嬷看了一眼,嬷嬷会意的走到院子门口,请湛王妃和侧妃进来,这是惠太妃吩咐的,要见她们俩。等她们俩给惠太妃请过安,坐下后,嬷嬷识趣的退下,在门口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惠太妃紧紧闭着的双眸,猛地睁开,虽说有了岁月的痕迹,但是惠太妃的双眸清澈无比,出声道:“你们都来了,哀家也不兜圈子了,你们俩平素要管着中馈,繁忙的很,所以哀家决定了,将思姐和烨哥儿抱到哀家的院子,让他们陪着哀家,正好哀家还能照顾他们,你们觉得如何?”

        要将湛王妃所生的嫡长女周思思和顾廷露所生的庶子周晔抱到惠太妃的院子里抚养,对于母亲来说,这无疑就是要夺走他们的孩子,不愿意孩子跟她们亲近。夫君没了,往后就指望着自己的孩子能争口气,怎么就能让惠太妃抱走他们俩。

        湛王妃和顾廷露的脸色变了,自然是不愿意,那是她们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孩子,养在身边最为合适,惠太妃来这么一出,她们俩心底极其不愿意,可碍着惠太妃的身份,迟迟不肯吭声。惠太妃也知道,这个提议两人一时之间很难接受,但她既然说出口,就不会让她们俩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