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大罗仙君的锦囊!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大罗仙君的锦囊!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依旧保持着冷静,并没有失去分寸。

        再一次,王冲将脑海中所有的细节都过滤了一遍。

        “嗡!”

        当王冲的目光,无意中掠过腰身上的轩辕圣剑,突然之间,浑身一震,瞬间呆住了。

        “……既然大罗仙君把这柄轩辕圣剑给了你,我相信,他也一定告诉了你很多其他的消息,甚至包括应对这场危机的办法。”

        冥冥中,太洛离去之前所说的那番话,突然浮现脑海。

        太洛说这番话的时候,王冲并没在意,但是这一刹那,王冲却突然想起了一些事。

        大罗仙君精擅先天数术,他在死前只是告诉了王冲一些预言,包括这次月蚀后的天宫事件,但并没有提到具体的解决办法,不过王冲却记得,在交待完一切之后,大罗仙君曾经给了一个锦囊,并且言明在最后一个危机,光暗交错之时,再去打开。

        “现在算是光暗交错的那一刻吗?”

        王冲喃喃自语,一双剑眉深深皱了起来。

        王冲不知道现在算不算大罗仙君所说的光暗交错之时,但母亲已经等不及了,而且天宫的力量,并不止是抹去众人和自己相关的记忆,还在抹灭人的灵魂,大街上,已经出现很多目光呆滞的人群,但他们自己却并不自知。

        如果再不阻止,恐怕就没有什么光暗交错之时了。

        而且,天的实力一天天强大,等到他修补完全“万神珠”,再创造一具完美肉身,那时候,恐怕自己未必就能像突厥之行一样轻易击败他了。

        “嗡!”

        下一刻,王冲心念一动,很快取出大罗仙君临终前交给自己的那个锦囊。

        锦囊只有巴掌大小,做工极为精美,上面还有一缕缕金色。

        取出锦囊的那一刻,王冲一眼就看到了上面那个黑色玄鸟图案,一切都和当初在大罗仙府时一模一样。

        锦囊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波动,上面还附加了大罗仙君留下的一道封印,即便是王冲,正常状况下,也难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当然,如果王冲有意的话,以他现在的修为也可以做到。

        不过,自从得到这个锦囊开始,王冲就一直遵从大罗仙君的嘱咐,没有轻易动过。

        只是此时此刻,看着这个锦囊,王冲有种强烈的冲动。

        他有一种感觉,大罗仙君能够预测到这一次的天和天宫事件,那也一定预测到他现在的处境,虽然以大罗仙君的境界、实力,并不一定能够帮他解决这次危机,但一定会留下某些线索。

        更重要是,大罗仙君能在一千多年前,预测到自己会出现在地底的大罗洞府之中,那说不定,就连自己此刻想要打开他的锦囊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如果是这样,自己现在打开锦囊说不定反而是对的。

        电光石火间,所有这些念头有如电光一般,急速的从王冲脑海中飞掠而过,仅仅只是一瞬,王冲就定住了心神。

        是与不是,很快就能知道答案。

        “嗤!”

        王冲轻轻一抽,便抽出了锦囊上的线封,听着那细不可闻的声音,王冲心中此时也是砰砰直跳,有种强烈的好奇。

        大罗仙君号称算无遗策,但是他在锦囊里留下的东西,在真正打开之前,谁也不知道是什么。

        “嗡!”

        随着锦囊封口的敞开,大罗仙君留在锦囊内的秘密也随之打开。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王冲彻底打开锦囊,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下一刻,一道两指宽细的金色光柱,突然从锦囊中破空而出,差点击中王冲的面门。

        光柱凝而不散,在虚空中快速变换,最后化为一行文字。

        “这——”

        看到眼前浮现的那一行文字,王冲怔了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王冲原本猜测大罗仙君留在锦囊内的是纸条或是某种东西,至少和他眼前的处境相关,只是王冲唯独没有料到,大罗仙君留给自己的竟然是这个。

        “天机勿泄,可一不可再。”

        锦囊内冲霄而出的那道金光变换而出的只有这九个字。

        九个小篆字体在空中缓缓转动,凝而不散,透着一丝警告的味道。

        “嗡!”

        那道光柱只持续了片刻,便化为一道光束没入王冲的眉心之中,一路顺着经脉往下,最后坠入丹田,化为一道封禁,悬浮在丹田中一动不动。

        “所以……,现在并非大罗仙君所说的光暗交错之时,是我提前打开了吗?”

        王冲喃喃自语,怅然若失。

        从大罗仙君留下的那道文字来看,很显然,大罗仙君早就预料到他会打开锦囊,“可一不可再”说的就是这个。

        天机浩渺,并非一成不变,虽然王冲不会天机数术,但也知道天机不可轻易泄露的道理。

        “嗯?不对!”

        突然,王冲的目光一跳,注意力很快落在了掌中的那个锦囊中。

        金光冲出之后,从大罗仙君留下的字迹来看,锦囊内应该是空荡荡的,不会有东西了,但王冲却分明感觉到锦囊内还有什么东西。

        没有丝毫犹豫,王冲很快拆开了锦囊。

        就在锦囊内的底部,一个白色布包,方方正正,立即跃入眼中。

        “这是——”

        王冲轻轻托起白色布包,目中疑惑不已,布包很轻,大约只有三四克,而且也感觉不到任何能量波动,应该不是法器,或是其他和武道相关的东西。

        几乎是下意识,王冲托起布包在鼻端嗅了一下。

        “茶叶?”

        王冲身躯一颤,满脸的不可思议。

        透过白色方形布包,王冲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某种茶叶特有的香味。

        王家也是大家族,平时家中喝的也是各种顶级茶叶,就连皇室享用的贡茶都有。但是白色方形布包中的茶叶,和王冲接触过的任何一种茶叶都不相符,有种难以言喻的古韵……

        大罗仙君在地底深处沉睡近千年,他放在锦囊内的绝非现在那种西湖龙井,很可能是极漫长时间以前的古茶。

        “大罗仙君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冲轻轻揉捻着布包,感受里面的那一片片茶叶滑动,心中只觉得疑云重重。

        他已经用精神力和罡气仔细探查过,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大罗仙君留在锦囊内的真的只有一包很普通的茶叶。

        这到底是刻意还是偶然?

        而且王冲实在想不到普普通通一包茶叶,和他现在所面临的困境有何关联。

        “试试看吧!”

        王冲思忖良久,始终不得要领。

        茶叶就要泡茶,或许大罗仙君留下的这包茶叶拥有某些清净宁神,又或者是其他的作用。

        “嗖!”

        光芒一闪,王冲瞬间消失不见,再出现时,手中已经多了一壶热气腾腾的沸水,还有几个茶杯和托盘。

        洗茶,过滤,然后将沸水注满茶杯,看着里面一片片剑形的茶叶慢慢泛开,一杯新茶就此成形。

        夜色寂静,王冲端坐在屋顶,眉头紧皱,他的右手伸出,很快从茶盘中端起一杯茶。先是闻了闻,再轻轻呷了一口,茶叶苦涩,入口也有一种甘苦的味道,和现在人的口感和品位完全不同,口感也不是那么令人愉悦。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这包茶叶都没有任何特殊之处,而且那种口味仅仅只适合古人。

        “好香的茶!”

        就在王冲眉头深锁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耳中,还没等王冲反应过来,衣袖轻飘,一只削瘦的手掌突然出现在王冲的视野中,径直从王冲的托盘上取过一杯香茶。

        王冲心中大为意外,抬起头来,却发现眼前是一位削瘦的灰衣老者,不止何时出现在了屋顶,他旁若无人取出一杯茶后,将茶杯凑到鼻端,深深吸了一口茶香,然后便微微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神色。

        “好香!没想到这么久了,还能闻到这股熟悉的茶香。”

        那人自顾自说着,就好像眼前的王冲并不存在一样。

        王冲心中大为讶异,他仔细打量眼前的老者,从气息上来看,这名老者身上并没有很强烈的罡气气息,至少并不是王冲一开始想象的绝世强者,但是偏偏以王冲的修为都没有发现他是何时出现在屋顶的。

        而且夜色已深,万籁俱寂,王冲之前查看过,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一道人影,这名凭空出现的灰衣老者,怎么看都很怪异。

        最重要的是,这名老者看着实力不高,但以王冲现在洞天境的修为竟然完全无法查探他体内的具体情况。

        他整个给人的感觉非常晦暗,捉摸不定,就好像有某种力量在阻隔王冲一样。

        可疑!

        非常可疑!

        “如果前辈喜欢,这半包茶叶,前辈可以全部拿去。”

        王冲心中念头百转,不但没有询问他的来历,反而手掌轻拂,将剩下的半袋茶叶轻轻推到老者身前。

        然而老者的反应却和王冲预料的截然不同。

        他手中端着茶,微仰着头,一脸享受的样子,但自始至终却连呷一口的意思都没有。

        而且当王冲送出那半袋古茶的时候,老者也丝毫不为所动,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而他的目光也自始至终,连瞥都没有瞥王冲一眼。

        “能在末世时代再闻到这茶香,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灰衣老者深深吸了一口茶香,喟叹一声。

        还没等王冲反应过来,一阵狂风吹过,砰,老者手中的那杯茶又回到了王冲身前的茶盘。

        杯中的茶水未动,但灰衣老者却失去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