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900章 一劳永逸

第1900章 一劳永逸

        清舒问起了万有才的案子:“郁向文为何要针对万有才,原因你查到了吗?”

        说起这事易安觉得很奇怪:“你知道吗?我与皇上聊这个事,他竟主动提出派人去调查。平日里这种事他是不会管的,这次真出乎我的预料。”

        “那查到了吗?”

        易安说道:“查到了一些事,这个郁向文是收养的,并不是郁家的亲生儿子。至于他的来历,暂时还没查到。”

        清舒想了下问道:“会不会郁向文也是上河县的人?”

        “不是,郁家收养他的时候,说的是当地的口音。”

        清舒也百思不得其解。这两人相隔数千里万有才又没离开过州府,按理来说不可能产生交集的,这两人的仇怨是怎么结下来的呢!

        易安说道:“其实只要查清楚郁向文原本的身份,我们就能知道原因了。”

        清舒摇摇头上说道:“三十年前的事了,很多人都已经作古了。他自己不说,想查清楚他的来历谈何容易。”

        易安摇头说道:“所以啊,不准备查下去了。”

        清舒有些诧异,说道:“易安,半途而废可不是你的性子。”

        易安笑了下道:“再查下去就不是罢官而是有牢狱之灾了。他为官清廉,在上河县做了不少惠及百姓的事,这种人不该落到凄凉的下场。”

        清舒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要知道以易安的性子那绝对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不可能半途放弃。

        易安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侧过头说道:“不是我不想查下去,是皇上说没必要查下去了。”

        清舒明白,原来是皇帝不愿追究此事了:“其实我也在纠结这事要不要查下去。”

        “哦,也是觉得他是个清官不想毁了他。”

        清舒点点头,然后说道:“查下去,他不得好。可不查,我觉得既犯了罪就该受到律法的制裁。”

        现在好了,皇帝已经做了决定就不用她来纠结了。

        就在这个时候,窈窈在外说道:“娘,什么时候吃饭饭啊,我饿了。”

        用过午膳清舒就带着两个孩子出了宫,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长公主府。到的时候,长公主正在修建一盆山茶花盆景。

        放下见到,长公主笑着说道:“你昨日才回来,该在家里好好休息。”

        昨日一到京城,清舒就将带回的东西送到两府去了,所以长公主也知道她回京了。

        清舒笑着说道:“休息一晚上已经没事了。”

        长公主说道:“年轻就是好,再累睡一觉第二天就精神抖擞的。不像我这把年岁,现在稍微有些劳神就特别累。”

        “殿下,这次我去了海州小瑜与我说明年开春会带了孩子回京。等她回京了,到时候就能帮你分忧了。”

        长公主点头道:“我知道,也在等她回京帮我分忧。”

        清舒心头一动抬头看着长公主,见她眼神特别平静顿时明白了,原来小瑜在海州的一切长公主都是知情的。不过也是,辛嬷嬷跟赵妈妈都是长公主给小瑜的,这些事瞒不过她去。

        长公主点头道:“小瑜的事我都知道,只是没有插手。以后的路该如何走她自己选择,我不可能护她一辈子的。”

        清舒真觉得长公主用心良苦。

        长公主笑着问道:“你这次去海州,有劝说她吧?”

        清舒点头道:“她说为了三个孩子绝不会和离,我没办法就劝了她。殿下,我其实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

        “为何这般想?”

        清舒说了与易安一样的顾虑,说道:“我怕小瑜以后会再受伤害。”

        “她不和离不仅仅是为了孩子,还因为她对关振起还有感情。”长公主笑了下说道:“你应该也是看穿连这点,这才顺势劝和。”

        清舒苦笑一声道:“瞒不过殿下。只是殿下,这样真的是为她好吗?”

        长公主淡然一笑:“只有年轻人才会为感情的事要死要活,等上了年岁就会知道,生死面前荣华富贵情情爱爱不过都是过眼云烟。”

        清舒呃了一声,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长公主笑了下说道:“你不用担心,小瑜心里其实清楚留在海州会一直在痛苦之中挣扎,只有回到京城她才能过得舒心自在。”

        “分开时间长了,感情渐渐就会变淡。到那时关振起再纳个小妾生两个庶出子女,感情也就会消磨掉了。”

        清舒犹豫了下,将她让小瑜威胁关振起的事说了:“他很重视仕途,应该不会纳妾的。”

        长公主笑了下:“我知道你是为小瑜好,只是男人这种东西,既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清舒惊了下,说道:“关振起竟然在外头有女人了?”

        “我说的是海棠。有一就有二,破了例再想守身如玉是不可能的。”

        清舒明白过来了,说道:“长公主的意思就算他不纳妾,你也会让她纳妾?”

        长公主淡淡地说道:“为仕途他不会纳妾,但绝对不可能不碰女人,可这与纳妾有什么区别?”

        这意思是真会插手此事了,清舒问道:“殿下,我觉得你不该这般做,小瑜知道了会伤心的。”

        “关振起要是不纳妾收两个通房,她就会一直自欺欺人。我宁愿她伤心痛苦一段时间,也不愿她一直活在煎熬与不安之中。”

        这个法子确实一劳永逸,但却有个很大的隐患。清舒说道:“若是她一直陷入痛苦之中走不出来,到时候怎么办?”

        长公主笑了下说道:“不会,有你跟易安在她很快就能走出来。”

        清舒摇头说道:“殿下,我没有把握能劝住她。”

        长公主笑着了下,很有把握地说道:“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你们对她影响有多深。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就是希望等小瑜回京以后你让她忙起来。人一忙啊,就不会有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跟人了。”

        得,在长公主心中关振起已经是乱七八糟的人了。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清舒也将关振起列入了拒绝往来名单上了。至于符景烯是否要与关振起继续往来,她不会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