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言情小说 - 日月同辉在线阅读 - 第735章 孝道

第735章 孝道

        落无尘首先笑道:“晚辈头一个去了疑。说实话,这回火县令失踪,晚辈还怀疑了方将军呢。”

        火凰滢笑道:“我被关在地下,也曾怀疑方将军。晚辈在这里给老爷子和方将军赔罪了。”

        落无尘也对方无莫赔罪。

        方无莫正色道:“你们没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只别因猜忌误了大事就行,否则若一味轻信旁人,遇见像梅子涵那样的,岂不要全军覆没?”

        李菡瑶道:“前辈这话精辟。”

        她可不就是这么做的。

        落无尘等人都信服不已,觉得方无莫襟怀磊落、品性高洁,只有何陋觉得再次被打脸,心里苦巴巴的。

        方无莫又对何陋和魏奉举道:“老夫过继了勉儿,却未曾请客,就请诸位赏脸,回头去方家吃一杯水酒。砚儿,你带你媳妇回去准备。家里被抄过,还不知怎样混乱呢,不收拾一番怕是不能住人。你就先回去吧。”

        魏奉举与何陋都说必去。何陋心里奇怪,为何方无莫对他如此客气?只怕要算计他。

        方砚便带着妻子告退回家,方勉派了人送他们。

        众人见方无莫三言两语便分了偌大的家业,都不知说什么好,都感叹:瞧人家这活的,当真是视金钱如粪土。

        李菡瑶扫一圈大堂内外,冲火凰滢眨眨眼,示意她要干什么赶紧开始,他们聚在这可不是唠嗑的。

        火凰滢会意点头,回身对锦儿道:“都拿上来吧。”

        锦儿道:“是。”

        于是和记录的文书一起去后堂,每人捧了一摞案卷出来,放在公案上;跑了两三趟,捧了七八摞,直到将桌案都堆满了才完;然后又去拿相关物证,还有人证都在外面等着。

        众人都看得愣愣的,不知火凰滢要干什么。

        火凰滢美眸端凝,正容道:“梅子涵阴险歹毒,只颜氏谋害亲夫一案,便牵连几条无辜性命。本官被他囚禁后,他打着本官的名义,将县衙积存的案件审结大半,获得百姓交口称赞,邀买了许多民心。然本官却不信他,为免他再造冤案,故而将他审过的案子全部重审!”

        众人恍然,这是秋后算账了。

        李菡瑶暗自点头,觉得火凰滢用心了,为迅速恢复威望,看来昨晚熬了夜,今天有备而来。

        大家都等着看火凰滢鸡蛋里挑骨头、找梅子涵审案的错漏,然她一连审了七八桩案子,皆没有大的错漏。

        这些案子都是些邻里和家庭争执、生意买卖纠纷,与各案相关的当事人也一早就传了来,等在外面,然后依次过堂,然后火凰滢宣告梅子涵的判决,自己再评判并拾遗补缺,但她却一直在说“处置合理”、“处置公正”,并未刻意抹煞梅子涵的功劳,这使得众人都迷惑起来。

        只李菡瑶耐心等待转折。

        接下来一桩案子是因赡养老人而起的纷争:长子继承了家里祖屋和田亩,却总将老母往弟弟家送,借口是老母喜欢小儿子,常帮小儿子做家务、看孩子。小儿媳忍了几次,最后忍不住了,将婆婆又送去哥哥家。哥嫂又送回来。弟弟又送过去。一来二去的,两兄弟都闹上火了,为争一口气,都不肯接收老母,竟将老母关在门外冻了一夜。因为抵不过街坊的指责,弟弟在媳妇怂恿下,将哥嫂告上了公堂。

        梅子涵判长子赡养老母,并将他打了二十板子,说这本是他的责任,再敢推拒,严惩不贷。

        百姓莫不称颂,都说办的好。

        火凰滢却道:“这判决很公正,但梅子涵疏忽了一点:法理之外还有人情——”

        李菡瑶听到这微笑,她已经想到火凰滢要说什么了。

        何陋也想到了,脸色很不好。

        就听火凰滢道:“……自古孝道至上。哥哥要孝顺,弟弟同样该孝顺,即便有分家协议,也不该为了跟哥哥赌气,将老母关在门外;何况老母确实疼他,常替他做家务,先将老母安顿好,再告哥哥讨公理不行吗?”

        她问那弟弟:“若将来你的儿子也如此对你,你可会难过?养儿方知报娘恩,你已有儿子了!你的所作所为,皆会被你儿效仿。你就不怕他将来忤逆你?”

        弟弟流泪磕头道:“草民知错了。草民那时候也是气糊涂了,不该做出这畜生不如的事。”

        火凰滢道:“本官罚你十板子,你可心服?”

        弟弟红着眼睛道:“草民心服。”

        火凰滢便命人将他拖下去,打了十板子;又叫了两妯娌上来,严厉斥责道:“既嫁与人为妻,就该相夫教子,夫不孝,当从旁劝解,怎能挑拨生事?”

        两媳妇也都磕头认错。

        火凰滢命她们好生善待婆婆,若再听见一星半点不好的传言,必定严惩,然后命他们退下。

        接着,她迅速转入下一个案子,并未揪住此事抨击梅子涵,然何陋却盯着她暗自咬牙:“好狠的女人!”经她这一提醒,别人还能放过梅子涵吗!

        他们会想:梅子涵为何没有责罚这弟弟?是对孝道认识不够?还是为了收买人心,怕原告被告一起罚白得罪人不讨好?再不然就是办案经验不足,疏忽了?

        不论哪一条,对梅子涵来说都是致命打击,虽然他早没命了,但死都不及此事严重:身为读书人,能力差不要紧,行事不择手段也可恕,毕竟大家寒窗苦读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富贵名利,但不重孝道就猪狗不如了。

        李菡瑶看得目露异彩。

        手下能干,她很开心!

        据她看来,梅子涵未必不重孝道,恐怕是疏忽了,当时正忙着害人呢,所以在这些小案子上就考虑没那么周密。谁知被火凰滢抓住这疏漏,都定了死罪了,还将这案子翻出来重审,要借他扬名。

        火凰滢接下来重审的皆是大案、命案,大多被梅子涵判决为冤案,将犯人全放了,地牢清空了;每个案子她都拟出了好几处疑点,质疑梅子涵的审讯,一条条数出来,满堂震惊,并疑惑:梅子涵为何这么做?